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清水无差】与子成说 -1END

#剧版镇魂同人剧版情节,发生在23集割腕吵架之后

#清水无差

与子成说

 

“我做了一个梦。”赵云澜说。

早上5点,他敲开了他邻居的家门,对着同样眼里布满血丝的邻居说。

他的邻居穿着稍嫌宽大的睡衣,袖子盖到指尖,头发软踏踏的铺在额头上,因为没有戴眼镜而显得眼睛更大——总之,他就像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做错了事在领导面前等着挨骂的孩子。

赵云澜对这样的沈巍是没什么办法的。从认识到现在,他也没有真的对沈巍发过脾气,不止如此,连重话也没说过几句。可是昨天晚上他们实在闹得非常不愉快,他从来没那么用力的对他说过话。

沈巍用蒙着雾气的眼睛看着他,等他说下去。

赵云澜只好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我做了一个梦。”

他之前敲门的时候,心里憋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怨怒。梦里的情形实在太清晰了,他醒来这么久,还觉得难过得好像被人在心口狠狠扎了一刀。但是一鼓作气、再而衰,在邻居家门口磨了这一会儿之后,他的怨怒和焦躁,都暂时被隔膜了起来。

他做梦这件事可大可小。在被黑能量侵蚀之后,他曾做过预知梦,沈巍知道这其中的轻重:“进来说吧。”

沈巍请他坐下,为他倒了一杯牛奶。现在沈巍已经不会在他面前伪装普通人了。他把牛奶从冰箱里拿出来倒进玻璃杯,递给他的时候已经是温热的。

温度正好。

沈巍没有给自己准备任何喝的,坐下来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在这微熹初露的早上5点,他仍然坐得很直,没有靠着躺着,双腿自然分开,身体前倾。他一直都这样,其行如风,其坐如钟,赏心悦目,令人望而忘情。

而且他还对自己这么好,赵云澜心想,为什么昨天我要吼他呢。

他喝了半杯牛奶,沈巍把纸巾从茶几那一头拿过来,推到他面前。他默默的擦掉了自己的牛奶胡子。

“我做了一个梦。”他第三次说这句话。

沈巍点点头,专注的看着他。

赵云澜发现,这个早上,自己实在是太容易被沈巍的视线打断思路了。沈巍看着他的时候,总是带着全然的坦诚和信任,仿佛在说,你说什么我都信,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而今天,就更戳他的心。

他避开沈巍的视线,开始不管不顾的讲他的梦。

“我梦见我和你、和大家在另一个……平行时空里。”他筛选了一下词汇,以此开场,“我还是警察,你还是教授,我们还是一起破案。但是我们抓的不是地星人,而是魑魅魍魉和作祟的怨魂。”

沈巍察觉到了他的回避,识趣的移开了视线。

“可是,那只是我们表面的身份而已。后面有一大段非常复杂的背景我也没弄清,这里只能简单说一下:我是远古时期一位非常伟大的先圣的转世,而你是我的左肩魂火坠落在一片幽冥之后诞生的所谓鬼族的两个王之一——另一个是夜尊,在我梦里叫鬼面——而你们鬼族天生大煞无魂。”

沈巍垂着视线,没什么表情的听着。

“我为了守护世界,即将消逝,临死之前我把自己的筋抽出来封进了你的元神——别问我这词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懂在梦里我为什么会讲这些词——我把自己的力量都给了你,让你不被人所杀,然后我就消失了。”

“你为了留住我,去向你的仇人请求,让我进入轮回。作为交换,你要永生永世守护世界,并且再也不能和我见面。如果违背誓言,我会被你吸干精血、魂飞魄散而死。”

“于是,后来的几千年,你都一直看着我轮回转世,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一个人孤独的守护着世界。直到后来夜尊也就是我梦里的鬼面设计了你和我见面。”

