【黄喻ABO】生物本能-1

#送给亲爱的 @猫控的芒果三三 ,前几天身体不好所以晚了,祝你生日快乐(* ̄︶ ̄)

#黄喻ABO,如有不专业的地方,请温柔指正


1、

一般来说,喻文州会尽量避免在发情期去人多的地方。但是没办法,他有一篇论文本周要交,还有一篇论文下周五要和导师讨论开题,需要查的资料太多了。他吃了片剂,又撒了喷雾剂,最后还用了中和信息素的香水,然后才敢出门。

前面一个多小时相安无事,但中途他离开座位去换了本工具书之后回来,却发现一个男人站在他的座位旁边,抱着书包,不错眼珠的看着他放在座位上的书和笔记本。尽管相隔四、五米远,但喻文州还是闻到了Alpha信息素的味道。

他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

这不是他想要面对的局面,易感期的Alpha遇到发情期的omega,即使双方都用了不止一种抑制剂,但生物本能还会怂恿alpha去完成刻在他们DNA里的使命:求偶、标记、繁殖。

这就是喻文州不愿意在发情期往人堆里钻的原因。尽管经过了几万年的进化,尽管法律条文和社会普遍认知都不再把omega当成生育机器,但一旦面临这样的局面,所有的omega还是会条件反射的汗毛倒竖。

讽刺的是,他的应激反应反而使得空气中的omega信息素更加鲜明了。那个男人——或者说,男学生,喻文州看清楚了他的脸,应该和他年龄相仿——循着信息素抬起了头,眼睛发亮的看着喻文州,抱着书包,向他走了两步。

喻文州退了两步,狠狠的瞪着那人。

“我,”那人被喻文州凶狠的目光刺得脸上的笑僵了僵,“我叫黄少天……”

“嗯?”

喻文州不说话,只从喉咙里发出这一声来。这一招他已经练得很熟,在发情期遇到纠缠上来的易感期的alpha,不论对方说什么,他哼这么一声都能让对方瞬间明白他的态度。

黄少天懵了很短的一会儿,眉宇间挂上了受伤的神情。他慌不择路的指着喻文州座位对面的空位,讪讪的问:“我是想问,这里有人吗?”

喻文州说:“不知道。”越过他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和黄少天擦身而过的时候,迎面而来的alpha信息素差点闷住他。这就是可悲的生物本能,对beta来说,所谓信息素的影响,根本就不存在;对非易感期的alpha和非发情期的Omega来说,这重重抑制剂压抑之下泄漏的微末分量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对此时的他们彼此来说,却像是放大了一万倍的浓度。喻文州的全身,从前额叶,到大脑皮质,到延髓,到脊髓,心脏,肺和胃,当然还有后颈的腺体和下腹可悲的生殖腔,都在大叫,这是个年轻的、健康的、强壮的alpha,你可以和他生很多很多很多个活蹦乱跳的孩子孩子孩子……

黄少天拿出一本书——喻文州看到封面是《宏观经济学》——掩耳盗铃的放到桌面上,说:“喻文州同学,我叫黄少天,经济系博士一年级。”

他应该是从留在桌上的书本上找到自己的名字的,大概也正是是残留在座位上的信息素吸引了他。喻文州不想理他,这种基于生物本能的一见钟情连三个小时的热度都持续不到,等到中午12点他们走出图书馆,外面的风一吹,这个叫黄少天的就会清醒了。

他用这样的态度逼退过几乎所有想和他发展亲密关系的alpha,对眼前这个闻着味道就贸贸然跑到他面前来的alpha也并不是没有效。但不同的是,黄少天被刺得后退一步之后,却总能再前进两步。

“你是生科院的吗?你读几年级?我……我们能认识一下吗?”

无论如何,不理他就对了。喻文州心烦意乱的翻着书,但黄少天的话却像是装了立体音响一样在他脑子里回旋。经济系博士,说明他很聪明,你也是博士,你们的孩子将会非常非常聪明……

喻文州抿着嘴唇,这太要命了。他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水,想象了五秒他的导师、生科院最年轻的正教授魏琛给他的论文打“59”的情形,做了个决定。

“我快到死线了,”他盯着黄少天的眼睛,压低了声音,直接的说,“如果我的论文被当掉,我肯定以后再也不会想看到你了。”

黄少天被唬得哦了一声,赶紧低下头去。

其实喻文州走这一步是冒了险的。原始社会的求偶总是伴随着争斗和征服,一个alpha遇到不愿屈从的Omega,一多半会选择武力制服。现代文明多少修剪了人类的兽性,让alpha放弃武力,转而用展示财富、情调和人格魅力来求偶,但每年针对Omega的、因求偶未遂而导致的伤害事件仍然时有发生。

如果黄少天是那种会被Omega的拒绝激发暴力本性的alpha就危险了,但幸好他不是。他的知识和智力受到了高等教育,AO伦理教育也与时俱进的来到了二十一世纪,并且,他确实是真的来图书馆学习的。被喻文州提点之后,他把注意力收了回来。后面的一个多小时,他们相安无事,各自沉浸在自己的课题里,就好像之前的小小插曲根本没发生一样。尤其令喻文州感到安慰的是,他给下周的论文找到了非常好的开题角度。

临近12点,学习了一早上,喻文州也有点饿了。他起身抱着两本巨大无比的工具书走向管理处,却不料安静了许久的黄少天一跃而起,上前抢过他怀里的书,动作之猛,让喻文州措手不及。

“我帮你还。”黄少天坚定的说。

说实话,那两本书确实相当沉。体力上居于三个性别之首的alpha,从几万年前开始,就藉着捕捉猎物、打造工具来向Omega展示自己的性别魅力,进而求偶。在他们擦身而过的瞬间,喻文州后颈的腺体和躁动不安的生殖腔又大声叫起来,你看他多么敏捷又强壮,想想你们的孩子孩子孩子……

喻文州硬生生停住脚步,转身回桌边收拾东西,在黄少天还完书之前就抢先离开。

可是他没能如愿,还没走出图书馆大门,黄少天就拽着书包风风火火的追上了来。

“喻文州同学,请等一下!”

喻文州不动声色的继续往前走。

“喻文州,文州!”黄少天叫得越来越着急,终于赶在喻文州走下台阶之前追上了他,“你听我说,我一直挺喜欢生物科学的,我高考填志愿就想填生科院的但是我爸不让,我一直想跟生科院的同学请教的!你能不能加我个微信,我真的可喜欢可喜欢生物科学了……”

喻文州终于停下了脚步。

G大经管学院的录取分数之高,在整个华南地区首屈一指。生物的本能如此强大,黄少天为了泡Omega,罔顾事实,瞎扯一通,连喻文州也无语了。

他掏出手机说:“你要加微信,那就加吧。”


TBC

最近看了几篇娱乐新闻,于是就有了这篇

我觉得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能和自己的本能抗争

不会太长,我争取尽快完结,会HE,请放心。

评论 ( 17 )
热度 ( 259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