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翔喻、叶喻】笑我落落大方-31

Warning:娱乐圈au,每对CP都滚了,不喜勿入

上一章



31、

喻文州一口气把车开到工业区,才在路边停了下来。

工作日的下午,阳光很好。还没过正月十五,工业区很多工厂还没开工,路上几乎没有车辆,路边几乎没有行人。柏油马路干净得仿佛一尘不染,路边的绿化带枝叶青绿。

喻文州在初春下午暖洋洋的阳光里下车。阳光照得他微眯了眼,像餍足的猫。

他靠在车门上,掏出手机来给郑轩打电话。

“不要再跟S卫视磨下去了,另找别家吧。你目前接触了哪些?”

电话那边郑轩反应很快:“……好。A卫视和Z卫视都接触了,也都有购买的想法。”

喻文州迎着阳光:“那你看一下,哪家条件更好,尽快定吧。离暑期只有几个月,不能耽误了。”

一辆车从他面前飞快的驶过,带起的风裹着灰尘和尾气扑在他脸上。

郑轩说:“好。我尽快定,本周一定回复给您。”

天空很蓝,笔直的柏油马路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刚才驶过的汽车已经看不见了。但喻文州却说:“还有,去找两个小模特。”

即使隔着电波信号,还是能清楚的感到郑轩愣了一下。但他反应始终很快,说:“好。几个?”

喻文州说:“两个,一个男的,一个女的。”

挂掉电话喻文州才肯仔细看一眼手机屏幕。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未读微信,只有几条垃圾短信。天气这么好,只要走出房间,就能发现春天已经来了。他把手机设置成静音,发动车子。

G市周围有几个卫星城市,喻文州既不想回家,也不想去公司,他一路随便乱开,在每个路口,哪个方向绿灯就走哪个方向。直到天黑,正好肚子饿了,看到路边一家比较大的清吧,就地停车进去了。

一路上电话振动了几次,他没有理睬。他已经做出了决定,就不会想那么多了。从前如此,现在亦如此。任何决定都会有取舍,你必须弄清楚,你最想要什么,此外的都可以舍弃。

他没打算彻夜不归,但是也实在不想现在回去。每个人都有想要独处一会儿的时候的。他进清吧,点了煲仔饭和咖啡。

天已经全黑了,喻文州坐在窗边,在行道树繁茂的枝叶掩映中,街灯、车灯和远处大厦的灯光交相辉映。似有若无的钢琴声轻柔的流淌,他突然很想看看手机。

可是看了又怎么样呢。

戳破谎言的人都太心狠手辣了,谎言本身多美好。

不知不觉他眼睛发热发胀,尽管身边没有熟人,他还是下意识躲闪了一下。男人是不能难过、软弱、流眼泪的,这个世界不允许。为了缓解情绪,他在大厅里张望了一下,发现中央的圆台上,原本以为只是装饰的三角钢琴前面,居然坐了一个小姑娘,正在演奏。而她现在弹的曲目,正是《骤雨穿云》的原声音乐。

《骤雨穿云》是一部地道的文艺片,讲述的是自幼父母双亡的两兄弟互相扶持成长的故事。这一类电影是各类奖项评委的心头好,周泽楷在电影里扮演哥哥,穿着粗大的旧衣服,脸上涂着黑粉,头发乱蓬蓬的。现在小姑娘演奏的这一段原声音乐,是哥哥生平挣了第一笔钱,带着弟弟去吃一直渴望的路边麻辣烫时候的音乐。旋律切合主题,温暖柔软,细腻生动,就像旷野里拂过脸颊的微风,带着远处的花香,充满了让人沉醉和感动的力量。

《骤雨穿云》的音乐是喻文州亲自审核通过的。他知道这有点外行指导内行,但作为一个写字出身的,他对自己的审美还是有足够的信心。那个时候的周泽楷,为了进入角色瘦了20斤,1米81的身高只有110斤,脸颊整个瘦得凹陷下去,一双眼睛从剪得乱七八糟的头发下面露出来,充满了野蛮生长的灵动和生命力。

无论如何,那是他的心血。过去有关周泽楷的一切,都是他心血的结晶。

他叫来服务员,问:“可以点歌让她弹吗?”

服务员说:“可以。”

喻文州又问:“一首多少钱?”

服务员说:“您在这里消费了,点歌不用钱。”

喻文州接着问:“几首都可以吗?”

