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翔喻、叶喻】笑我落落大方-28

Warning:娱乐圈au,每对CP都滚了,不喜勿入

上一章


28、

喻文州在《荒火》剧组众人面前接过周泽楷的行李,直接推着他上了自己的车。剧组基本上都是蓝雨的人,见怪不怪,少数两个外请的演员看到了,和副导演嘟囔几句“你们老板还帮艺人提箱子啊”,就笑笑四散而去了。

2月底的G市,车里暖气很足,周泽楷穿着灰扑扑的大棉袄外套,深蓝牛仔裤和运动鞋,喻文州还不放心的打量他,最后伸手在他腿上摸了一把:“你冷不冷啊?”

没见到面的时候,周泽楷纵然有百般的猜测、万般的心思,但一见到面,这些纠结的心情立刻就烟消云散了。心爱的人亲自来接机,拉着自己就跑了,还有比这更甜的么?

他一把抓住喻文州的手,喻文州赶紧抽出来抓住方向盘:“开车呢!”

周泽楷干脆把副驾座位往后推,半蹲半跪的从座位下面凑过来。

喻文州好气又好笑的打开他爬上小腿的手:“周泽楷你老实点啊!”

周泽楷的回答是学了声猫叫。

喻文州捏了捏他下巴,又摸了一把他的脸,说:“乖一点,马上就到家了。”

他们一进门就拉扯着进了卫生间,洗澡时喻文州还坚持给周泽楷涂抹沐浴露,但周泽楷的手就直奔屁GU上的两坨软肉和隐藏其中的后xue去了。洗到后来喻文州整个人软绵绵的挂在周泽楷身上,周泽楷倒是发挥了秋风扫落叶的本事,飞快的帮两个人冲洗干净,连头发都吹干,然后直接把喻文州扛到床上去了。

进去之前他还记得戴上tao子。十几cha之后喻文州就开始神志不清了,两个月不见的周泽楷晒黑了,身材更精悍,也更狠了。喻文州只记得自己一直在又哭又喊,she了几次不清楚,换了几个姿势也不记得,只是柔顺的任由周泽楷摆弄。

这种无限接纳的态度,不知为何反而刺激到了周泽楷心里的某个点。他也知道自己今天有点过分,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从见到喻文州那一刻开始,他就只想抱着这个人,和他无限接近、无限亲密、无限深入的交融。他说不出,也不知道该怎样表达。

完事之后,床上一片凌乱,被子早就被踢到了地上,床单也湿了好几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就扔掉了套子,喻文州全身被ti液糊得黏黏腻腻,腿也无力合拢,嗓子更是哑得说不出话来。周泽楷扯了纸巾帮他潦草的擦了一下,从地上捡起被子来给他盖上,去卫生间放了一缸水,连哄带抱的把他弄到浴缸里泡着,才算是松了口气。

喻文州趴在他身上,半睡半醒的说:“我渴了。”

周泽楷拿水给他喝,喝了两口又去亲他,从他嘴里抢水喝。喻文州推又推不开,躲又躲不过,只能背过去不让他亲到,但体力上毕竟差了一大截,最后被按在墙上结结实实的从嘴唇亲到胸口。

“这一缸水还不够你喝,非要抢我这一口……”

他嘟囔着,不料周泽楷却含着一大口亲了过来。

嘴对嘴喝了两口,喻文州彻底放弃了抵抗。这时周泽楷也不和他闹了,让他靠在自己肩膀上,杯口倾斜,一小口一小口的喂他喝水。卫生间里灯光暖黄,喻文州柔顺的偎依在他怀里,眼里只有他一个人,周泽楷觉得很开心。

一杯水喝完了,两人靠在浴缸壁上养神,喻文州突然问:“你以后会结婚吗?”

周泽楷愣了一下,随即脱口而出:“那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喻文州轻轻的笑了,抬手抚摸周泽楷的脸,语调温存:“你这么好,要是你家人知道你要和我结婚,会打死我的。”

周泽楷心里钝钝的痛了一下:“那以后,你要是结婚了,我帮你带孩子。”

喻文州在水下抚摸着周泽楷的腹部,拨弄他的毛发和现在乖巧温顺的器官。即使在这种状况下,尺寸仍然十分醒目。喻文州靠在他胸口,耳边是他不断搏动的心跳。

“你这么好看,将来孩子一定也是最好看的。”

一股很浅的,不好的预感在慢慢上升。喻文州今天的话一直很不对劲。周泽楷努力想假装自己并不知道需要他陪睡那件事,问:“你就那么想……让我和女人在一起吗?”

喻文州忙抬眼看他:“你不高兴了?”

“我不会和不喜欢的人睡的。”

他认真的、信誓旦旦的说,恨不能有超能力,让每句话都立刻刀劈斧凿的刻在墙上,让喻文州知道他的心意。

喻文州浅而温柔的笑着,捧起他的脸。

“但是喜欢是件多短暂的事啊。我既不是你第一个喜欢上的人,也不是你第一个睡过的人。你是先有过别人,然后才有我的啊。”

周泽楷着急的看着喻文州。他本来就不是能说会道的人,现在逻辑也不占上风,就更说不出话来了。喻文州轻叹着,爱怜的拥抱住他:“如果你喜欢谁喜欢到难过的地步,那就一定不要和他在一起,早点分开比较好。”

周泽楷难过的想,这是要甩了我吗?

但是他绝不能说出口,他不敢去试,只能转移话题:“就像……你和叶修那样吗?”

喻文州愣了一下。

“我们是没办法才分开的。”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那个戏……我说的是《谁来吃金汤肥牛面》,女二带资进组,疯狂加戏,我不愿意,但是他拒绝不了。我跟他说戏不是这么拍的,钱也不是这么挣的。他说我们不可能每一部戏都谈艺术,我们得先活下来,再说你那也就是个青春小说,我们挣了钱以后才能拍更高级的东西。”

周泽楷无声的拥紧了心爱的人。

“那个时候我只负责编剧,叶修既是导演,又还兼着制片人,回剧组拍戏,出剧组找钱……现在一想,确实是我不对,钱就是那么重要的东西。”

他看着周泽楷,难过的、沉痛的说:“叶修是对的,他现在平衡得很好,每三部戏一部挣钱、一部冲奖、一部拍来玩随心所欲,他基本上已经自由了。我还远远没能到达他那一步。”

所以才需要我去陪睡吗?这句话在周泽楷嘴边打转,转了好几圈,又被他咽下去。不,喻文州并没有开口,他或许、可能,拒绝了那个雷主任,因而损失了一大笔,此时正不太高兴,所以有点伤春悲秋,甚至还后悔为什么喜欢了自己……这不是不可能的,喻文州为了他贴钱又不是第一次了……

希望是一粒小小的种子,但是一落进心里,就会迅速钻入泥土、生根发芽。周泽楷怀抱着这突然萌发的希望,越想越觉得事情可能就是这么发展的。他突然又有了信心,说:“他是对的,但是你这样也很好。”

喻文州仰起脸看他:“真的么?’

周泽楷点点头。

“钱总会挣到的,而且,还有我呢。”

他抓住喻文州的手,贴在自己胸口。

文州,你还有我呢。


TBC

恩,所以,大家觉得呢?

评论 ( 18 )
热度 ( 85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