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清水无差】只是兄弟-20+尾声 END

#剧版镇魂同人!电视剧的情节影响了平行剧时空,沈巍能在两个时空中来往的设定

#有轻微的白X朱(宇X龙)倾向,不喜勿入

#本章内容可以概括为,不管在哪个世界,沈巍都是喜欢赵云澜的


20、

床头灯亮度适中,不太亮也不太暗,电视里播着不知道什么节目,音量介于听得见和听不清中间,只是作为房间的一部分而存在着。冷气开得很足,朱一龙穿着当做睡衣的浅色T和亚麻格子长裤躺在床上,看得出已经洗过澡,头发也吹干了,但是没有敷脸。沈巍替他松了一口气,心想,杀青了,明天不用化妆了,终于可以不用化妆了。

沈巍再次确认了一下仪器的读数:依然正向爆表。朱一龙独处的时候读数总是容易滑向爆表区,但相对的,只要有旁人在,他都会控制得比较好,哪怕和白宇拍那么激烈的戏,都能克制在读数+80——他是一个想得太多,但控制得太好的人。

沈巍在朱一龙拿起手机的刹那撕开了空间,在他放下手机的那一刻现身在他面前。灯光把房间划分成明和暗的两个区域。他在黑暗的一侧,看着灯光中央的朱一龙。

拍戏的时候,需要演员隐去自身,呈现角色;然而现在戏已经演完了,他终于可以从角色的壳里走出来,大大方方的站在灯光下了。沈巍以一种没来由的复杂心情对朱一龙笑了笑。

朱一龙既不惊讶也不欣喜的回望他,先喊他“沈教授”,后喊他“沈巍。”

沈巍点点头:“嗯,是我。”

他们隔着明和暗的界限对望,朱一龙的肤色在灯光下异常美好,眼睛隐没在略长的刘海后。

“杀青了?”沈巍问。

朱一龙点点头,指了一下他手里的仪器:“那是什么?”

沈巍对他温和又亲切的一笑,顺势在床边坐下。现在他们俩都沐浴在灯光里了。沈巍把爆表的仪器递给朱一龙,让他看读数:“你和白宇之前说可以找林静研究一下你们是如何影响海星的,这是林静发明的测量仪。”他指着表盘说明,“正向读数是有利于海星稳定既有客观的,负向读数则相反。现在这个是你的读数。”

朱一龙在枕头上挪了挪,扭到床头灯能照到仪表盘读数的位置看了一眼,然后还给沈巍,问:“这样……算好么?”

沈巍柔声说:“林静分析,因为你非常深的入戏所产生的强烈愿望,使我在最开始,免于和其他人一样被影响——换句话说,如果你没有入戏那么深,我和云澜,乃至整个海星,很大可能真会变成你们剧本里那样的结局。”

沈巍身上有一股让人信服的沉稳气质。听他说话,就仿佛所有的难题都能迎刃而解。朱一龙静静的看着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他是他呈现的角色,但同时在另一个世界里,又是个活生生的人。永远比他睿智、永远比他得体、永远比他从容、永远比他坚定,经万年而信念不堕,历百苦仍初心不改。

他想笑,想说“太好了”,但不知为何,另一股没来由的情绪却迅速翻涌了上来。

沈巍看着青年的眼角滚下一滴泪。他的眼睛宛如白水银里养着的两丸黑水银,又像雨后的池塘,塘边油绿的青草,水清得池底的石头都一清二楚。一秒出戏哪有那么容易。他对他张开双臂,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

“我看到你们今天的几场戏了。非常不容易,辛苦你了。”

朱一龙撑起身体坐起来,在忍耐的叹息中拥抱住了沈巍。他搂住他的脖子,他衣领处淡淡的雪松和广藿香清爽甘冽。这是一个多么、多么好的人,无一处不妥帖、无一处不周详。沈巍轻轻的,安慰的拍着他的背,又痛惜又感动的轻声说:“你居然会这么入戏……就不能,走轻松一点、简单一点的路吗?”

