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清水无差】只是兄弟-7

#剧版镇魂同人!电视剧的情节影响了平行剧时空,沈巍能在两个时空中来往的设定

#有轻微的白X朱(宇X龙)倾向,不喜勿入

#本章内容可以概括为,赵云澜你为什么要脱沈教授的裤子?

7、

朱一龙继续回去拍他的戏,沈巍这边回到厕所里,赵云澜正在外面拍门,叫声一声比一声高。

“沈巍!你说句话啊!身体不舒服你要告诉我啊!你再不出来我叫救护……”

沈巍从里面把门拉开。

赵云澜没说完的半句话就像炉灶上的烟一样消散了。沈巍捂着小腹,皱皱眉:“有点拉肚子。”

“要不要吃药?”

“吃过了。”

赵云澜扶他到床边坐下,又起身去开他的衣柜找睡衣:“你睡觉穿这一身不难受么,来,把衣服换了。”

但是朱一龙还穿着这身在拍戏呢,他就是换了也会马上被强行换回来。沈巍在被子里摇摇头:“不了,懒得动。”

赵云澜把翻出来的睡衣叠好放到床尾,自己在床边坐下,帮沈巍掖了掖被角,抬手摸了下他的额头。这次沈巍没有躲,赵云澜很高兴。

“好好休息,粥好了叫你。”他柔声道。

演戏要演全套,沈巍阖上眼睛装睡。然而即便闭上眼睛,他也能感觉到赵云澜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按捺住心情,翻了个身,避开直视,懒洋洋的说:“……别把厨房烧了。”

赵云澜不服气的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不要小看人,遇到你之前我也好好的活了三十几年了。”

“喝多了胃疼在马路上被捡到的三十几年吗?”

“……电饭煲也不难,我又不是文盲,你就放心吧。”

“白鱼不好买就算了。”

“别!”赵云澜提高了声音,“我已经叫大庆去买了,猫买鱼绝不会买错的!”

沈巍抬眼看他:“你真的会做吗?”

赵云澜哄小孩睡觉一样隔着被子轻轻拍着他:“特调处旁边有一家饭馆,平常我们午饭都是在那里打包的外卖,师傅手艺不错,和我们也比较熟。我已经跟他们说好了,大庆买了鱼就直接找他们帮忙加工,还点了一个汤和两个小炒,做好就送来。”

赵云澜拍得很舒服,沈巍居然真的有了点睡意:“太麻烦大庆了。”

“不麻烦,我答应明天放他假,他屁颠屁颠的就去了。”

沈巍阖着眼,浅浅一笑。

赵云澜对着自家(大雾)美人教授含笑的睡颜,脑袋放空了20秒,忍不住说:“要不,我帮你把衣服换了吧……你穿这身睡觉,不舒服啊……”

他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在直男的边缘疯狂的踏了一只脚。

他等了一会儿,沈巍没说好,也没说不好,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赵云澜犹豫着拿不定主意,想起自己以前胃疼被沈巍送回来,沈巍还帮他脱过鞋子袜子和外套,就试探着往沈巍领口伸手,解开了一粒纽扣。

沈巍今天穿着衬衣和针织背心,下身是西裤。赵云澜知道沈巍习惯在衬衫下面再穿个背心,还嘲笑过这真是老头子的穿法,但现在却有些庆幸了。沈巍的皮肤白得晃眼,是他以前谈过的任何一个对象都比不上的紧致细腻,吸引着他的手去摸。

赵云澜好歹还是知道沈巍今天不舒服,不能吵他,一路按捺着摸摸沈巍的念头,一粒一粒解开纽扣,把沈巍的针织背心和衬衣都敞开,又尽量轻手轻脚的从肩膀上褪下来。

解决完了上半身,他跪在床上,帮沈巍脱长裤。但他没想到的是,手指头刚碰上裤腰的纽扣,上半身的衣服忽的就复原了!

