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清水无差】只是兄弟-17

#剧版镇魂同人!电视剧的情节影响了平行剧时空,沈巍能在两个时空中来往的设定

#有轻微的白X朱(宇X龙)倾向,不喜勿入

#本章内容可以概括为,赵云澜 VS 朱一龙(大雾)



17、

制片人,编剧,导演,主演,这些是一个影视作品创作里最重要的核心人物。制片人代表资本的力量,可以让原本30集的剧注水成60集,也可以让100集的80集的戏4集就完事。导演、主演,在大众眼里话语权都远远强过编剧,但是为什么这个编剧的读数如此之低,并且对其他人的影响如此之大呢。

沈巍不明白,到地球这个平行时空不超过一只手次数的赵云澜更不明白。他们在外景地附近离剧组比较远的地方重新打开空间出口,再次测量了一下地球的固有频率。

数值在3左右,没有什么变化。这个世界的人太多,事太多,这么一部缺钱缺明星的剧集,很可能水花都没冒一个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最后能记得的只有这些曾经的工作人员,当然不会对这个世界造成巨大的影响。

但海星人口要少得多,地星就更少,只有90万人。沈巍和赵云澜又对海星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这就是所谓生命的权重。

6月底天气已经很热了,外景地顶着太阳晒了一天,石头都散发着灼人的热力。他们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完成了第二次测量。编剧的读数稍许升高了一点,到了-60,导演仍然在-20到+20之间摇摆,演员们大约是因为疲累,读数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最高的白宇也降到了+50。他们借着黄昏的日光把两遍的读数好好的看了一遍,赵云澜刚想开口,沈巍啪的阖上了笔记本。

“我们去找朱老师吧。”

他们从苏州到上海的医院花了不到一秒钟。朱一龙躺在病床上,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闭目养神,吊瓶里的药才刚下去五分之一。沈巍一抬手,薄薄的黑雾将朱一龙的病房包裹起来,空间折叠,原本应该开门的地方变成了一堵墙。他打开测量仪,向前一步踏进了病房。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叫醒病人,一阵急促的蜂鸣从手里的仪器传来,他和赵云澜一齐低头,仪器上红灯闪烁,指针打到了最右,还在不停的颤动。

赵云澜惊诧的盯着表盘:“这是……”

爆表了。

仪器迅速发热,沈巍眼疾手快按下off键,拉着赵云澜后退一步,回到异次元空间里。

赵云澜指着表盘,目瞪口呆的看着沈巍:“这怎么回事?”

沈巍看着病床上的朱一龙:“我也不知道。”

手里的仪器还有点发烫,沈巍低头看着表盘,片刻,说:“还是记录下来吧,朱一龙,超出正向测量范围。”

他们在异次元里静静的看了一会儿病床上的人。白宇的+60就已经非常惊人了,朱一龙竟然爆表了。沈巍的心情非常复杂。他旁观过他们的工作,非常确定他们都是认真努力的演员。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朱一龙表面上看起来又淡又木,被闹得很了也就无奈的笑笑,经常脸红到脖子,但内心却蕴藏着这么深的感情。

仪器不再烫手了。沈巍想再测一次。这次他没在病房现身,而是像下午给剧组成员测试一样,靠近被测试对象,打开一个小小的出口。几乎在同时,他手中的仪器又滴滴叫起来,指针再次打到了最右。沈巍懊恼的关闭出口、关掉仪器。

赵云澜这次却与第一次迥然不同,他拦住沈巍,冷静的说:“我去和他谈谈,送我出去,还有,掩护我。”

 

下午的药有镇静的作用,朱一龙踏踏实实的睡了一觉,然后被胃里的轰鸣吵醒了。

好好的睡了一觉之后他觉得好多了,所以他一秒钟就辨别出了,此时坐在床边看着他的人是谁。

“赵处,”他对他微笑,“沈教授没来吗?”

赵云澜也回以微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棒棒糖:“要吃么?”

朱一龙在枕头上对他摇摇头。

他没有做头发,没有化妆,没有戴眼镜,脸色不太好,眼睛也睁不太开,看起来就像刚刚大学毕业、被迫加班到凌晨三点的新新社会人。而胳膊上密密麻麻的红色疹子,又让人看得心疼。

赵云澜笑眯眯的看着他,慢慢剥糖纸。

“白老师说你在这边住院。林静发明了一个可以测量固有频率的仪器,有了它,我们就能找出谁对海星有负面影响。沈巍正在片场那边挨个挨个测数据。我帮不上忙,他又不放心你,就让我来看看。”

他说着,把剥好糖纸的棒棒糖送到朱一龙嘴边。朱一龙很柔软的笑着,含住了棒棒糖。

“什么味儿的?”赵云澜问。

“芒果味儿的。”朱一龙说。

“喜欢吗?”

