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翔喻、叶喻】笑我落落大方-34

Warning:娱乐圈au,每对CP都滚了,不喜勿入

上一章


34、

江波涛前脚刚接到徐景熙通知,请小周妥善安排时间,准备参与6月下旬A卫视《今晚吃什么》节目的录制,后脚就被郑轩抓到,请他联系小周,找个时间大家开个会。

“有关《荒火》发行的?”

“宣发一起。我们需要了解你们的进度和需求,然后调整我们的时间表。后面每个月我们也最少要碰一次头,到项目关键时刻可能每周、每三天都要碰个头。”

江波涛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但接触到这些领域还是头一次。看他愣了一下的模样,郑轩凑过来笑着用食指弹了下他的胳膊:“那就麻烦了,江总?”

江波涛赶紧澄清:“我的郑大总监,别寒碜我好么?”

郑轩笑嘻嘻的:“你别谦虚呀。你们小周要单飞,我们喻总情深意长,凡事let it go,你将来肯定是周氏影业的行政副总啥的,我这是提前恭喜啊。”

“千万别这么说,我们小周可没这个意思。”江波涛举起手,“我们刚续约了,5年!和3年前一样的条件,你可以问景熙。而且喻总还亲自安排了工作,6月底我们要去录综艺。”

郑轩闻言,饶有兴味的打量起他来。

“这倒是个要注意的方向。你看了匿名论坛上的帖子没?”

江波涛苦笑:“哪有你们消息灵通?”

郑轩不说二话,转发了一个链接。江波涛打开一看,标题十分有特色:《ZZK和烂鱼掰了?》

匿名论坛上充斥着各种黑称和缩写,蓝雨一直被叫“烂鱼”郑轩是知道的,一个是取谐音,一个是讽刺老板喻文州。他点开看下去,帖子里列举了从去年到今年蓝雨的拍摄计划和周泽楷的工作情况,得出结论:1、蓝雨已经把力捧的对象转向了孙翔、戴妍琦等人,不仅去年,连今年也没有给周泽楷开戏的计划;2、周泽楷攀上叶修这个高枝,准备把蓝雨用完就丢,证据就是《荒火》的出品人只有周泽楷工作室和兴欣影业,蓝雨出了拍摄团队和宣发团队,吃苦受累是蓝雨,挣钱又体面的是周泽楷工作室和兴欣。

帖子里还八出了蓝雨前几年怎样砸钱捧周泽楷、帮他攒文艺片裤子都快赔光的事,分析说喻文州当时的决策应该是不得已,可能那个时候周泽楷就已经提出了要冲奖的要求。因为喻文州只是个写青春小说起家的,干影视主要为利,其次为名,早年和叶修合作得很好,但自己在兴欣话语权下滑(《谁来吃金汤肥牛面》女二带资进组加戏之后),就立刻跟叶修拆伙了。偏偏之后叶修还一直明里暗里帮他(叶修的出身决定了他没那么计较),可见这人本质是利益至上有风驶到尽的。估计《骤雨穿云》之后,喻文州手里有了孙翔这张牌,就迫不及待的和周泽楷掰了,否则从去年到今年就不会一直空着他了……

江波涛看了不到50层就关了网页,问:“这谁放的料?”

郑轩特别坦然的一笑:“黑子又不是从今天开始盯着你们小周的,他蹿太快了。”

江波涛说:“但是这个份量很重,半真半假,特别洗脑。”

郑轩认真的看着他:“对。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因为《凝清光》签了A卫视,B卫视刚逼喻总签了个补充协议,关于收视率和付款的。你可以发挥想象猜一下是什么内容。”

江波涛一听就明白了,B卫视必然是逼着喻文州签了收视率必须达到多少,否则付款要打折扣的协议。业内这种协议条款特别苛刻,刁钻一些的甚至会详细到要求开播收视率多少、中段平均多少、收官多少,达不到的话,购剧款会跟着打折或者拖延,逼得制作公司只好去买收视。但是偏偏很多刷收视率的,就是卫视电视剧采购部门的关系企业,让制作公司苦不堪言。

他还算理智,并不纠缠内容,只是问:“告诉我这个没关系?”

郑轩搓了搓手,说:“这事瞒不住,因为前期传的都是B+S,现在换了A卫视,是个人都会去打听。B卫视也是从S卫视这边曲线了解到喻总碰壁了只好去签A卫视,才敢坐地起价的。”

所以,喻文州这次S卫视吃瘪,花钱无数却收获未果的事,只怕在业内已经传遍了。江波涛都替自家艺人头疼了,皱着眉头愁眉苦脸的问:“你觉得喻总是个记仇的人吗?”

郑轩笑笑:“他记不记仇我不好说。我跟你说这些,是因为我们还在负责《荒火》的发行,无论因为什么原因,干不好都影响年终奖。让你家小周早做准备吧。”

 

江波涛从蓝雨那边回来,就跟周泽楷完完整整的汇报了一遍。周泽楷默不作声的把那个扒皮帖子看了一百多层,抬起头,眼睛都红了。

“我没想到会这样……”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江波涛安慰道,“《荒火》多卖点,堤内损失堤外补吧。”

晚上,周泽楷考虑了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给喻文州写了一封邮件。

“文州:

“我再一次为我为你添的麻烦道歉。你对我那么好,无论你要求我什么,我都应该毫不犹豫的答应你。我没有考虑你,只顾自己的心情,你现在不想理我,我非常难过,我不想和你弄成这样的。

他想起那一次喻文州醉后吐露的“烦啊,烦死了”、元旦一大早带他去烧的香以及腊月二十八到S市的“办事”。喻文州确实不愿意让他去陪睡,并且曾经为此深深的烦恼过,甚至到了求助于那些莫须有的力量的地步。他却对此懵然不知,完全不明白喻文州曾经一力隔绝了外面的风雨,独自坚持用温暖的柔情来对待他。

“事到如今,我知道我说我对你的感情全都是真的,可能你会觉得很可笑。但我真的没想过要单飞,我就是想要变得对你来说更重要,我想要你爱我也像我爱你一样。

他敲打着键盘,泪盈于睫。他演过那么多恋爱的戏,他在镜头前微笑、流泪,他对着戏里的对手演员讲山盟海誓,说此情不变。他已经拿过了两个影帝,被评价为是极有天赋的演员,就像一个空杯子,无论哪个剧本倒进去,都能变成剧本里角色的模样。但直到今天,他才知道,他以前,不过是用技巧用本能用条件反射在演戏,那些悲喜苦乐,那些讲不出来的痛彻心扉,从来没有真的到达他的心底。

信写不下去了。真正的难过,又哪里是能讲得出来的?他匆匆忙忙按下了发送,然后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

窗外是城市的灯火辉煌,他独自在孤灯之下,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机械的女声:“您拨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眼前突然模糊,滚烫的泪滴落在手机屏幕上。他是红得无法独自上街行走的明星,他在微博上随便发点什么,立刻有几十万人如获至宝一般疯狂转发。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人爱他,但他却从没有哪个时刻像现在一样孤独。


TBC

恩,2018最后一更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更新完我去看龙哥的跨年演唱会了

评论 ( 40 )
热度 ( 90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