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清水无差】只是兄弟-8

#剧版镇魂同人!电视剧的情节影响了平行剧时空,沈巍能在两个时空中来往的设定

#有轻微的白X朱(宇X龙)倾向,不喜勿入

#本章内容可以概括为,喜闻乐见的掉马现场

8、

设定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沈巍决定跳过这个艰涩的话题:“今天我的那部分你看了吗?给你添麻烦没有?”

说起这个,朱一龙表情有点崩溃:“今天晚上的盒饭里有土豆丝,结果,白宇把土豆丝夹起来给大家看,说,这还没龙哥切得好。”

朱一龙说着忍不住扶额,沈巍也不安起来:“那怎么办?你厨艺怎样?”

朱一龙特别真诚的看着沈巍:“我做饭的水平,和你家赵云澜大概不相上下。今天下午拍了一幕他在沙发上睡着我切橙子的,连导演都说我的橙子切得太丑了。”

沈巍看着他:“那怎么办?”

朱一龙从床上一点一点的挪过去,到沈巍身前半米停下来,恳切的说:“黑袍大人,求你帮忙把那段戏删掉,再把剧组同事们的那段记忆洗掉吧。那段戏要是流出去了,以后上综艺肯定会要我表演切土豆,我哪有那个本事啊……”

沈巍特别理解特别体谅特别自责的拍拍他的背:“这个我能做到,你别慌。你今天不舒服,早点休息吧。等你明天早上醒来,所有该忘记的人就都会忘记了。”

他的声音带着一股威严、一股引力,教人抗拒不得。随着他的话音,他手中黑曜石一样的力量场旋转着,就像水面的涟漪一样一波一波扩散出去。朱一龙一开始睁大了眼睛又惊又喜的看着他,随着黑能量的扩散,目光逐渐涣散,身体瘫软下来,一头栽倒在他怀里。

黑能量的涟漪还在不断扩散,沈巍默默看向天花板的上越来越暗的吸顶灯。他能清晰地感受到方圆五公里以内的所有动静,包括每一只蝴蝶的振翅,每一朵鲜花的绽放、每一次泫然欲泣的隐忍和每一双凝望的眼睛。他同时翻找起所有的记忆,清理,置换,抚平空隙间隔,然后不留痕迹的悄然离开。

这一项工作耗时不长,但需要绝对的安静。当他结束的时候,朱一龙已经睡得死死的,抱着他不肯撒手。

沈巍仔细端详着这个青年人的脸。他刚失去了弟弟,而这个青年睡梦中的模样,和他记忆中的弟弟那样相似:安静、乖巧又无忧无虑。他掰开青年环住他的胳膊,帮他把东一个西一个的枕头理顺,把被子拍松软了给他盖好。正当他准备关灯离去的时候,突然响起了门铃。

沈巍警觉的几步走到门口,从猫眼往外看。居然是白宇。

他应该也中了自己的记忆清洗,现在只想睡觉才对。为什么会来这里?

沈巍不回答,白宇又按了几下门铃,很快朱一龙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而朱一龙在最近的距离接受了记忆清洗,短时间是不可能醒来的。睡眠也是对记忆损伤的自我修复手段。

白宇一边打电话,一边敲门:“龙哥你还好吧,别不是晕过去了吧?”

沈巍当机立断,抓起电话按掉,把门拉开了一线。

“有事吗?”他一边说一边打了个以假乱真的呵欠,“我要睡了。”

白宇扬扬手里的塑料袋:“就是来看看你的情况,给你买了点药。你早上可吓人了,现在好了吗?——你怎么还穿着这一身?”

沈巍心道不好。他身上的衣服还是朱一龙的“戏服”,应该早被换下来给工作人员清洗了。

他怔怔的说不出话,白宇又恍然大悟的笑了:“原来这身衣服也是你带进组的啊。你到底带了多少进组啊?”

他说着,非常自然的就进了门。沈巍本来只把门开了小小的一道缝,但白宇居然就从这一道缝里进了门——他瘦得完全超出了沈巍的想象,沈巍一直以为他和赵云澜身材相当。

白宇已经进了门,没办法轰他出去。沈巍只好堵在玄关,不让他完全走进去。大概是这个姿势的防卫太明显,白宇立刻察觉出异样。

他心知肚明的笑了,手指点点沈巍的肩膀,压低了声音问:“女朋友来探班了?”

面对这个和赵云澜有相同面孔的年轻人,沈巍几乎是脱口而出:“我没有女朋友。”

白宇仍然不正经的笑着,看着沈巍,正要开口,突然脸色变了。

沈巍也不知道白宇怎么了,只见他后退一步,神色紧张,眼睛死死的盯住自己,就像遇到蛇的青蛙,仿佛立时就要夺路而逃。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沈巍从来不是一个会让事情轻易失控的人。在白宇要转身开门的一瞬间,他上前一步,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甩出一个强劲的螺旋,直接把白宇甩到了玄关的墙上,顺手用脚把门给关上了。白宇还想挣扎,沈巍就势上前反拧住他的双手,把他抵在墙上动弹不得。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两秒之间,白宇手上还提着给朱一龙拿来的药。沈巍牢牢的按住白宇,制止他的动作,不经意的目光一偏,就明白了:

刚才,白宇就在他现在这个位置,通过他身后的穿衣镜反射,看到了房间里床上的朱一龙。

这个世界上只有1个朱一龙,那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的另一个到底是什么呢?沈巍不知道白宇经过了怎样的内心挣扎,他也无意深究,当机立断的说:“我是沈巍。”

白宇剧烈的喘着气,脉搏在沈巍手掌下疯狂搏动。他不再挣扎,而沈巍手上的力气也稍微放松了些,又重复了一遍:“我是沈巍。”

白宇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了点声音。

“沈教授……我是赵云澜……的扮演者,白宇。”

“我知道你是谁。如果你能保证不大喊大叫的话,我就放开你。”

白宇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笑出来。虽然声音还是一点一点挤出来的,但是语句连贯了许多。

“我保证……我是来探望龙哥的……绝不吵醒他……我说沈教授……你的身手真是名不虚传啊……”

在这种情形下还能痞出来,还有心思开玩笑,再加上那张和赵云澜一模一样的脸,沈巍几乎没有多想,就放开了他。

白宇转身靠着墙,喘匀了气,把药递给沈巍。

“有胃药,有清火药,有治拉肚子的。我自己消化系统也不好,所以常备着。”

沈巍颔首示意,接过药放在了朱一龙的水杯边上。

白宇探头看了眼床上睡得安静又无辜的朱一龙,手上比划着。“那……沈教授是现在解释,还是改天解释,还是……”他调皮的眨了下眼睛,“还是不解释了?”

沈巍从穿衣镜里看了一眼朱一龙。

“改天吧。我瞒着你的事,会让你知道的。”

TBC

恩,这才是这兵荒马乱的一天的结尾

评论 ( 37 )
热度 ( 364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