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ABO】生物本能-14

#黄喻ABO,如有不专业的地方,请温柔指正


14、

黄少天赶在星期天上午回来了。他从机场出来就约喻文州见面吃饭,喻文州很愉快的答应了。但见面之后,他却发现,喻文州身上有其他Alpha的味道。

吃饭时两人对坐,中间隔了桌子,黄少天还能清楚闻到。Alpha对其他Alpha的信息素会本能的排斥,尤其现在喻文州身上的味道还不小。

在喻文州欠身拿纸巾的时候,黄少天顺手帮他递了一下,那一刻他们距离很近,其他Alpha的信息素扑了他一脸,黄少天非常肯定,喻文州身上的Alpha味道,是从他颈后的腺体里散发出来的。

就好像……被标记了一样。

黄少天再也忍不住了,但开口的时候还是尽可能用了柔和的玩笑语气:“你身上有其他Alpha的味道哦。”

他说话的时候喻文州正在夹一块麻婆豆腐。医学生的手都很稳,喻文州曾经不止一次在吃饭的时候表演过筷子夹嫩豆腐的技巧,但此时,随着黄少天的话,喻文州的手不易察觉的抖了一下,豆腐在筷尖碎了。

黄少天说完,一直期盼的看着喻文州,等着他惊讶的闻闻自己身上然后说“可能是在路上被沾到了吧”,或者“不就是你的味道吗”这之类。但喻文州一直逃避和他视线相对,同时好像对用筷子夹豆腐产生了无穷的兴趣一般,又试了第二次、第三次,才稳稳的把一块豆腐夹回自己碗里。

他没什么兴趣一般轻描淡写的说:“发情期刚过。”

黄少天一激灵,立刻明白了:“你上个星期给我打电话,是想告诉我这个吧?”

“恩,”喻文州又夹了一块豆腐,现在他能准确的一次成功夹起豆腐了。

黄少天难受极了,脱口而出:“你应该告诉我啊。”

喻文州轻叹着笑起来,放下筷子,认真的看着黄少天,说:“你不是在出差么?况且我们……”

况且我们并不是真的AO情侣的关系啊……

喻文州非常识趣的话到嘴边留了半句,黄少天顿时哑口无言了。他们没怎么说话的吃了一会儿饭,直到黄少天问“我买了电影票,2点10分的,要不要看?”,两个人才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喻文州赶紧微笑着说:“好啊。”

吃饭的后半程他们聊了一会儿天,黄少天出差很忙,但没忘记给喻文州带特产零食,虽然是在机场买的,但心意实在很可贵,饭桌上的气氛又渐渐轻松起来了。

他们正说笑着,喻文州手机响了,黄少天只看到一串没有标注姓名的号码,喻文州神情也有点迷惑,但接起电话眼神和声音就立刻变得防备。

盯着看别人讲电话总归是不太好,黄少天也拿起手机来拨弄。喻文州惜字如金,从头到尾只听见他说了“和朋友一起吃饭”和“我们还要去看电影”两句,之后就是嗯嗯啊啊语焉不详。

挂掉电话,喻文州主动叫来服务员把单买了。

他们买了爆米花和汽水进电影院,观众很多,但他们座位很好,足见黄少天的用心。他们看完了广告,看完了开场前10分钟,喻文州才听见黄少天凑在他耳边,压低声音恳切的说:“你身上的味道让我有点难受……我能抱抱你吗?”

他们单独相处时黄少天一直很克制,这样的要求是第一次。喻文州惊讶的转头看他,黄少天被屏幕照得半明半昧的脸上,眼睛亮得他不敢逼视。他心虚的点点头说好的。

黄少天把放在中间的爆米花桶塞进喻文州怀里,把两人中间的扶手推上去,从后环住喻文州的腰。温热的呼吸拂在耳边,喻文州顿时感到了一阵心慌气短——Ω酮在强迫他拒绝这个后来的Alpha。

他发情期刚过2天,还在非常敏感的时期,但却几乎已经闻不到黄少天信息素的味道了。Ω酮越俎代庖的指挥着他的身体,强迫他对之前有过接触的Alpha忠诚。刚刚吃饭时两人之间距离比较远,感觉还不明显,但现在这样耳鬓厮磨,简直就像缺氧一样。

他还没有被标记,生物本能就在替他做决定;如果他真的被别的Alpha标记,恐怕就算和黄少天上床,也不会有任何快感了。

他抱着爆米花桶,靠在黄少天怀里。他很久没看电影了,进场前买爆米花的时候那么兴高采烈,现在却连一口都不想吃,汽水也完全不想喝,英语对白一句也进不了他的脑子。黄少天贴在他后背上的胸膛和环在他腰上的手臂简直像刑具一样。他实在是难受极了,可是他相信现在黄少天和他一样难受、甚至比他更难受。这些AO之间的排斥反应他从前在书上看到时,只是苍白的文字,现在感同身受,才明白是多么痛苦的经历。

但是他生怕让黄少天误会他想要拒绝,连动都不敢动弹一下。他想告诉黄少天,要不然你咬一下,想了想还是不敢说。

一直忍到电影的最后20分钟,才终于好转。黄少天的新鲜Alpha信息素打败了之前Alpha残留在他身上的,Ω酮闹腾一番,没有结果,转而表示了顺从。黄少天埋在他后颈贪婪的嗅了几下,感慨又陶醉的说:“我终于闻到你的信息素了。你好香啊。”

喻文州就像刚跑完十公里一样,虚软的靠在他怀里,说:“我也闻到你的了。”

黄少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扳过喻文州的脸,吻上他的唇。喻文州吓得一瞬间睁大了眼睛,保持着怀抱爆米花桶的愚蠢姿势,结结实实的接受了这个吻。

这不是他们的第一次亲吻,之前共度发情期的时候,他们不知道吻过多少次。但对喻文州来说,却仿佛是初吻一般,让他心跳加快,血脉贲张,整个人晕乎乎的,只觉得人生圆满,时间停止在此刻。

黄少天的舌尖勾着他的,最后分开了,还不忘在他唇上舔上一记。飘乎乎的甜蜜笼罩着喻文州,他不好意思的垂着头,怀里还抱着碍事的爆米花桶。黄少天愉快的笑起来,重新把他搂回怀里。

从电影院出来他们都很开心,两个宅男去手机体验店试了最近的新款,兴致勃勃的试拍了好几张,喻文州才把憋了好半天的话说出口。

他说:“下次,万一又这样了,你可以直接咬。”

同意被咬是非常亲密和信赖的表示,在AO关系里,仅次于同意你标记我。

黄少天愣了一下,继而傻兮兮的笑起来。喻文州从没见过他高兴成这样,好像整个人都在发光。

黄少天靠近喻文州,不着痕迹的拉住他的手,骄傲得意又开心的说:“我想,刚才在电影院,旁边的观众肯定烦死我们了。”

喻文州板起脸,装模作样的点点头:“对!肆无忌惮的释放信息素,还在公共场合搂搂抱抱,亲成一团。黄老师,你为人师表,要注意影响啊。”

两个人在宅男扎堆的手机体验店里肆意挥洒恋爱的酸臭味,四目相对好一会儿,黄少天才有些苦恼的摸摸头,说:“其实,刚才的电影,我都没看进去。”

喻文州心有戚戚焉:“我也是。”

“要不我们再去看一遍吧?”

喻文州笑眯眯的:“好啊。”


TBC

友情提示:电影院是公共场合,好孩子不能学他们


评论 ( 8 )
热度 ( 175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