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清水无差】只是兄弟-1

#剧版镇魂同人!电视剧的情节影响了平行剧时空,沈巍能在两个时空中来往的设定

#有轻微的白X朱(宇X龙)倾向,不喜勿入

1、

“我是沈巍。”面前的黑衣人说。

今天收工比较早,朱一龙回酒店也早。谁也没想到,他刚回了两条微信,一抬头,床边就出现了一个黑色长袍、黑色兜帽、黑色面具打扮的,极其熟悉的人。

他先是被吓得心里一悚,幸好拍《御姐归来》的时候遇到过当街换衣服被掀帐篷的事,有过经验之后镇定多了。保持着一条腿盘在床上一条腿垂在床沿的姿势,他反问:“你是沈巍?”

“我是沈巍。”带着面具站得笔直的男人说。

朱一龙是看过《镇魂》原著的,他一激灵,爬起来就到卫生间用漱口杯接了一杯自来水。

“那你把它变成热水给我看看。”

黑衣人也不推搪,两步上前。这么短的距离,这么两步,他居然能走出走路带风的感觉。他一手接过杯子,另一只手在杯壁放了一下,又递回给朱一龙。

朱一龙看这人一本正经的模样,按捺着心里的闷笑,伸手接杯子。滚烫的杯壁烫得他立刻连杯带水扔到了地上。几滴水溅上脚背,他被烫得一缩。

“对不起。”黑衣人满怀歉意的说。

竟然真的热了!还是滚烫的!朱一龙盘腿坐在床上,匪夷所思的打量着眼前的人,看他弯腰捡起杯子放到桌子上,对他微微颔首。

要说朱一龙这人最大的优点,莫过于心态佛系,凡事能接受、看得开、不强求。很奇异的,没怎么挣扎,他就接受了他正扮演的角色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事情。

“那个……黑袍使大人,”他开口,又觉得有些好笑,“在地球上保持这个形态挺累的吧?要不就换常规形态?不然等会儿吐血怎么办?”

“也好。”

面前的人说着,霎时换了模样——不光脸一模一样、连身上的条纹三件套都和他今天戏里一模一样的沈巍骤然出现在面前。这特效至少1块了,朱一龙睁大眼睛,“啊”了一声表示赞赏。

沈巍不自在的看看自己:“怎么了?”

朱一龙当然不能说特效,假装正经的歪着头:“衣服不错。”

这套衣服是他自己的。当时听说要演这么个角色,他带了一批衣服和配饰进组,这一身就是其中之一。

“我能坐下吗?”沈巍指了下房间里唯一的椅子。

椅背上堆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这是前天洗干净送来的,朱一龙一个人一间房,每天收工回来就睡个觉,就随便乱扔了。听沈巍这么问,他赶紧跳下床,把衣服囫囵团一团抱起来塞进衣柜里。

沈巍微微皱了眉:“我帮你。”

朱一龙是读过原著的人,知道沈巍是家务小能手。他虽然乐得拱手,但也还没有脸皮厚到把自己的衣服都丢给别人来挂的地步,就站旁边打下手。

衣柜旁是穿衣镜,镜子里的两个人宛如双生兄弟。朱一龙忍不住想,要是能让他来帮忙演夜尊就好了,不,他还是演他的沈巍,我来演夜尊,大反派肯定要留给自己才过瘾嘛……

沈巍很快就把这一团衣服理顺挂好了。朱一龙一边道谢一边关上衣柜门,沈巍这才把注意力转向穿衣镜。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朱一龙,说:“今天早上,我明明穿着别的衣服出门。但是没想到,到龙大之后,突然变成了这一套。”

朱一龙心里一动:“我早上第一场戏差不多是10点开始的,是那个时候吗?”

沈巍点点头。

“这么说?是我影响了你?”

“我想是的。”

他们回到床边,一个继续在床上乖巧的盘腿坐着,另一个在椅子上正襟危坐。朱一龙注意到沈巍的坐姿和他从监视器里看到的自己在镜头前的姿势毫无二致,忍不住说:“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要不,你再隔空拉个窗帘?”