“还行。”

“你也吃过白宇的棒棒糖吗?”

“吃的不多。”

“你喜欢什么味儿的?”

朱一龙用空着的那只手把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看了一眼,又重新塞回嘴里:“都行。”

大约是睡久了,他眼睛里总有一层雾气,明明昧昧挥之不去。赵云澜探身,把手掌放在他额头上。朱一龙茫然不解的看着他伸手的动作,然后乖顺的闭上了眼睛。

“倒是没有发烧,挺好的。”赵云澜拿开手,又帮朱一龙掖了掖被角,“医生有没有说病因是什么?”

朱一龙翻了个身,半张脸埋在枕头里。

“多种原因,说不好是哪一种。紧张、压力大、累、环境影响……总之就是这些。而且也不容易好。”

头发覆在他脸上,睫毛像小扇子一样在枕头上扫。赵云澜从没看见过这样的沈巍。他甚至有种“这两个人其实根本不像”的感觉。但他已经不止一次亲眼看到过,化好妆、做好头发、穿好服装、进入表演状态的朱一龙,那自内而外散发的“沈巍劲儿”简直让他惊叹。

赵云澜不由自主由帮他整理起被子来:“拍戏我不太懂,不过白宇说你不用太紧张,他们先拍别的部分。”

朱一龙从枕头上对他微笑。他一笑,被刘海遮住的眉目都闪亮起来。

“苏州那边怎么样?”

赵云澜一摆手:“一个字:热!你还是养好了再过去吧。”

朱一龙苦笑:“哪里能等到养好啊……都是我的戏……”说着他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来,发了一条语言:“拍得怎么样?给我看看你的昆仑造型?”

他们等了一会儿,没有收到回复。赵云澜想起编剧的问题,趁机问:“你们这个戏有几个编剧啊?”

“三个吧。”朱一龙拿手机玩了一会儿,还是放下了,“我能感觉到风格的差异。”

赵云澜继续试探:“三个编剧,不会打起来么?”

朱一龙轻轻摇头:“前期是三个人写,拍到这个阶段,就只有一个编剧在工作了——主要是临时改动加飞页,打个电话就能商量好,也不需要3个编剧都在现场了。”

“拍到这个阶段还要改?”赵云澜不解。

朱一龙无奈的笑笑:“这不是……有各种限制么?我有时候都会有随便你怎么改我们快点拍完吧的念头,言为心声,写剧本的人肯定负面情绪更多。”说完他才想起来,眨眨眼,认真的追问:“这个……不会对你们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吧?”

赵云澜不好说有,也不好说没有。他嗯了一会儿,搓搓手,说:“具体的影响因素林静还没研究出来,我也不知道。”

朱一龙看着他,非常自然的笑了笑。

他们平静的对望了一会儿,直到朱一龙试图坐起来。赵云澜赶紧上前按住他,说:“你想干什么?我帮你。”

朱一龙把吃了一半的棒棒糖递给他:“吃不了了,不好意思,我想喝点水。”

赵云澜忙不迭的点点头:“好,我来倒。”

他正倒水,在他身后,沈巍从空间的出口里走了出来。朱一龙对沈巍挥挥手,柔软的打了声招呼:“沈教授。”

赵云澜放下杯子和水瓶,主动问:“测完了?”

沈巍点点头:“恩。”

朱一龙静静的看着他们,问:“我的也测了么?”

仪器的开关停在off档,但沈巍假装低头看了眼读数,说:“已经测了。”然后不由分说的转向赵云澜:“朱老师的助理马上送饭过来了,我们也要把数据带回去给林静了。”

赵云澜点点头。

两人一起关切了朱一龙几句就离开了。一进入异次元空间,两人脸上的笑意就像被风吹散的雾一样逐渐淡去,赵云澜问:“怎么样?”

沈巍严肃的看着他:“读数一开始一直比较平稳,即便你接近他,有一些关切的动作,也没有丝毫变化——直到你们聊起了白宇和编剧。”


TBC

已经到尾声了,本周一定可以完结的,握拳(你就骗鬼吧)


评论 ( 23 )
热度 ( 232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