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清水无差】只是兄弟-9

#剧版镇魂同人!电视剧的情节影响了平行剧时空,沈巍能在两个时空中来往的设定

#有轻微的白X朱(宇X龙)倾向,不喜勿入

#本章内容可以概括为,沈巍你两边马甲都盖不住了



9、

沈巍说会让白宇知道,只是权宜之计:白宇虽然没有立时倒头就睡,但同在记忆清洗的范围之内,不可能安然无恙。即便现在看起来虽然安然无恙,但明天早上醒来睁开眼,肯定就会忘记了——既忘掉自己串的那场戏,又忘掉晚上在朱一龙房间里和自己面对面的经历。

安顿好这边的两个演员,他回了海星。时间已经接近零点,窗外灯火稀疏,沈巍在微弱的光线里坐下来,睡意全无。

在隔了一条走廊的对门,他喜欢的人就在那里。朱一龙说他应该去对他表白,可是今天下午赵云澜看着他起了反应落荒而逃的模样还烙印在他的视网膜上,他不敢赌,更输不起。

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不是一定要弄到颈项缠绵肌肤相亲的那一步的。他看了朱一龙他们的剧本,海誓山盟,刻骨铭心,只是没有把定性的那句话说出口而已。他所求的也不过如此。

第二天沈巍一大早有课。他昨天没有睡好,加上心情也不好,整个人气压比较低,连语速都慢了。

第二节课上到一半,他突然听到一个遥远的、模糊的呼唤。

“黑袍大人你在哪里?江湖救急!出事了!我一个人承受不来啊……”

沈巍在讲台上愣住了,全班同学诧异的看着他。

那呼唤断断续续,沈巍发呆了最多2分钟。但之前他一直讲课流利,这样骤然的停顿就显得相当诡异。之后,他果断的放下粉笔,安排了学生自读后面的内容,说了句“我一会儿回来”就出了教室。

上课时间离开教室是脱岗行为。沈巍现在也顾不得这许多了,用厕所隔间做掩护进了异次元空间,只见还是在片场“赵云澜”的房间,昨天被他串了的那一场果然重拍了。道具正在现场布置,朱一龙和白宇拿着剧本在一旁,但那紧张的气氛,却一点也不像在对戏。

白宇身体向朱一龙倾斜,逼视的态势十分明显。朱一龙已经在角落里了,后背贴着墙,睁着茫然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之间白宇一直在说,每说一句朱一龙就像被枪打了一样。

异次元空间的开口可以在任何地方。沈巍巧妙的控制着空间的厚度,在距离他们很近的地方,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你就说是不是的吧。”

“……”

“多久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又不会说出去,他昨天都亲口跟我承认了。”

“……”

“我给你送药,他开的门。发觉我发现了之后,一招就把我抵墙上,我在他面前就是个战五渣。”

“……”

……

沈巍听得大吃一惊。为什么白宇的记忆没有被清洗掉?清洗记忆不是难事,他以前从来没有失过手,为什么对白宇就不成功?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而无法解释的事情还不止这个,现在可以想见,他上课时听到的呼唤,绝对是朱一龙被逼的不行的时候的内心os。为什么这么一个普通人类的呼唤居然能跨越空间传到他的耳畔?

这一切都太超出常理了,完全无法解释!

然而目前的情况下,沈巍虽然着急,却说不了话,做不了事。幸好此时,道具已经布置好了场景,这一次三菜一汤妥妥当当的摆好在桌子上,两个演员暂停了一个惨无人道的精神刑讯逼问一个明明摇摇晃晃还硬要挨着的僵持扯皮,飞快的进入了创作状态。

沈巍帮不了忙,只能干看着。重新走的这一段戏非常流畅,从朱一龙为白宇盛饭、递到他手里开始。两个科班出身的专业演员拍了两条就过了这一幕。

每次看他们拍戏,沈巍都有一种错乱感和羞耻感。这些是他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当时他并未觉得不妥,但作为一个旁观者看下来,那些无法掩饰的感情,无法回避的眼神,无限接近表白却又无以为继的语言,这能瞒得了谁啊。

当爱情到来的时候,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但当爱情远去的时候,自己是第一个知道的。

课还在上着,沈巍还做不到公然翘大半节课,只在异次元里看了一会儿,看事情照着预定情况在进行,就赶回去上课了。

三四节他依然有课,这个学期的课是他专程跟系里秘书打招呼调成这样的:尽量把课时集中在一两天完成,其他时间就可以自由支配(多数去特调处帮忙)。开学的时候他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变化,一想想昨天和赵云澜的那一场鸡飞狗跳,他就有种不堪回首的感觉。

然而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第四节课下课之后是午饭时间,他一走出教室,就看到赵云澜坐在他那拉风的红色越野车引擎盖上对他招手,态度自然得好像前一天的误会完全没发生过一样。

“饿了没?要不要喝粥。”

沈巍定定神,抱歉的笑笑:“谢谢你费心了,不过我下午还有课,中午要午休,恐怕没口福了。”

“我知道你下午有课。”赵云澜从引擎盖上跳下来,拉开车门,拿出几个大外卖盒子来,“我都准备好了,就去你办公室吃吧。”

赵云澜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进了沈巍的办公室,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在茶几上铺开阵势来。他带来了花生小米粥、南瓜粥、牛肉馅饼,以及几样下饭的小菜。赵云澜把勺子递到沈巍手里,说:“今天都是养胃的粥,等你好点了,再请你吃带劲的。”

沈巍当然不能解释说我根本没事,胃疼和拉肚子的不是我,只能说:“我已经好多了。”

“好多了也要注意,肠胃是三分治七分养。”

沈巍轻轻一笑:“这是你久病成医的心得吗?”

赵云澜稍许自得的说:“这是我托你的福,吃了几顿饱饭把胃养好的心得。”

论付出,沈巍对赵云澜是没有二话的。而赵云澜的这几句话,也说得极妥帖极周到,说得沈巍心里暖烘烘的,昨天那一场兵荒马乱遗留下来的尴尬被一扫而光。

两人开始吃饭。赵云澜吃饭向来是安静不下来的,饭桌就是他的另一个战场。和沈巍吃饭就更放得开,话题张嘴就来。

“地星现在形势怎样?”

“还行,正在恢复机构。”

大战之后,他们在虫洞里漂流了不知道多久,才藉着林静对圣器的研究意外打开的虫洞空间回到地星。之后,借助圣器的力量,他们重建了地星和海星的联系通道。沈巍作为一万年之前和一万年之后的大英雄,地位和人气空前高涨。但他并不直接插手地君殿的重建,只是模拟海星迅速建立起各个部门,从制度上让部门之间相互制约,而最重要的决策都需要经过他的首肯。他虽然不出面,但俨然已是无冕之王了。

“挺忙的?你也要注意身体。”

沈巍点点头。

“其实,我也是想来和你商量一下,”赵云澜看似云淡风轻的说,“你地星海星两头跑,太辛苦了,以后没什么事的话,就不用去特调处了。”


TBC

电视剧的结局不值得,但我投入的感情都是真的,喜欢龙哥也是真的

我会写完这个故事的

评论 ( 27 )
热度 ( 368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