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清水无差】只是兄弟-18

#剧版镇魂同人!电视剧的情节影响了平行剧时空,沈巍能在两个时空中来往的设定

#有轻微的白X朱(宇X龙)倾向,不喜勿入

#本章内容可以概括为,谜题解开了,但故事还没完


18、

“看看这数据,太精彩了。”林静说。

白板上列出了沈巍和赵云澜收集的数据。沈巍在誊写的时候已经分了类,理工科有一些基本的规则,即便不是同一个专业,也能很好的遵循。数据分成三组,第一组是剧组里面普通的工作人员,他们的读数基本上不正不负;第二组是包括导演、摄像、主要配角在内的主创,他们的读数基本在-20到+20之间,正向偏移更多;第三组只有三个人:编剧,白宇和朱一龙。

林静指着白板上的数据说:“沈教授已经分好组了。第一组基本可以忽略不计,第二组数据偏正向,但影响并不大。要说明的是,随读数的增加,影响力的增加并不是线性的,而是呈指数增加的。因此,最重要的是第三组。那么我们来看看第三组的表现。”

他在白宇和编剧的名字下面各划一条线:“他们的数据比较稳定,变化也比较正常,基本上能查得出来原因,结合第二组数据产生的正向影响力,基本可以打平。”说完,他写下了一个“编剧=导演+主演-朱一龙”的算式。

然后他说:“这个朱一龙,是演沈教授的演员是吧?你们能说一下,是怎么量出这么叵测的曲线的吗?”

前面两次测量都是超出正向测量范围,然后接下来的三次,都是+60,之后在+40到+80之间摇摆。



(示意图,大家看个意思就好)

赵云澜对这种仿佛上课一般的气氛适应不能,下意识的看了眼沈巍。沈巍指着白板上的数据一个一个说明:“全部的测量都在医院里进行,第一次和最后一次中间不超过半个小时。前两次是在他睡着的时候测量的。第三到第五次是云澜和他交谈的时候测量的。”说赵云澜的名字的时候他微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但很快又清清嗓子,正色道,“后面的6次我是每隔一分钟测量一次。因为我发觉数据变化比较异常,想多采集一些样本。当时云澜和他讨论到了合作的演员和编剧。”

赵云澜补充说:“就是说的白宇,演我的那个演员。”

林静搓着手,露出了理工科宅男遇到有趣的难题时的那种眼里冒光的兴奋笑容:“所以,这件事非常有趣了。整个系统基本稳定,但这个朱一龙,是个极大的不稳定因素啊。沈教授,我之前就有个问题想问你,最开始,地球的影响改变了海星所有人对既往客观的认识,为什么只有你还记得呢?”

沈巍沉吟片刻:“我也思考过这个问题,当时我的想法是,或许我有跨越空间的能力,所以这种影响对我无效。而且那天他们拍的那场戏是万年后我和云澜的初遇,我认为是因为那是我们一万年后的重逢,不过现在看来……”

“现在看来,只怕您是被他影响了!” 林静在朱一龙的名字下面重重的划了一条线,“那一场戏是万年之后的重逢,他想要拍好,可能投入了非常深的感情。想象一下,跨越了空间,他不愿意这个故事的走向是你和赵处死掉,不愿意你们一个永远消失一个在镇魂灯里煎熬,连下辈子也没有,更不愿意地星和海星永远老死不相往来,这种意愿在没有被主动控制——也就是睡着了的时候——甚至超出了仪器的测量范围。作为一个演员,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就是……”

“他完全进入了角色!”

沈巍和赵云澜一起喊了出来,两人转头相视,赵云澜放松的笑了起来,沈巍却忧心的皱起了眉。赵云澜也慢慢收敛了笑容,问:“怎么了?”

沈巍沉吟片刻,没有说话。

赵云澜没有逼他,转向林静:“那我们后面还要继续跟踪测试吗?”

