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清水无差】鱼雁往来,不如手机微信 -1END

#剧版镇魂同人!剧版情节,有原著人设和情节出没,不喜勿入

#设定不重要,重要的是谈恋爱,还有花痴教授

#只有眉来眼去,清水无差

鱼雁往来,不如手机微信

 

经历了偷拍事件之后,沈巍觉得,要把现代科技学一学了。

一个大学教授,没有手机,只会开电脑关电脑,PPT都是学生帮忙做,如果不是他为人极好极得人心,随便谁在网上一挂,就会成为龙大的笑话。因此,这种事情,他不好请教学生和大学的同事。

特调处里,林静是专业的技术大牛,但沈巍不好意思去向他请教:他是赵云澜拍板聘用的顾问,结果连最最基本的、小学生都懂的手机都不会用,说出去别人怎么看赵云澜呢。

至于赵云澜,沈巍有点犯愁。这要怎么开口呢?

他也想自己暗地里学了,再若无其事的在众人面前现出来。但是术业有专攻,他能勘破三十六山川的脉络,也能无师自通斩天斩地,更能一张张丹青将昆仑君的身影留记,却玩不好小小的一方手机。甚至连去买手机,都拿不定主意买什么。

他在柜台前逡巡许久,柜员小姐看着这个斯文漂亮的年轻人,主动问他,你想要个什么样的手机。他迷茫的看着人家,想了半天,说:“就是,和他们一样的……”

柜员小姐噗嗤笑出来:“你朋友吗?用的是X果还是X米还是X为啊?”

沈巍答不上来,他想了想,有些沮丧的说:“我,我还是问问他们吧……”

星期五晚上,他帮赵云澜收拾好房间,略带局促的坐在了他对面。

赵云澜也是非常了解他了,直接问:“有事吗?”

沈巍想了一会儿才问:“你明天有时间么?”

赵云澜眼里慢慢放出光来,唇边似笑非笑,简单说来,就是惊喜又拼命忍着的样子。他尽量若无其事的挥挥手:“暂时没什么安排。怎么了?”

在赵云澜最和善最亲切的微笑面前,沈巍终于能把话说出来了:“能不能请你帮个忙,陪我去买个手机?”

如果面对的是别人,或者是以前,赵云澜肯定会玩心大发的逗逗他,说“我帮你忙你怎么谢我”之类的。但上次他的检讨都让沈巍用蝇头小楷写了两大张,他领略过这人的一板一眼,知道不该开玩笑的时候决不能开。

他一摊手:“好啊,正好我也想换手机,一直没时间,那明天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吧。”

 

买个手机对赵云澜来说不是难事,沈巍也没什么意见,全听他的,他说好就好。只是付钱的时候,赵云澜让拿两个,沈巍赶着付款,但赵云澜动作比他快,支付宝一扫就完事,留沈巍对着两个手机站原地发呆。

回家之后赵云澜设置自己的手机,沈巍也拿着手机在一旁,看一步学一步。

他毕竟天纵英才,学得也快。赵云澜看了这一路,也明白了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时不时提醒一句,你注册个微信呗,你装个微博呗,支付宝你装一个呗可方便了,来,我教你,很简单。

星期六学了一下午加一晚上,常用的app沈巍已经基本上手了。但没想到的是,临睡之前,他的手机突然“叮咚”的响了一声。

他还没患上日夜离不开手机的毛病,手机被他放在书桌上,如果不是房里静极了,他又耳力卓绝,根本不可能发现。他今天才开号,谁会给他发短信打电话呢?

他下床去拿手机。屏幕在漆黑的房间里兀自亮着,一条通知出现在屏幕上方。:“赵云澜:睡了么?”

他拿起来,看着那一行系统自带的方正兰亭字体,捧着手机呆了一会儿,才想起要回话。

他回:没有。

发出去之后他赶紧补充:谢谢你今天帮忙。

赵云澜回了个比V的小人,说:小意思。

沈巍看着这简简单单的几行字,心里高兴却不知道怎么把话题继续。想了一会儿,他回复:早点睡。明天请你吃饭。

赵云澜:不如你做饭给我吃吧,我觉得你手艺挺好,上次烧的鱼就不错。

沈巍:好,明天我去买鱼。

 

沈巍一大早就起床去买菜,然后敲开了赵云澜的家门。赵云澜虽然能起床开门,眼睛却是完全没睁开,沈巍甚至怀疑他都没看清楚眼前这个人是谁,就又回卧室里一头栽到床上去了。

沈巍帮他盖好被子,就去处理食材。他动作尽量放轻,剁蒜砍骨头甚至关上了厨房门。他忙得忘了时间,一回头,却发现赵云澜就靠在厨房门框上看着他,不知过了多久了。

他对赵云澜微微一笑:“我买了包子,卤肉馅儿的,你先热了吃一个垫垫。还有豆浆。”

赵云澜从善如流,麻利儿的把东西扔微波炉里热了,一手包子一手豆浆,继续靠门上看心上人做饭。

沈巍干一会儿,回头看他一眼,两人相视笑笑,又继续。这样几个来回下来,赵云澜突然问:“我就是不知道啊,以前,我是说古代,你要是想你的心上人了,又见不着他,你会怎么办呢?”

沈巍切肉的刀停顿了一下。

“我们可以写信,鱼雁往来。”

“那多不靠谱,”赵云澜吃完一个包子,又拿起一个,“万一鱼被人捞起来吃了呢,万一雁被人射下来了呢?而且,你其实也用不着这个吧。你难道不会点儿什么千里传音之类的?”

沈巍回头对他笑笑,把切好的肉盛进碗里,加作料腌制。

他喜欢谁,就跟着他;想谁,就去找他;想和谁在一起,就不离开他。哪怕不能在一起,也能一直守着他,看着他。他已经看着他一万年了。

但是他不会对赵云澜说,这些事赵云澜不知道,他也永远不希望他想起来。那些痛苦的、纠结的、撕裂的过往,那些生离死别、艰难抉择,那些义无反顾、大义留憾,他只希望赵云澜从未经历过。

他拌着肉,放轻了语调,说:“还可以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啊。”

赵云澜攀上他的肩膀,咬了一口包子,含含糊糊的说:“那你不亏了,桃子多少钱一斤?玉多少钱一块啊?”

沈巍把拌好的肉放在一边,回头看他。

赵云澜说:“所以,这就体现了现代社会的便捷了是吧?比方说昨天晚上,我想找你,马上就能找到你,多方便?”

沈巍点点头。

赵云澜说:“你也一样啊,无论什么时候想找我,直接打给我,发微信,都可以。我等会再教你视频通话,好不好?”

沈巍笑着点点头。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512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