赵云澜保持着拉开沈巍裤子的姿势呆在了那里。

而此时,沈巍大概是觉得冷,在他身下动了动,伸手摸了被子往身上扯。但赵云澜跪在他身上,被子拉不过来。沈巍不得不睁了眼,一睁开就看到了赵云澜正扯开他裤子的这一幕。

两人视线一撞,沈巍的瞌睡完全飞了,赵云澜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紧紧的抓住了沈巍的裤子,顺带着把拉链整个扯开了。

沈巍惊愕的看着赵云澜,然后,两人不可控制的,慢慢的,把目光转向扯开了的长裤里面露出的,在黑色棉质材料下凸显出来的,轮廓惊人的事物。

赵云澜几乎是亲眼看着那玩意膨胀变形,从默默无闻到热度都快烫着他的手。他终于英明了一回,迅速丢开沈巍的裤子,跳下了床,还用被子把沈巍整个人包裹好。

活了三十多年,赵云澜从来没这么狼狈过:“我看你穿着这一身睡觉,怕你不舒服睡不安稳。你说懒得动,我就想帮你换下衣服而已,没有别的意思的!”

沈巍这是多防着他啊,衣服脱了居然自己穿回去了!然后自己还什么都没做呢,就用枪指着自己!这可误会大了,该怎么办才好了!

他正囧到快原地爆炸,沈巍突然从被子里伸出手,抓住他的肩膀。

“我知道的。你不用解释,我不会误会。”

赵云澜心里咯噔一声,脑子一片空白:“误会什么?”

沈巍居然笑了笑,只比那个“值得”的笑好看一点点。

“误会你……想上我。”

赵云澜一瞬间想叫出来你怎么能这么想,但又立刻猛省如果这么说不就是说自己就是想上他了吗?然而他刚才明明没有那个念头啊。可是对着沈巍清澈又深邃的眼睛,如果真的说出口,他又觉得只怕有非常不好的事要发生。

在这天人交战之际,响起了敲门声。

赵云澜从没哪一刻比这一刻感谢上天让他养了大庆。他如蒙大赦的从沈巍床上跳起来,一溜烟的去开门。

沈巍看着那个飞也似逃掉的背影,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

 

经历了整天的兵荒马乱之后,晚上沈巍和朱一龙还是碰头了。

两个人因为不同的原因不约而同感到心累。沈巍来了也不端着,直接找地方坐下了。

朱一龙今天不舒服了大半天,下午好点还正常工作了。沈巍来之前他躺在床上打手游,看到沈巍就放下,问:“清蒸白鱼好吃吗?”

沈巍很不想提这个,但还是维持礼貌,点了点头。

朱一龙来了兴趣:“是他做的?”

沈巍摇摇头:“差不多算外卖吧。”

朱一龙靠在枕头堆里含笑看着沈巍。他不是个多话的人,但自认为和沈巍的关系不比他人。他想了想,说:“说真的,你真的可以表白试试。”

 沈巍敏锐的抬起眼看着他。

自己只有在状态最好的时候,才有沈巍这么好看。朱一龙心想。演了这么多年戏,很少有人说自己多好看、也一直不红,朱一龙对自己其实心里是有数的。但是沈巍不一样。沈巍就像年代久远的瓷器,圆融光洁,高雅矜贵,浑身上下环绕着不可言说的高贵和疏离感。

“我觉得,他非常紧张你。”朱一龙说,“他一个泡面都能搞出黑暗料理、冰箱里除了酒只有水的人,因为担心你的身体,张罗了这么一顿麻烦的饭。他对你怎么样,还用说么?”

沈巍也不解释什么,径直起身到床边坐下,在朱一龙额头上轻轻一点,下午那一场鸡飞狗跳的乌龙的记忆就全部传到了朱一龙脑子里。

沈巍苦涩的说:“他发现我有了反应,立刻就吓跑了。”

TBC

这鸡飞狗跳的一天还没结束

评论 ( 10 )
热度 ( 328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