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翔喻、叶喻】笑我落落大方-39

Warning:娱乐圈au,每对CP都滚了,不喜勿入

上一章


39、

他们三人把最后半个小时重新看了一遍。

叶修看样片非常仔细,看完之后还倒回去看了几处细节,最后颇为欣慰的说:“小周,你不错啊。”

周泽楷已经听喻文州说过“8分”的评价,心里已经有了底,再加上叶修的赞许,他点点头。

“不过有几个地方可以再调整一下……”

叶修说着示意放映前进或者后退,详细的讲解了几处的缺陷。开场镜头凌乱是个问题,也是喻文州吐槽得最凶狠的点。但是影片中段之后张力就逐渐显现出来。镜头朴实,很有一点大漠黄沙的粗粝劲儿,动作戏也是硬桥硬马干脆利落。叶修指导这几处要调整节奏,那里又如何改变色调,周泽楷开手机录音,两人交流和讨论,喻文州倒是只有啃鸭脖子这一件事可以做了。

他们一讨论就讨论过了饭点,叶修还意犹未竟,只是他手机又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不得不起身,说:“好,中午就不陪你们吃饭了,下午你们自行安排,晚上再一起吃饭。”他说完又看着喻文州,问:“没问题吧?”

喻文州也痛快,伸出手:“车借我用。”

叶修飞快的发了一条语音,安排秘书去他办公室拿车钥匙过来,然后对周泽楷说:“你们商量一下宣发的事,我现在去争取帮你把国庆档抢回来。”

喻文州兴致勃勃的看着他:“现在还能插得上队么?”

叶修努努嘴,做了个拜拜的手势,先行离开了。

放映室里又只剩下了周泽楷和喻文州两个。叶修离开的空档让房间里短暂的安静了一会儿,但秘书很快进来,直接把车钥匙送到了喻文州手上。

“需要我帮你们订餐吗?”

喻文州促狭的看了一眼周泽楷:“不用了,我们出去吃。”

秘书倒是机灵,说:“周先生不方便去人流量大的地方吧?给你们订个包房可以吗?韩餐、日料、意大利菜、越南菜、法国菜还是……”

周泽楷从喻文州手里拿过钥匙,说:“不用了,我们出去吃。”

他们直接到了停车场,中途周泽楷打了个电话,吩咐方明华不用过来接自己了,下午给他放半天假。他们熟极了的各自从驾驶座和副驾上车,周泽楷问:“想吃什么?”

“找个安静的地方,我有事要和你说。”

周泽楷打开导航,把喻文州带到了20分钟左右车程的一个酒店,停车之后喻文州并不急着下车,问:“吃什么?”

周泽楷说:“你说找个安静的地方说事情,我想,要不,就到我酒店房间吃吧。安静,而且安全。”

喻文州隐隐不悦:“我是出来吃饭的。”

周泽楷肯定的、毫无罅隙的说:“就是吃饭,没有别的。”

喻文州警惕的看了他一眼,还是下车了。

他们进房间点了餐。喻文州看到是个大床房还有些意外,毕竟蓝雨对外的要求,接待周泽楷这样级别的明星必须是豪华套间。在等餐的时间里,周泽楷先去烧了一壶水晾着,接着戴上耳机,打开笔电,把之前叶修指点的地方记录下来。他自觉的坐在床上做事,把写字桌和圈椅留给喻文州。喻文州坐了一会儿,周泽楷突然又摘下耳机,给他倒了一杯水,把电视打开调到B卫视,最后把遥控器放到喻文州手边。

“我一会儿就弄完,你先看电视。”

以前在喻文州家里,他们也经常这样相处。喻文州在日光室的沙发榻上按着遥控器,周泽楷在厨房里煮东西,或者歪在沙发上看剧本。熟极而流的相处,喻文州拿起遥控器甚至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餐没让他们等太久,门铃响起时周泽楷一跃而起去开门。服务员进来时眼睛里闪着好奇的探究,但看到是个男人之后就萎了。

喻文州吃了一肚子车厘子和鸭脖子,其实并不太饿。但周泽楷真的是饿了。喻文州慢悠悠的看他狼吞虎咽,等他吃饭的节奏慢下来,才说:“电影拍得不错。”

周泽楷意外的看着他。

如果让喻文州来形容,就是朗眉星目里慢慢的绽放出光芒来。周泽楷咽下嘴里的饭,喝了口水,难掩激动:“你真这么觉得吗?”