沈巍毫不在意的一挥手,窗帘自动分开。朱一龙赶紧说:“别,还是拉上吧!”沈巍又一挥手,三层的窗帘立刻展开,遮住了整面窗户。

朱一龙笑着解释:“那个,我是个演员,不拉窗帘总归不太好。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沈巍简单解释了一下。他发现自己衣服变了之后,就有了开启平行时空的能力,来到了这个正在拍《镇魂》的世界,并且在暗处观察了差不多一整天他们的拍摄。等他回去之后,突然发现……

“发现什么?”

朱一龙跟别人熟起来虽然慢,但对这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沈巍,还是基本能摸清个大概。看他脸上的表情,基本上就是“不好意思”、“不说不行”、“只好硬着头皮上了”的混合体。

“发现赵云澜……在他的认识里,我和他的关系……变了……”

最后两个字几乎听不清。朱一龙脑子转得飞快:“等等,让我捋捋,你是黑袍使、地星的二号人物、龙大生物工程教授、用黑能量异能是学习、弟弟是夜尊,白头发异能是吞噬,是这样吗?”

沈巍点点头。

朱一龙基本确认了这是剧版设定的平行世界,又问:“在你那边,你和赵云澜原本是兄弟还是恋人?”

沈巍眨了两下眼睛。朱一龙一看就明白了。

“原本是恋人,但是现在他和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是兄弟……我分析,你们拍的这个剧,大概影响了我们那边的平行世界。”

怪不得,朱一龙无奈的看着他:“这可没办法了。我们的剧本到最后都是兄弟情。”不然不给播啊。

沈巍下意识把目光投向写字桌上的剧本,说:“剧本能给我看看吗?”

朱一龙点点头:“请便。”

沈巍拿起一本翻开,朱一龙陷入了思考之中。很意外的,他现在非常平静,一点也没有发现了宇宙新奥秘的激动。等沈巍看了几页停下来,他接着问:“你那边现在是解决完了夜尊还是没有?两界和平都恢复了吗?”

“都处理好了。”

“然后你和赵云澜是恋人关系,你们同居了?”剧本里虽然没有明确写,但几处暗笔已经把这个事实暗示得不能更清楚了。

沈巍稍显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那你是怎么发现你们关系变了的?”

沈巍目光都垂了下去,嘴唇动了几下也没说出话来。朱一龙仔细的观察他,下意识的把他的所有反应记在心里。

“我们准备睡觉了……”

沈巍说不下去了,朱一龙在心里默默为他点了一排蜡。沈巍喜欢赵云澜一万年,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一天之内就变成兄弟情,这可太惨了。

但是他们开拍已经差不多半个月了,要有影响早就应该有了,为什么独独是今天呢。

他把自己的疑问说出了口,沈巍犹豫片刻,说:“你们今天拍的,是我们一万年之后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幕。”

那是他们今生故事的开始。蝴蝶效应。

没办法了。朱一龙只好问:“你觉得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的?”

沈巍看样子是早有计量了:“为今之计,我想,只有请你和他……再谈一次恋爱了。”

朱一龙听傻了,睁着大眼睛,惊诧莫名。

沈巍舔舔嘴唇,似乎是说完了才觉得不好意思,赶紧解释:“恕我冒昧,我的意思是,只要在你们的剧,最后呈现的是谈恋爱的感觉,我们那边……应该……”

朱一龙是熟读过原著的,书里的台词他还能说不少,但剧本已经是兄弟情了,他尽管努力往原著的感觉靠,但还能怎么舞呢?何况还要白宇接招才行啊。

他为难的搓搓手:“我得和白宇商量一下。”

沈巍做了个制止的手势:“你是说演赵云澜的那个演员是吗?请容我提醒,如果让他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对赵云澜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朱一龙心想,这可真是爱得太深了。明明和自己是一模一样的脸,但是为什么他眼里的忧伤、期望和感情那么深那么重呢。他想了想,说:“我试试吧。”

TBC

时间从未流逝的最后一章要等剧版后续的情节出来才好写,所以开了这个新坑

剧时空会HE,演员时空应该只有轻微的倾向,不需要就不打tag了,尽量不留遗憾吧

争取日更!

评论 ( 14 )
热度 ( 535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