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清水无差】只是兄弟-16

#剧版镇魂同人!电视剧的情节影响了平行剧时空,沈巍能在两个时空中来往的设定

#有轻微的白X朱(宇X龙)倾向,不喜勿入

#本章内容可以概括为,赵云澜沈巍片场查凶(大雾)


16、

同为理工科的,术业有专攻。面对涉及到时间空间的复杂物理问题,生物工程学教授沈巍只能在草稿纸上列几个公式,而应用物理学博士林静就能在三天时间里,搞出个简便易操作的仪器来。

“这个操作很简单,”顶着鸡窝头黑眼圈却异常亢奋的林静把桌上的外卖咖啡杯和快递盒子收拾收拾扔进垃圾桶,拉着同样黑眼圈嘴唇发白、脸颊凹陷的沈巍,和心疼得背后都有黑色怒火的赵云澜,一边操作一边讲解给他们听,“左上角这个读数是仪器所在时空的固有频率,我为了识别方便,把当前海星的值设置为1。下面的表盘测量的是单个个体对海星的影响力,读数范围是从-100到+100,数值越大,越有利于海星的稳定;越低则相反。”

林静发明的小玩意一向好用,赵云澜接过就准备走,但沈巍以一个科学家的身份追问:“你怎么确定目前海星的固有频率是正常的还是被影响过的?如果初始值不准确应该怎么矫正?”

林静情真意切、满怀期待的抓住了沈巍的手。

“这就需要大人您来收集数据了!我建议您一天最少测量三次两个时空的固定频率,整理一个星期的数据之后我们再来校准一次。”

赵云澜把沈巍的手从林静爪下扯出来,分开两个人,又用食指指节警告性的敲了敲桌子:“那等于说现在还不能用了?”

沈巍说:“用肯定可以用,至少可以判断出两个时空的固有频率是否稳定,哪些人有利于稳定海星的固有频率而哪些人有可能破坏——无论他是否有主观故意。”说完他又转向林静,说:“那你给我一份测量要求吧,我每天提交报告给你。”

林静的要求非常高,除了剧组主创之外,对照组要找10个看过原著不知道剧本的路人、10个没看过原著也不知道剧本的路人、10个看过原著也看过剧本的工作人员,以及10个没看过原著但是看过剧本的工作人员,赵云澜一看要求就怒了,说:“我到哪里去找这些人去?测量完黄花菜都凉了!你能说点可行性高的吗?”

沈巍赶紧又制止他,但他也知道林静的要求没错,说:“我们没有这个条件把测量对象细分得这么精准,可以缩小范围吗?”

林静只好说:“那就集中在能说得上话的人群里吧,投资方,导演,编剧,主演这一类的,小透明也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沈巍和赵云澜只几天没过来,就在横店找不到人了。

赵云澜虽然只和白朱二人碰过一次头,但在拉关系上比沈巍靠谱多了。他迅速翻出了两个人的手机号,打给了白宇。他也是运气好,手机就在白宇自己手里而不是在助理那里,白宇告诉他,他们今天转场到苏州拍外景,但是朱一龙住院了。

“他怎么了?”赵云澜很诧异,和沈巍交换了个“不太好”的眼神。

白宇说:“荨麻疹。快半个月了。他平时戏服你们都知道,衬衫、西装、风衣,全都是长袖,一直遮着所以竟然没什么人发现。现在天气这么热,戏太赶,他一直不见好,这次转场才抽时间去了医院一趟,就被医生摁着住院观察了。据说要请两天假,我这边先拍,他后来赶上。”

收线之后赵云澜和沈巍商量了一下,上海的医院一向人满为患,他们贸然露面太冒险,加上拍摄已经是最后一个月,他们必须争分夺秒。于是,他们最后决定今天先去剧组收集数据,如果有时间、机会也合适,再去看望朱一龙。

这天的数据收集还比较顺利,地球的固有频率在3左右,沈巍在横店测了一次,在苏州测了2次,都很稳定。至于个体,沈巍觉得第一次测量还是要尽可能扩大范围,因此只要能测量的,一个都没放过。剧组刚到外景地,现场还比较混乱,搭景的搭景,布线的布线。向来指挥别人的赵云澜现在变了小弟,拿个本子挨个抄写每个被测量对象工作证上的职位和姓名。大多数工作人员都不正不负,对海星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特调处的几个演员,例如郭长城、楚恕之、祝红、大庆等人,读数都为正,在10-30不等,白宇的读数甚至超过了60。

赵云澜看着沈巍手里的测量仪,一边记录一边啧啧称赞:“果然,长着这样一张脸的,都是挺好的人。”

沈巍对他微微一笑。

赵云澜仗着在异次元空间,没人看到他们,浪得快要飞起,飞快的凑上去亲了一下沈巍的唇角。沈巍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深黯狠厉,赵云澜偷亲得手正得意,冷不防被沈巍紧紧抱住,后脑勺更是被按牢,唇舌被狠狠的掠夺,赵云澜惊讶得有半分钟忘了呼吸。

这个吻结束,他竟然有点腿软,正好沈巍双臂像铁一样将他紧紧环绕,他就顺势靠在了对方怀里。他看着沈巍红透了的耳朵,听着近在咫尺的心跳,说:“要不,晚上我们一起睡?”

沈巍深吸一口气,再缓缓的吐出来,空着的那只手轻轻拍拍他的后背:“……等这件事结束吧。”

他们继续测量。这次出来外景的人不太多,开拍之后工作人员到位,测量也就更加容易了。沈巍发现,导演的读数变化幅度特别大。

导演在剧组举足轻重,他们特地靠近多观察了一会儿。他们发现,导演在讲戏、走调度的时候,数值基本不正不负,但搂特写、卡角度的时候,就能蹿上+20,而遇到演员尤其是群演表演生硬似棒读、万年前的大场面好似村头打架的时候,又能一路跌到-20。

赵云澜也相当无言以对,说:“他们就不能找点靠谱的演员来演我们的故事吗?”

沈巍:“朱老师和白老师挺不错的了。群演也不能要求太高。”

赵云澜还是十分意难平:“你说他们就不能多找几个群演吗?我上次在横店可看到了,隔壁剧组工(防ping)人(防ping)闹(防ping)事的群演,都比这个万人大战的人要多。”

沈巍:“这个剧投(防ping)资(防ping)方老板都跑(防ping)路了,凑合一下吧。没看见盒饭都数着人头发的吗?”

赵云澜都有些替朱一龙白宇心酸了:“说到底都是钱闹的,我们俩的这个故事,也太舛了。”

沈巍:“因为资金出了问题,所以他们才会这么赶;同时,剧一定要拍完并且播放,才有可能回本,否则投进去的钱就全打水漂了。”

他们在议论的时候,又有人跑到导演身边跟他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给在场的工作人员和演员发飞页。沈巍一开始没在意,但赵云澜瞥了一眼仪器,声音都拧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新出现的工作人员读数竟然低到了-80,同时,随着他的出现,导演、摄像、灯光、剧务等工作人员甚至演员的读数都有了不约而同的降低,导演降得最多,降到了-40。

两人不敢相信,拿着仪器找接近他们的异次元出口跟踪测量了一番,才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赵云澜愤怒的涂掉之前记录的测试结果:“老天,这人到底是谁?”

沈巍小心的控制着异次元空间的厚度和角度,好不容易才看清楚了工作牌:编剧。


TBC

我高估了我自己,本周完结不了了


评论 ( 35 )
热度 ( 232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