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ABO】生物本能-17

#黄喻ABO,如有不专业的地方,请温柔指正


17、

抛开私事不论,喻文州的工作还是相当忙碌的。星期二一大早,一对年轻的AO情侣来看病,女性Omega说自己已经验过孕,想到医院确定一下。医生开HCG检查,结果妥妥的,就是怀孕了。

女性Omega看着化验单不说话,她的Alpha男朋友反复问了两遍,接着立刻掏出手机给家人打电话,声音兴奋得发抖。接诊的医生看了他一眼,他识趣的出了诊室,但声音里的喜悦却抑制不住:“妈,她怀孕了……”

女性Omega却冷静得不行,盯着化验单看了半天,突然问:“我能不要这个孩子吗?”

喻文州和当天坐诊的刘医生一起惊讶的抬头看她。

女孩子还是很冷静,说:“我才念大二,他标记我的那一次没想到就怀上了。我想把大学念完。”

刘医生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把化验单拿到眼前仔细看了一遍,又递给喻文州看。喻文州第一个找的项目就是Ω酮,果然远远低于被标记Omega的正常数值。

会产生这样的结果有多重可能,有可能这个Omega很难被标记,也有这个Alpha并没标记上她。怪不得她能说出自己心里想的话。喻文州突然有些羡慕起来。

男Alpha打完电话,兴冲冲的跑回诊室,拉着女孩子的手热切的问:“医生,需要做什么检查?她下学期应该要休学,开假条是找你们吗?她胃口不好,需要开药吗……”

他话没说完,就被女孩子打断了。

“这个孩子不能要。我吃了药,后来还喝醉过。”

男孩子愣住了,女生迅速转向刘医生,说:“我吃了事后避孕药,口腔溃疡吃过消炎药,后来游泳感冒了还吃了感冒药和消炎药。”

刘医生和喻文州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刘医生只好问:“吃了多少?”

“感冒药和消炎药都不只一盒。”说完女生还回忆了一下药名。

最后刘医生建议停止妊娠。刚才兴高采烈的男孩子垂头丧气,快要哭出来的拖着沉重的脚步一边走出诊室一边又一次给他妈打电话:“妈,我没想到……”后面的话消失在了走廊外。

有怀上了不想要的,就有怀不上拼命想怀的。光顾孕产科的除了AO情侣,还有Beta夫妻。许多Beta夫妻想要孩子,但Beta的自然生育率不到30%。这一天除了早上的这一对AO情侣是怀了不想要的之外,还有几对产前检查的AO伴侣,此外几乎全都是希望怀孕的Beta伴侣了。

喻文州从念医科到现在,实习这么久,见过的怀了想拿掉孩子的Omega一只手都能数的出来。从前他以为像自己这样不想结婚不想被标记更不想生孩子的Omega应该是极少数,但亲身体验过Ω酮的厉害之后,他忍不住想,应该会有很多人和他一样,但被生物本能压制了主观意愿。

过了几天,和黄少天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告诉了他自己的想法。

黄少天听完,敏锐的瞥了他一眼,微笑着说:“O的情况我不太清楚,但是应该也是有A对结婚生小孩没兴趣的吧。当然A本质上最热衷的就是征服,不过大家都是现代人,征服的手段也有很多种,不是一定要标记和让对方生孩子的。”说完又补充说:“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和我喜欢你是没有冲突的。”

他们才刚在一起,就像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恨不得一天24小时有18个小时在一起。有好几次晚上两个人聊微信,一直聊到喻文州眼皮打架,手机从手上砸到脸上,还舍不得停下来,撑起眼皮最后还要回一句话。一到周末,更是常常连约两天。

要说夏天最热门的运动,当属游泳。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是珠江边长大的,天气一热就呼朋唤友的去游泳了。喻文州这边叫的是郑轩,黄少天那边叫的是徐景熙,还有他舅舅魏琛。

喻文州平时对魏琛非常尊敬,他和黄少天假戏真做时日尚短,还没有适应魏琛从导师到(未来)舅舅的身份转变。本来约好出门的时候很是兴高采烈,但看到魏琛就顿时收敛了言行,一副乖巧的鹌鹑样。

但魏琛对喻文州就没什么导师的架子了,在黄少天和徐景熙排队换票的时候,居然还摸出烟递给他,说:“来一根?”