讲到这里,赵云澜稍稍停顿了一下。因为沈巍终于抬起视线,小心翼翼的偷瞟了他一眼。

“先把牛奶喝了吧,都快凉了。”他提醒说。

赵云澜抓起玻璃杯,一口把剩下的喝光,然后起身去厨房洗杯子。因为愣了一下而晚了一步的沈巍赶紧追过去,赵云澜已经开始洗了。

 “你是客人,让我来吧。”沈巍低低的说。

赵云澜已经三下五除二洗干净了:“有水吗?我想喝水。”

沈巍默默的拿起刚洗好的玻璃杯接了一杯自来水。赵云澜看着杯子里的水倏尔冒出热气,倏尔水面又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沈巍摇晃着玻璃杯撞碎冰面,赵云澜接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杯40度的温水。

赵云澜能说什么呢。他还记得沈巍昨天说过,他的能量体系遭到重击,全身的力量需要全部汰换。但是现在只是要喝一杯水,他就这样大费周章的加热又冷却,完全不把黑能量的消耗当做一回事,就像梦里一样。

他无言以对,只有喝水,然后继续讲他的梦。

“总之,在梦里我们认识之后,也找了四个圣器。尽管我们那么努力,世界还是崩溃了。你必须使用圣器的力量来拯救世界。可是你没有告诉我,这么做,你会没命。”

沈巍下意识的躲闪起赵云澜的目光。

赵云澜不知不觉渐渐拉高了声音:“而我梦里的你,居然什么都不跟我讲,就去以身殉大封了。你突然变了模样,一头长发一直垂到地上,好看得不得了。四个圣器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开始共鸣,最后一个应该我去发动。但那一刻,你突然推开我,自己顶上去了。”

他停下来,平复了一下情绪。梦里的那一幕烙印在他脑海里,就像电影的慢镜头一样,他看着沈巍一袭黑袍,衣袂翻飞,长发飘拂,向光芒里坠落。他使劲的大喊,你回来,你TM的给我滚回来,他拼命的伸出手想要抓住他。沈巍在光芒的中心抬起头,一双眼睛还是那么的清澈干净,好像从来没有经历过世间的悲苦,好像即将踏上的不是赴死之旅。他甚至还对他笑了笑。

他讲不出口,那一幕太残忍了,他从梦中惊坐而起,胸如擂鼓,满身冷汗喘不过气。

沈巍是可能会做这种事的。赵云澜心里憋着一股气,狠狠地转向他,说:“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什么牺牲自己的计划?”

沈巍嘴唇抖了一下:“我没有。”

“那我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做这样的梦?”

“我不知道。”

“那下次,你能在事发之前就告诉我吗?你能不瞒着我吗?”

沈巍嘴唇抖了抖,这次没说出话来。

昨天晚上也是这样。他嘴唇发白,居然还能笑出来,告诉他“幸好,我伤惯了”。赵云澜当时很短暂的有几秒脑子一片空白,大概是吼了他,也可能并没有。沈巍在他面前气势一点点矮下去,最后连粉饰太平的面具都戴不住了。那个时候没人记得他在地星的地位,也没人记得他曾经如何的杀伐狠厉。

他赵云澜又不是个畜生,他只希望自己好好的,自己喜欢的人好好的,他也才活了三十几岁,他还想着和自己喜欢的人过上好好的一辈子的。

他逼视着沈巍,加重了语气,问:“你能答应我吗?”

沈巍后退一步,极轻极轻的说:“时间还早,你先休息吧。我上午有课,也还要再睡一会儿。”

昨天晚上也是这样,沈巍丢下一句“早点休息”就逃走了。现在,他已经逼到了他家,他还是不肯说。他当然还能再逼得狠一些,但他不忍心,而且沈巍可能会逃走。地星那么大,他去哪里找他?

这个早上,只能到此为止。赵云澜选择了转身离开。

至于未来,只有未来才知道了。

 

END。

恩,看过24集的都知道,小俩口拆了个炸弹就和好了(* ̄︶ ̄)

评论 ( 9 )
热度 ( 481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