喻文州用勺子敲了敲碗:“先吃饭。”

周泽楷吃了两口,看喻文州没怎么动他的酸辣海鲜泡饭,问:“是不是不好吃?我再给你叫别的?”

喻文州摇摇头:“我不是很饿,你多吃点。”

他们又吃了10分钟饭,两人都吃饱了。周泽楷还点一大盘水果,他为喻文州的杯子里续上水,热切的看着他。

“文州……”他甚至试探着抓住了喻文州的手,“你真的原谅我了么?”

喻文州也没有立刻挣脱开:“是的,我原谅你了。”

周泽楷拉着喻文州的手,难掩喜悦的傻笑了一会儿,才问:“你是要跟我说什么事?”

喻文州看着他,仍然让他拉着手,淡淡的,没什么情绪的说:“我们分手吧。”

周泽楷脸上的笑容慢慢黯淡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震惊、悲伤、不解,他匪夷所思的看着喻文州,半晌,才不可置信的说:“你不是说原谅我了吗?为什么要分手呢?”

喻文州说:“谈不上原谅吧,我当时对你提的,并不是什么光彩的要求,你不愿意,我其实也不应该怪你。应该请你原谅我才对。”

周泽楷紧紧抓住喻文州的手,但这次他没着急开口,而是酝酿了几秒,才说:“不,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我知道你对我好,你不容易,是我太不懂事了。我……我以后不会了。”

相对于周泽楷的着急忧虑,喻文州平静得不可思议:“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是爱翻旧账的人,对我来说这个事已经翻篇了。是我从个人感情角度出发,觉得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周泽楷怔怔的看着他:“你不喜欢我了吗?”

喻文州点点头:“我确实不喜欢你了。”

周泽楷眼睛里水意弥漫,从他们闹翻了到现在,喻文州一直没有好好和他说过话。争吵在他们中间是非常稀有的,他在为了冷战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而煎熬的时候,始终还是怀抱着希望,觉得过去的亲密关系是可以回来的。但没想到,他等了这么久,只等来了这个。

他难过得哽咽起来,嘴唇哆嗦着,眼泪掉了下来。

“你……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了?我可以改的……”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上嘴摇了摇头。

周泽楷低下头去,眼泪一滴滴落在桌上,他一开口就是控制不住的哭腔。

“我真的会改的……”他艰涩难言,“我再也不会让你生气了……我当时没想那么多……”

喻文州看着他抖动的肩膀,轻轻叹息。

“其实,我们个性不合,就算没有这件事,我们迟早也会为了别的事闹翻的……”

“不会的!我以后都听你的……”

喻文州又叹了一口气。

“我希望私人关系能简单一点、直接一点。但是我是个想得很多的人,你也是有事憋在心里,不会讲出来的人。这样……实在是不太好。”他说着,拿起车钥匙起身:“本来我也不想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但是几个月了,你一直……一直那样……我先走了,你休息一会儿,晚上一起吃饭……”

话还没有说完喻文州就被抱住了。周泽楷紧紧的箍住他的腰,抱得喻文州动弹不得。他泪眼婆娑的自下而上看着他,说:“你别走……”

喻文州长叹一声,说不出话来。

“……你不喜欢我也没有关系,你就当我是个床伴,不行吗?我还会做饭、做家务,我……”

周泽楷把头埋在他腹部,悲伤得就像一条晾在河岸上的鱼,随着他的哭泣,喻文州感到整个腹部都在颤抖。

“……我一定会比其他人都做得好的,你也不能经常和叶修见面,就让我陪你,也不行吗……”

“这是两回事。”

“你就一定要离开我吗……”

认识周泽楷8年了,喻文州第一次看到他失控成这样。他们曾经共度过那么多快乐的、温馨的、浓情蜜意的时光,而现在,他哭得像个失去了一切的孩子。淡淡的凄凉和钝痛充塞在胸口,喻文州轻拍着他的背,说:“我不是要离开你。我不会离你很远,只是,也不会离你很近了。”


TBC

本周三次更新达成

印调还在继续,谢谢大家的参与:印调

评论 ( 38 )
热度 ( 96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