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清水无差】只是兄弟-5

#剧版镇魂同人!电视剧的情节影响了平行剧时空,沈巍能在两个时空中来往的设定

#有轻微的白X朱(宇X龙)倾向,不喜勿入

#本章内容可以概括为,沈巍和白宇,赵云澜和朱一龙

5、

剧组开启了赶工模式,朱一龙的脸颊看着凹陷了下去,衬得他眼眶深陷,一双眼睛更大了。

白宇和他每天早上固定在妆发的楼下面馆吃早饭,朱一龙早就摸清了他的口味,差不多每天都自作主张帮他点好,等白宇也到了,一坐下就能有一碗热气腾腾的端上来,绝壁是他喜欢的。

“龙哥,你说你这么好,叫我怎么舍得放手啊。”

白宇面不改色的讲着台词,朱一龙一边拌面,一边也沈巍上身的唇角上扬,似笑非笑的瞥他一眼:“那好,你快点打飞的给我端碗热干面来。”

白宇一愣,抬眼看水牌:“没有吗?”

出了湖北,很难找到热干面,更不要提正宗不正宗了。白宇从头到尾读完没找到,说:“热干面估计这里找不到正宗的,小龙虾应该没问题。今晚收工了我请客,去不去?”

朱一龙往面里放了更多辣椒,一边拌一边点点头。

然而,谁也没想到,说好的去吃小龙虾,到朱一龙这里就成了一个事故。宵夜回来已经快12点,没睡两个小时他就胃疼醒了。大半夜的他也不想麻烦别人,烧了热水喝,好不容易胃里的绞痛稍稍缓解,不到4点又开始拉肚子。

早上闹钟响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眼袋快挂了半张脸。化完妆和白宇坐一起吃早饭,他都不知道说了什么、点了什么,端上来的又是什么。

他一共也没动几筷子,不光是工作人员,连白宇也看出他的不好,问:“你到底怎么了?”

他有气无力的:“没事,没睡好。”

最近赶戏确实凶,白宇自己也是强打精神。不过演员如果想抽空休息总能找到机会。他说:“等会儿不忙的时候就赶紧睡一会儿,”

幸好龙大的外景已经拍完了,这几天都拍赵云澜家里的戏份。今天第一场是赵云澜失明恢复之后在家吃饭讨论功德笔来历的,布景的时候朱一龙强打精神看剧本,上面的字都读不进脑子里去。白宇看不下去的把他剧本收了,指了指隔了一个走廊的“沈教授”家:“去隔壁睡10分钟,等会儿我让你助理去叫你。”

朱一龙晕头转向的出门,还没走两步,肚子又开始闹。他已经换了戏服,身上什么也没带。幸好助理总是随身带着纸巾,他抓起一包飞快的就往厕所跑。

谢天谢地今天不是外景,不然非出丑不可。横店的厕所简直要跨越万水千山。他一路冲进厕所,然后就感觉在马桶上爬不起来了:眼冒金星,喘不过气,如果不是强自保持清醒,只怕就要晕倒在地上了。

这时,厕所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试探的三声:“你还好吧?”

朱一龙耳朵里嗡嗡直响,一开始真没听出来是谁,心想可能是剧组的工作人员还是路人什么的,就很潦草的回答:“还好。”

门外沉默了一刻,接下来声音提高了:“是我,沈巍。”

朱一龙脑子里的轰鸣骤然安静了下去。他现在也顾不得还坐在马桶上了,赶紧拉开门让沈巍进来。

沈巍果然跟他穿得一模一样,但脸色和精神要好多了。

沈巍看到他也吓了一跳:“我在异次元空间里发现你的情况不对,就来看看。你怎么回事?”

“胃疼、拉肚子、几乎没睡。”朱一龙靠在厕所的隔板上喘气,“黑袍大人能帮我治治吗?”

沈巍皱起眉:“不能!黑能量和人类的身体是互斥的。你背过台词,忘了吗?”

朱一龙虚弱的笑笑:“病急乱投医嘛……”

“你得去医院。”

“睡一觉就好了……当然最好还能再吃点止泻的药。”朱一龙捂着肚子,眼巴巴的看着沈巍,“沈教授,能麻烦你一件事么?”