喻文州啼笑皆非的看着自家导师,意思一下的接过了。魏琛又递给郑轩一支,还主动帮他们点上火,服务不可谓不周到了。因此,当黄少天拿着换好的手牌走过来时,看到的就是他们三个躲在树荫下吞云吐雾的模样。

夏天的水上乐园里尽是一起出动的全家老小,几个宅男换了泳裤,一个塞一个的白。这个时候黄少天就开始无耻的秀恩爱了,要么拉着喻文州的手,要么勾肩搭背,下了水更是公然在水里搂搂抱抱,徐景熙没眼看的拉着魏琛和郑轩,指着黄少天和喻文州:“看,一对狗男男!”

黄少天特别欠的一摊手:“不服啊?不服来追我啊。”

于是三个Beta毫不客气的对他展开了水花攻势。喻文州惨被殃及,猛吸一口气游出五六米开外躲出战团,靠在泳池边笑着看那一片水花四溅。黄少天以一敌三,被水花打得睁不开眼,就深吸一口气潜到水下,抱着徐景熙的腰往水里拖。只见一阵兵荒马乱,不知谁的泳裤居然被甩了出来。

喻文州笑得直不起腰,这些人真是够了!他担心等会儿泳裤找不到,有人可能要当街遛鸟,忙朝泳裤甩出来的方向游过去,但还没到地方,就有人从水里钻出来,把那黑底红花的泳裤递给他。

“是你朋友的吧?”

喻文州点点头:“谢谢了。”

那男人比喻文州要高出半个头,肩膀也更宽,皮肤更是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他把脸上的水珠拂落,又摘下游泳镜,对着黄少天他们打闹的方向扬扬下巴:“你怎么不过去和他们一起?”

喻文州笑着摇头:“他们太疯了,干不过。”

那男人又打量了一番喻文州:“会游吗?”

“能浮起来,游不快。”

“自由泳?”

“蛙泳,”喻文州歪着头想想,“有时候慌了就变成狗刨了。”

男人也笑了,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要不要我教你?”

这下轮到喻文州吃惊了:“啊?”

 

黄少天他们打闹一会儿,被扯掉泳裤的郑轩主动投降。黄少天得到了这个人质,一跳跃上他的背,叫嚷着你们的同伴已经落到我手里了,快点放下武器投降。

郑轩扭动身子几下抖落这只无尾熊,对着又一次扑上来的黄少天放出了杀手锏。

“你看,你家喻文州旁边那个男人是谁?”

三个Beta和一个Alpha一齐安静下来,目光炯炯盯着在泳池那一端甩着黑底红花的泳裤玩的喻文州,和他旁边比他高出半个头的陌生男人。

“聊得很开心啊。”这是徐景熙。

“我是闻不到,不过要是文州用的是去味喷雾,这一下水,不就都冲掉了么?”魏琛拍了下黄少天的脑袋,“你闻到他信息素的味道了么?”

黄少天无言以对,下水之前没闻到,一下水他们就开始疯,还真没有留心。

四个人欲盖弥彰的盯着看了一会儿,喻文州笑眯眯的,手里甩着泳裤的转速倒是越来越快了。旁边的男人一边跟他说话,一边还兴致勃勃的比划蛙泳的动作。

“当一个Omega还真是亚历山大啊。”这是郑轩。

“老实说,你家文州身材不错,皮肤也好,不怪有人会看上。”这是徐景熙。

“我说外甥,你打算什么时候标记他?”这是魏琛。

黄少天沉吟片刻:“这要看他的意思。”

只是这边盯着看了两三分钟,加上之前打闹的时间,这挖墙角也太明目张胆了!

“黄少,还能忍吗?”这是徐景熙。

黄少天当然不能忍,他正要一跃而起,只见喻文州对那人笑笑,头往水里一沉,径直朝他们游了过来。

“我说外甥,”魏琛按在黄少天肩膀上的手紧张的用力,“可不要乱吃醋,这对Omega来说是难免的,这是生物本能!要怪只能怪你,谁叫你没有标记他。”

“说不准他们就只是聊了两句,这是展现你身为Alpha的胸怀的时刻了。”徐景熙也莫名的燃了起来。

只有郑轩,忧伤的往后面躲了躲,在一个Omega面前遛鸟,就算是Beta,也是有羞耻心的呀。

喻文州从水里钻出来,手里举着那条黑底红花的泳裤,一把抹掉脸上的水珠,兴致勃勃的说:“打完了?这谁的?快谢谢我!”

 

TBC

更新啦,我表扬我自己(*^▽^*)

评论 ( 18 )
热度 ( 185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