服务员说:“她每天弹1个小时,工作时间内,只要她会弹的,点几首都可以,不过要先来后到。”

喻文州写了几个歌名交给服务员:“她会弹哪个就弹哪个吧。”然后又点了两盘小吃。

他在这里花过钱了,所以可以享受让他开心的服务。即使路边随便一家店都懂得这个道理:付了钱的、肯付钱的,就是上帝。微信公众号的推文里流传的恋爱箴言说:给你花钱的人不一定爱你,但不给你花钱的人一定不爱你。

弹钢琴的小姑娘拿到写着铅笔字的纸巾,意外的往喻文州这边看了一眼。他微笑以对,小姑娘也羞涩的一笑,拿IPAD翻了几下,放谱架上开始视奏。

喻文州点的都是周泽楷这么多年主演过的电视剧和电影的主题歌。这些主题歌也都不冷僻,毕竟周泽楷也曾经霸占过许多年的暑期档荧屏。他的路线一直很稳,每年一部电视剧一部电影。电视剧圈粉固粉,电影则是上升通道的敲门砖。

那时蓝雨没有多余的钱,每部戏都处于等米下锅的状态。戏拍完了、在卖出去之前,他连发工资的钱都没有。后来周泽楷越来越红,卖剧和电影票房也越来越顺,他曾经在年会上讲,以后我们会越来越好,再也不会让大家暗搓搓的问HR,这个月到底什么时候发工资。

现在搞得这么困难,也不能说是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人的需求和欲望是在不断升级的。你以为别人会和你一起往前走,殊不知在某个路口,你们其实已经分了手。

小姑娘依次弹来,这些歌,一首一首横贯了喻文州离开叶修之后的岁月,那些日子都是和周泽楷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他能说什么呢,求仁得仁,不过如此。

咖啡冷了,小吃也没有动,他看着窗外街上流动的光晕,不知不觉模糊了双眼。

“请问……”

柔软的问询从桌边传来,他一愣,下意识连眨好几下眼睛驱散眼前的雾气,修饰了表情迎向声音的方向。弹钢琴的小姑娘正面带微笑看着他。

“没打扰你吧?”

喻文州回以微笑,轻轻摇头。

小姑娘在喻文州对面坐下,说:“谢谢你点歌。”

喻文州不解:“谢我?”

“一般来说,没人仔细听我弹琴,我就是给大家吃饭增加点背景音乐罢了。他们选择雇人弹而不是喇叭放也是为了逼格高一点。但是你不光听了,还点歌,谢谢你。”

喻文州微微颔首。

小姑娘双手托腮,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喜欢周泽楷?你点的都是他演过的电视剧和电影的歌。”

喻文州愣了一下。没想到,第一次直面这个问题,居然在此时此刻,由一个陌生人来提起。一种凄凉浅淡的宿命感流遍全身。他淡淡的微笑,第一次恐怕也是最后一次的说:“是的。我喜欢周泽楷。”

小姑娘轻轻叹了口气:“我以前也喜欢他。但是现在不喜欢了。”

喻文州微微动容:“为什么?”

即使到了这个地步,他还在为有人不喜欢周泽楷而感到不满,想要寻根探底,想要扭转改变。

小姑娘望着窗外想了想,说:“我觉得他其实并不关心粉丝为他做了什么。他话不多,你以为他是腼腆,但我们为他拼命刷票打榜也好,还是不眠不休怼黑子也好,他就算说谢谢粉丝谢谢你们关注我,我觉得也是不走心的。”

喻文州不易察觉的把小吃往小姑娘面前推了推:“你具体是因为什么事对他脱粉的?”

“也没有具体的事吧,”小姑娘拿起一个巴旦木来剥,“就是有一天,突然觉得喜欢他真是好累啊。那种热情突然就消散了。”

喻文州心有所感的看着她:“爱像一场重感冒?”

小姑娘琢磨着,在把巴旦木送进嘴之前肯定了喻文州的说法:“对,爱像一场重感冒。”

他们各自怀抱着叵测的不可知的心情,露出了深藏着故事的微笑。

小姑娘拈起一枚杏仁:“我觉得,你心情不太好。”

连陌生人都能看出来。喻文州也不预备再隐藏了。只有正视现实,才能放下一切,重新开始。

他说:“我失恋了。”

 

从清吧出来,上车之前,喻文州又掏出手机看了看。

有8个未接来电和12条未读微信,其中有5个未接来电和8条未读微信是周泽楷的。他一条一条看过去。

第一条,周泽楷说:“对不起文州,我刚才是一时糊涂,我愿意去。”

第二条,周泽楷说:“我没有别的意思,请你不要生气。我愿意听你的安排。”

第三条,周泽楷说:“你看到我的留言的话,麻烦回复我一声好吗?”

第四条,周泽楷说:“麻烦你接我的电话,我跟你道歉,请你原谅我。”

第五条,周泽楷说:“你去哪里了?求你接我电话好吗?你说什么我都愿意。”

……

喻文州看完一条删一条,删到倒数第三条的时候又蹦了一条出来:“你以前答应过我不管我做错什么都原谅我的。我知道错了,求你不要不理我。我下次不会了。”他面无表情的把周泽楷从微信联系人列表里删掉拉黑了。

他按了车钥匙拉开车门,正准备上车,手机在他裤兜里疯狂的跳动起来。他沉下心,深吸一口气,掏出一看是周泽楷,二话不说按掉并且拉黑了。


TBC

又爆字数了

按提纲来说,还有12章,但是我对我自己对字数的控制实在没有信任

快8W字了,扶额

评论 ( 56 )
热度 ( 99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