他想起他也演过接住从桌子上摔下来的赵云澜、拍他的背让他安心的情节。当时他抱着白宇,两个人贴得极近,彼此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没来由的情绪再次翻涌起来,他说:“可是……我都这么演了快十年了。”

沈巍抬头看着天花板,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个人是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的,沈巍想。他用力的紧紧抱了他一下,说:“你演得很好,你没有毁了我们和我们的生活,现在演完了,你可以不用再扮演沈巍了。”

他能感觉到颤抖的鼻息喷在肩膀上,青年的这几个月过得一点也不轻松:没完没了的改戏、不分日夜的赶戏、生病、还有这个剧叵测的前途。柔软的发丝拂在脸上,沈巍缓缓的、郑重的说:“你尽力塑造了结局,虽然不完美,但是也只是故事的一个结局而已。你以后还要演很多人,演很多故事。我知道你做了很多年演员,但是遇见角色这是第一次对吧。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很感谢你。”

朱一龙下巴抵在他肩膀上,点了点头。

在无声的拥抱中,仪器的表盘上,指针逐渐从激烈的在表盘边缘抖动,到缓慢的颤动,到逐渐向表盘中间偏移。沈巍知道,即使自己什么都不说,朱一龙也能把心理建设好。他已经做了很多年的演员,出戏还是不成问题的。但是他就是不能看他今天如此的难过。

直到他们两个人都觉得再拥抱在一起有些尴尬,才慢慢分开。朱一龙拿枕头垫在腰后靠在床头。沈巍莫名的有了种“历尽劫波真情在”的心情,他不禁想笑自己。

他的表情触动了朱一龙,这个青年思考了一会儿,也堆上淡淡的笑意,问:“你和赵处,现在挺好的吧?”

沈巍点点头:“恩,挺好的。”

问第二个问题的时候,朱一龙脸上的笑就是自然而然从唇角流淌出来的了:“你们能结婚么?”

“可以,他爸爸已经同意了。”

朱一龙脸上的笑意荡漾开来:“我也没什么能送你们的,就提前祝贺你们了。”

沈巍微笑颔首,但立刻又想起什么来,他不好说破,只能看似没头没脑的问:“那……你呢?”

朱一龙已经能很好的控制表情了。他偏过头,似笑非笑的说:“我嘛……我们做演员的,首先要有信念。自己都不相信,还怎么能让别人相信——相信——不管在哪个世界里,沈巍都是喜欢赵云澜的。”

沈巍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他只能言简意赅的说:“那就辛苦你了。”

朱一龙垂下目光,手指无意的拨弄着枕头的边缘,仍然是似笑非笑的表情,轻而缓的说:“其实,我明天就要去下个剧组了。”

沈巍有些吃惊:“这么快?”

朱一龙垂着目光,点点头,他唇边还有笑意,但声音却拧了起来:“从明天开始,我就要见新的导演,读新的剧本,出演新的角色,和新的同事,开始新的故事了。”

他终于抬起目光,眼里水光盈盈,在灯光下晶莹滟潋。

——我要离开你,离开这个世界,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沈巍欠身而上,在青年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一路走好。”他说。

 

尾声

《镇魂》播出的时候,沈巍和赵云澜已经结婚快一年了。

赵云澜对成片十分感兴趣,吵着一定要看,沈巍只好在地球租房间、买电脑,每周三、周四带着赵云澜过来看剧。现场拍摄和成片还是有很大区别,两人一边看剧一边吐槽,总的来说非常愉快。

后来他们也关注了视频平台推送的采访。沈巍看到两个演员在媒体面前,就像当时在他们面前一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不禁又有些担心。在他们搭档去录制节目的时候,他也从异次元空间里接近过他们,测量过他们的数值,虽然有摇摆,但总的来说幅度不大,最高没有超过+40。

他觉得欣慰,但同时又觉得若有所失。和赵云澜讨论,结果是赵云澜搂着他静静听他说完,告诉他:“这样挺好的。”

他们继续追剧,随着剧情发展,轻松的基调也逐渐变得紧张。非常不巧的是,大结局前后特调处遇到了一桩麻烦的大案子。全体人员包括沈巍忙了七、八天,才把闹事的地星人抓住,押回地君殿处置。不过这样一来,他们也避免了为最后两集等上一个星期。

他们一口气看完了后面的八集,一开始还能开开玩笑,到后来都讲不出话来。这些事情有些真的发生了,比方说沈巍被抓住用刑;有些幸好没发生,比方说赵云澜被反派抓住全球直播狠揍一通。赵云澜忍了又忍,在沈巍被反派用冰锥穿胸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说:“这个剧情,真见鬼!”

沈巍挽着赵云澜的胳膊,头枕着他的肩膀,不知为何,他想起了画面里没有的、他却亲眼看到了的,两个演员握住又滑落的手。

他说:“对,真见鬼。”

END


恩,终于写完了


后面可能会搞几个rps,那么下一篇再见了! 谢谢各位的留言!

评论 ( 61 )
热度 ( 398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