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清水无差】色若金汤 -1END

#剧版镇魂同人!我原著还没看完,设定都是剧版里的,不喜勿入!

#主要是对教授美貌的花痴,沉迷教授美貌无法自拔

#只有眉来眼去,清水无差

如果上面都OK,那就来看文吧

色若金汤

 

又一个案子:一个女孩子几乎每天都要从公司楼梯上摔下去,不上班没事,一上班就摔。最开始的几天摔得鼻青脸肿,后来受害人心里也犯疑,下楼都抓紧扶手,但还是会觉得脚下打滑/被绊住/地板深陷,她紧紧抱住扶手可以幸免于难,但一个不小心就会上演楼梯滚坛子。每天这样的折磨,让她怕极了。

持续了将近1个月之后,受害者报案了。案子转到特调处,赵云澜带着林静勘察了好几次现场,又排查了一番人物关系和企业关系,并没有查到什么特别有用的线索。

赵云澜就带着资料跑去龙大找沈巍。

他坐在沈巍的办公桌对面,看沈巍不紧不慢的烧开一壶水,温了金边细瓷的茶壶,从茶罐里舀了两茶匙茶叶置于茶壶,涓涓细流慢慢注入。腾起的水汽糊了他的眼镜,他一丝不苟保持着手臂的弧度,细白修长的手指稳稳的勾住开水壶的把。

赵云澜隔着水雾看他。他不是来玩的,但此时,却忽然涌起一个念头来:长得好看真是有好处啊。

统计学上说,漂亮的女性比容貌普通的女性升职机会要多,薪水要高。赵云澜知道以貌取人是不对的,但也可以理解。一个人好看到像沈巍这样的地步,谁能对他说不?

他看着沈巍放下开水壶,执起茶壶,浅红的茶汤从细白骨瓷的壶口流出,茶杯里浅浅一泓。怪不得外面的茶博士都要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旗袍袅娜峨眉淡扫。美人斟的茶,想必会更加浓郁香醇。

他伸手去接,但沈巍却自己端起那杯,轻轻摇晃。他伸出去的手突兀的僵在那里,但随即打了个哈哈拂上了沈巍桌上的镇纸——不是常见的水晶刻金粉字的俗气款式,而是一个紫砂的Q版诸葛亮,手持羽扇端坐在竹席上,姿态端庄神情却萌萌哒,这种反差益发觉得可爱。

“这个镇纸不错。”赵云澜说。

沈巍唇角勾起微微一笑。两个人的目光一撞。说一撞是因为对望的时候,赵云澜心里有咯噔的一声。所谓动心,大抵如此。

沈巍用头道茶细细温洗了两个茶杯,在赵云澜的注视下,把茶壶和茶杯里的茶都倒了。

赵云澜向后靠:“我以为是给我喝的,原来是洗杯子的?”

沈巍又微微一笑,他笑起来嘴唇轻轻的一抿,接下来的话,吐字轻软,带着一种优雅的字斟句酌:“这种乌龙来自母树,一座山只有不到10株,头泡淡而无味,需要醒一道,二泡才出色味。”

他又冲第二泡,然后才双手执杯递给赵云澜。茶杯精美,茶汤金红,茶香馥郁,被这一双十指修长的手送到面前,赵云澜接过茶杯轻啜一口,顶级茶叶的茶汤一直妥帖的从喉咙熨到胃里。

两人喝过半盏茶,沈巍一张一张的看照片和资料。他工作的时候神情里有一种犀利的专注,和笑起来完全不同。

“受害人挺漂亮的。”他看似无意的说。

 

赵云澜跑了一趟,喝了几杯茶,盯着龙大的美人教授看了半天,除了被动学习了点茶道艺术,只得到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他又把资料仔细看了一遍,突然一拍脑袋,醍醐灌顶。

 

他改变了策略,很快抓到了犯事的地星人。犯罪嫌疑人是受害人在公司最好的朋友,和受害人不同,她容貌普通,身材微胖。两人同在公关部门工作,一向是为人称道的好友。不同的是受害人因为外形出众经常在重要场合来到台前抛头露面,而犯罪嫌疑人则因为同样的原因只能屈居幕后。

矛盾诞生在最近的一次重要活动之后的庆功宴上,老板挨桌敬酒,对活动策划表示非常满意,并称赞了受害人工作辛劳。而受害人居然全盘接受,一人包揽了功劳。

犯罪嫌疑人的能力是可以进行局部空间拼接,她平时和受害人形影不离,下手非常容易。被抓到之后她也很坦然,说:“我就想让她出丑,让大家觉得她连路都走不稳,光漂亮有什么用?”

 

结案之后赵云澜提着草莓蛋糕去沈巍家里道谢。沈巍还是给他泡茶。两人坐在沙发上,茶香萦绕,沈巍衬衫马甲一丝不皱,连袖扣都没有摘。赵云澜想,就算去白金汉宫喝下午茶,这身打扮也够了。

他给沈巍讲了案件情况,最后总结说:“说到底,都怪这个社会太看脸。”

沈巍微微歪了下头,这个简单的动作在他做来,有一种天鹅曲颈的节制和优雅。他问:“那么,你觉得你是个看脸的人吗?”

赵云澜耸耸肩:“我干的是抓犯人这一行,经验告诉我,貌似忠厚的男人和美貌的女人,往往是不可信的。”

沈巍慢慢的轻啜一口茶,然后才慢条斯理、语调又轻又缓的说:“看来,我应该属于貌似忠厚的男人。”

他指的是赵云澜曾经对他怀疑戒备的那段往事。赵云澜一愣,打哈哈的笑起来。

“那只是办案过程的正常怀疑,不都过去了吗,来,吃蛋糕!”

然后他才发现被沈巍藏在镜片后面的促狭的眼神。

他想,你才不是貌似忠厚的男人,当然更不是美貌的女人。你就是个好看得让我心里咯噔一声的人。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405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