“你说。”

“能帮忙把我送回去么?然后你在片场……就假装是我,顶一会儿,等开始对戏,再换过来……”朱一龙讲两句话,就喘一下,“你会瞬间移动,比较快一点。”

沈巍当然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行。”说完他看着坐马桶上的人,还是迟疑了,问:“你……你能自己穿好么?”

朱一龙点点头:“麻烦外面等我一下。”

在独自一人生活这件事上,沈巍比朱一龙靠谱得多。他没把朱一龙送回酒店房间,而是直接带回了海星——反正对他来说距离都差不多。他把人安置在自己床上,盖好被子,从医药箱里找到药,看着人吃了药,才起身要离开。

朱一龙迷迷糊糊的道谢。

“黑袍大人谢谢你。”他被被子和枕头包裹着,半睁不睁的眼睛却显出更深的双眼皮来,声音更是软软糯糯的,“以后要是有人问我,最想成为哪个超级英雄,我一定回答是你。”

沈巍不由得轻轻一笑。

“不客气,好好休息吧。”

 

安顿好突发疾病的演员,沈巍硬着头皮回了片场。赵云澜的厨房还没收拾好,前几天拍的是沈巍帮赵云澜收拾房间之前的戏,道具费好大力气把房间里弄得乱七八糟,杯盘狼藉堆在洗脸池,衣服和书东一堆西一堆;但今天开始要拍沈巍入驻邻居家之后的戏份,那必须得井井有条、一丝不乱,简洁中透露出高级,不然不能体现黑袍大人的品位。沈巍到拍摄区的时候还没收拾好。他默默的看了一会儿,挽着袖子想上去帮忙,被白宇拉住了。

“这不是你的事,赶快去休息,一会儿要对词了。”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沈巍其实心里还是有点虚的。他跟着白宇找地方坐下来。白宇看了他几眼,打趣的问:“你现在看起来好多了。难道,刚才你躲厕所里睡了一觉?”

白宇那痞痞的模样,自来熟的劲儿,和赵云澜简直一模一样,沈巍下意识就想说“胡闹”。话到嘴边打了个转,他把凌厉的目光收了收,摆出乖巧的小白兔模样,说:“其实我有点拉肚子,现在已经好多了。”

白宇吃了一惊:“该不会是昨天吃小龙虾闹的吗?”

沈巍这才明白原来昨晚朱一龙晚归是因为跟这人出去宵夜了。可是一早上他根本只字不提,只是说自己不舒服。

他顺着话反问:“你呢?你拉肚子没?”

白宇啧啧两声:“早上有一次,然后就没事了。你这么严重?”

沈巍摇摇头。既然朱一龙不想提,他自然也没有多事的道理:“现在已经没事了。”

 

半睡半醒之间,朱一龙感到有人把手放在他额头上。

那人的手温暖干燥,好像一块温热的毛巾。可是他还带着妆呢,很勉强的睁开眼睛,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床边。

他还没完全清醒,含含糊糊的话就出了口:“白宇别闹……”

“白……鱼?你梦见什么好吃的了吗?”

白宇白鱼的在他脑子里转了几圈,忽的一个激灵,就好像火线和零线接上了一样,他骤然睁眼坐了起来。

赵云澜试他额头温度的手还伸着,脸上也是确确实实的担忧。朱一龙这才意识到自己表情管理疏忽了,他往被子里缩了缩,问:“你怎么过来了?”

赵云澜指着沙发上的被子:“借你的阳台晒一下被子。”

朱一龙点点头:“那你去晒吧,我再睡一会儿。”

岂料赵云澜不仅没起身,反而向他更挪近了些。

“很少见你睡懒觉啊,你是不舒服吗?”他非常自然的伸手,这次目标是朱一龙的脖子。这要是把粉摸下来该怎么解释?朱一龙条件反射的躲开。

赵云澜的手僵在半路,眼里一闪而过有点受伤。

“你到底怎么了?不舒服要告诉我。”

朱一龙下意识的想笑一笑萌混过关,上次他就是这样干的。但是赵云澜这样担心,如果他继续装傻,只怕会有反效果吧。他脑子转得飞快,急中生智:“那个……你会做清蒸白鱼么?”

TBC

所以下一章是什么内容,大家应该都猜到了吧

评论 ( 20 )
热度 ( 366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