林静说:“每天都要,主要集中在第二组和第三组,就是剧组主创和两位主演。”

当天晚上,沈巍在睡前再次测试了白宇的指数。他数据很稳,一直停留在+50。沈巍坐在床边,借着稀薄的灯光和月光看着他。虽然和赵云澜一模一样,但他们完全是两个人。他是朱一龙一个人的赵云澜。

 

从此之后,沈巍包下了每日测试数据的工作,赵云澜没事的时候会跟着一起。朱一龙住院两天就赶去了外景地,加班加点把落下的戏份补回来。赵云澜和沈巍一起吐槽了白宇的昆仑造型,但当朱一龙的小鬼王造型出来之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眼睛一亮。

赵云澜摸着下巴上的胡子,啧啧的说:“跟你一样好看。”

沈巍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说:“我当初头发更长一点。”

赵云澜攀着恋人的肩膀:“头发那么长,打架不碍事么?”

沈巍下意识的摸摸后脑勺:“还好,有帽子,不过头发短确实方便。”

“我一直很想问了,”赵云澜非常认真的说,“你那个黑袍使的兜帽一戴上,不挡视线么?你还能看清楚两边么?”

沈巍淡淡的,一副不和小孩子计较的表情:“真正的高手,都不是用眼睛看的。”

外景中途又加了一次飞页,这张飞页让主创们的数值下降了10-20不等。原本一万年前的情节会延续一个月左右,现在被缩短到了一个晚上和一个白天。朱一龙仔细看过之后,和白宇一起找编剧讨论,结果是被告知“我也不想啊都是经费闹的”。

这天赵云澜终于找到机会和白宇讨论编剧的事,没想到白宇却摆摆手,表情一言难尽。

“她就是最后留下来补锅的,前期改了多少处地方就不说了。担心过不了审,改剧本;场地凑不上了,改剧本;特效费钱了,改剧本;总之都是改剧本了。”

赵云澜虽然同情,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那也不用非把我们写死啊。”

白宇苦笑着,拍拍赵云澜的背:“天知道!现在不是没事了么,好好的和你的沈教授约会去吧。”

尽管剧本被改到不能更扭曲,但朱一龙和白宇拍戏的时候,两人的数值却能迅速蹿升到+80以上。尤其两人月下谈心的那一场,一共拍了三条,每次白宇的表情都精准到仿佛是上一条复制粘贴过来的。赵云澜一边关注着读数一边看完他们的拍摄,颇为感同身受的说:“我觉得他也喜欢他。”

沈巍倒是没那么感动:“不入戏怎么能说是好演员。”

“虽然是戏,但感情是真的。”赵云澜指着沈巍手里的仪器,“读数也是真的。”

那天晚上拍完月下谈心就收工了。两人卸妆的时候,沈巍和赵云澜终于听到了他们少有的对剧本的抱怨。

“……我觉得这个戏可以改个名字,真的,或者加个副标题啥的。”

朱一龙睁着不解的大眼睛看着白宇。

“《赵云澜的一夜,沈巍的一生》,这个标题怎么样?不然真的没办法解释你为啥对我如此情真意切了。”

朱一龙抬手打了他一下:“干脆叫《一个陌生男人的来信》?”

白宇躲了一下没躲开:“我觉得还可以叫《黑袍使的救赎》。”

“我还《魂断海星》呢,我还《呼啸龙城》呢,我还《云澜的世界》呢……”朱一龙一口气怼回去,他一直扭着头,化妆师忍无可忍的轻轻拍拍他的肩膀:“龙哥别动。”

朱一龙立刻乖乖坐好。

白宇也立刻装哭:“龙哥对别人都客客气气的,就喜欢欺负我!连车也不给我玩,我只好自己去买。”

朱一龙尽力把视线斜过去表达愤慨:“但是我教会你了呀。私教呢!学费不值钱么!”

……

异次元空间里,沈巍和赵云澜看着他们打打闹闹,宛如少年。仪器上,两人的读数都还稳定在+80左右,沈巍轻叹一声,说:“其实,入戏也挺好的。”


TBC

快表扬我!我日更了!本周一定可以完结的,握拳(你就骗鬼吧)

评论 ( 18 )
热度 ( 213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