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清水无差】只是兄弟-19

#剧版镇魂同人!电视剧的情节影响了平行剧时空,沈巍能在两个时空中来往的设定

#有轻微的白X朱(宇X龙)倾向,不喜勿入

#本章内容可以概括为,背后的彩虹,和绿幕里的眼泪

19、

剧组继续拍戏。天气炎热,工作量大,所有人每天睁开眼就是工作,演员则更辛苦,睡着之前还在背第二天的台词。白宇和朱一龙作为双男主,戏份最多,尤其朱一龙还要扮演两个角色,假发、长袍、西装、外套,他们用剧里人的心情讲着近似表白的台词,用每一次对视传递着不可言说的感情。

而另一边,沈巍的闲暇时光,基本上全都用来进行了数据监测。看着逐渐规律的读数,他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和林静讨论的时候,他们都认为,这个系统差不多已经稳定了,即使拍到最后,不出意外的话,基本不会导致海星的既有客观被修改了。

一万年前和夜尊正面对上的战斗是外景的重头戏,剧组花了整整1天来拍摄。朱一龙先妆成了夜尊样子,却没想到,对词的时候,白宇忍不住摸了一把他的头发。

朱一龙虽然意外,却还是笑吟吟的看着他。白宇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我不得不说,这个假发质量好差。”

朱一龙皱皱鼻子,在导演看不到的角度点点头。白宇帮他把兜帽戴上:“这样就看不出来了。你躲在兜帽下面哭,还会有披麻戴孝的感觉。我记得你那个剧,民国戏,披麻戴孝忍着不发出声音的哭,演得挺好。”

化妆师过来帮忙整理头发,朱一龙尽量保持不动,眼睛里却亮晶晶的荡漾出开心来:“你看过《情定三生》?”

白宇又摸了一把夜尊稻草一样的头发:“只看过CUT,你别在意。那个剧不是和杨蓉拍的吗?我听说是你演沈巍,就想看看是个什么样的演员,就选了那个剧。”

“那你看了之后感想如何?”

白宇对他笑笑,昆仑的两条小触须随风摆啊摆:“挺好的,挺帅的。”

和替身演员一起拍完了夜尊的戏份,导演让给朱一龙换妆拍小鬼王的戏份。但没人想到,刚一坐下,一阵暴雨劈头盖脸的砸下来。工作人员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遮盖设备的遮盖设备,几个小小的帐篷里顿时人满为患,站在边缘的甚至不得不撑起伞。

朱一龙坐在化妆镜前不能动,雨点溅上他小鬼王的戏服下摆。白宇怕热,不拍戏的时候就换下拉昆仑的戏服,只戴着假发,身上白T和七分裤,看到朱一龙这边躲也不是挡也不是的样子,就拿了把伞撑在他脚边。

“你叫我一声啊——”

朱一龙抬起视线看他,笑得眉眼弯弯的:“怕你忙。”

白宇搬凳子在化妆镜旁看完了朱一龙换妆,看化妆师小心的遮掩假发套的边缘,用粉底调匀夜尊那惨白的肤色,让小鬼王元气活力的气色浮上面颊。眉笔细细的勾勒间,白宇突然插嘴:“给他画个眼线。”

化妆师正小心的用海绵修饰下眼睑。朱一龙在化妆师的指挥下看着天,轻轻笑出来:“我不用画眼线。”

“画一个,好看。”

“你画我就画。”

“我用不着,我都被刘海遮住了。”

“那我也用不着,我还戴面具呢。”

换好妆雨已经渐渐小了,初夏的暴雨来得快也去得快,热气和凉意在地面上扭结在一起,朱一龙穿得多,病还没好利索,不知不觉坐着就开始打瞌睡。

也不知钓鱼多久的鱼,突然有人拍拍他的背,说:“别睡了,有彩虹,我们去拍一张?”

他不明所以的睁开眼睛,四下望望,就被白宇一把拉起来。天已经放晴了,半边天空是粉红色的晚霞,一道彩虹飞架在晚霞和大地之间。

“来,”白宇招呼他,举起手机,“看这边。”

那一刻他们靠得很近,刚睡醒的小鬼王和白T落拓不羁的昆仑,背景是雨后堆着晚霞挂着彩虹的天空。黄昏的魔术时刻,他们面对手机镜头,笑意盈盈。

 

赵云澜现在已经比较明白为什么那天说起朱一龙入戏太深沈巍会担心忧虑了。他远远的看着这两个人,突然也掏出了手机。

“凭什么只有他们自拍,我们也要自拍一个。”

异次元空间里无景可照,沈巍拿他没办法,两人在远远避开剧组的地方开了个出口。

金红的太阳悬在天边,赵云澜突然萌生了摄影师之魂,指挥沈巍拍了好几张逆光的背影和侧影。他对自己的摄影技术十分自信,一张一张展示给沈巍拦的时候,满是得意。

“遇到我这么会拍照、又把你拍得这么好看的男朋友,就嫁了吧。”

沈巍一张一张看着照片,面上淡淡的,嘴里却不饶人:“白宇说我是攻。”

 

外景结束得很快,毕竟剧本改得也不剩什么内容了。接下来只有特调处、天柱和地君殿三处摄影棚的戏了,但这几处全都是难啃的硬骨头。这时资金问题更加严重,甚至剧组里开始流传盒饭都快买不起的说法。在重重的压力下,赶戏更加丧心病狂,工作16个小时是常态,到杀青前几天,演员们几乎每天都工作超过20个小时。

然而临近杀青的戏份都是戏剧冲突十分激烈的场景,沈巍放心不下,但也不忍心让赵云澜跟着自己熬,两人约好了排班,轮换着检测数据。

地君殿的决战和他们的真实情况可以说完全是两个走向,在绿幕包围下,无实物表演的演员们散发的气场,让他们感到了震撼。看着满脸满身是血的朱一龙冲到白宇身前,为他挡住看不见的一击,力竭而倒、抓着白宇的手却不得不滑落时,赵云澜也忍不住握住了沈巍的手。而被绑在柱子上的赵云澜,满口鲜血大喊着“杀了我”,青筋暴起的模样,也让沈巍不忍直视。

时间已经不够了,两个演员像高速运转的马达一样演戏。前一刻白宇还揪着夜尊垂下的头发拉拉扯扯,下一刻朱一龙危险的眯起眼睛,一巴掌拍飞了桌子;上一秒小鬼王带着无限的伤感和不舍,留下了绝美的回眸一笑,下一秒白宇捏着吊坠,哭不出又忍不了,流下了绝望而凄凉的的泪……每一场,都让巍澜二人翻涌起无限的感想。

“这剧本写得太虐了。”沈巍说。

赵云澜说:“这是把你弄死了,也不放过我啊!我真想砸编剧他家的窗户!”

沈巍叹了口气:“算了吧。”

赵云澜的愤怒,他感同身受。但与此同时,他也无比的庆幸,他们在事情没有无可挽回之前,扳正了这一切,他们的世界得以从这样的悲剧里逃脱。

他说:“我们真的得好好的谢谢他们。”

最后一幕,朱一龙穿着沈巍第一次见到他的戏服,在绿幕之中转身,含着笑潸然泪下。那一幕一共拍了三条,每一条的时长都相近,连卡台词的时间点都差不多。最后一条导演喊咔之后,白宇主动拍着朱一龙的肩膀让他出戏,工作人员也适时的送上纸巾。但朱一龙接过纸巾擦掉眼角的泪后,却在白宇没有看到的地方,回头望了他一眼。

沈巍手中的仪器,两人的读数都超过了+80,他的心狠狠的揪痛了。

辛苦了这么久,杀青晚宴结束得很快。沈巍回家整理完数据,想了想,临出门还是带上了测量仪器。他要和朱一龙谈一谈。

TBC

下一更完结 

最后,谢谢给我留言的小伙伴们,谢谢你们~

评论 ( 15 )
热度 ( 247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