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翔喻、叶喻】笑我落落大方-26

Warning:娱乐圈au,每对CP都滚了,不喜勿入

上一章


26、

叶修玩味的笑起来。

他坐起身,看着身边仰天躺着的喻文州,说:“说起这个,我倒是想问你……如果那个女人想睡你,你答应吗?”

喻文州抬起胳膊挡住日光,瞥了叶修一眼。

“为什么不答应?当然答应。”

叶修含着笑,又问:“那要是她想睡孙翔呢?

喻文州沉吟片刻:“戏是蓝雨开的,孙翔是蓝雨的艺人,又是大男主,如果实在没有其他办法,那也只有让他去陪睡了。”

叶修说:“这么说的话,蓝雨的老板可以去陪睡,蓝雨的艺人也可以去陪睡;你们小周往大了说是蓝雨子公司的老板,往小了说是蓝雨的艺人,为什么偏偏他就不能陪睡呢?”

喻文州一骨碌坐起来,拧着眉毛认真的说:“不一样的。”

叶修又笑了:“有什么不一样?不能因为你喜欢他,就对他偏心,一碗水端不平可不行。”

喻文州几乎是脱口而出:“我喜欢……”话一出口才觉出不对,忙改口,“这不是一回事,谈不上水端不端得平。”

叶修轻轻笑着,语调亲切循循善诱:“好,那我们换个角度。如果我遇到事儿了,需要你去陪睡,你会去吗?”

喻文州没有丝毫犹豫:“我会。”

“为什么?”

喻文州不假思索的说:“因为我喜……我想帮助你。”

他其实已经知道叶修想把话题引到什么地方去了,为了规避,他刻意更换了词汇。叶修看着远处金光跳动的海面,抓起一把沙子,沙粒从指缝中落下。

“那你怎么知道小周他不想帮助你呢?”

喻文州被噎住了。叶修的问题,一步一步把他引进了逻辑的深渊中。周泽楷曾经对他说,无论你让我干什么,只要你开口,我一定听你的。这是危险又甜蜜的诱饵,最容易让人迷失自我。他必须要时刻保持清醒才行。

他定定神,酝酿了词句,放慢语调,轻轻的说:“因为,奉献和道德,是只能要求自己,不能要求别人的。”

叶修爽朗的笑起来。

“你还是非常冷静的,很难得了。”他赞赏的说,“走,我们先回去吃饭吧。”

话题转得太快了。喻文州收拾起心情,刚要起身,又坐下了。

“那你先把我裤子找回来!还有拖鞋!”

叶修一跃而起:“行!我的祖宗,你坐着千万别动,我给你找,我马上给你找!”

 

最终两人的拖鞋都找回来了,喻文州的泳裤也找回来了,唯独叶修的泳裤,找遍了沙滩也没看到踪影,八成是被海浪卷走了。

叶修遛着鸟把喻文州从沙滩上拽起来,嚣张的说:“这是哥的私人沙滩,哥想怎样就怎样。”

喻文州一脸嫌弃的被拉扯着回去了。

洗完澡换好衣服,晚饭也做好了。叶修请了两位当地厨师负责三餐。晚餐是青咖喱蜗牛、菠萝饭和烤肉,叶修为两人倒上了桃红起泡酒。

喻文州已经后悔再次向叶修请教《凝清光》的事了,但叶修却似乎很感兴趣,饭没吃几口,又开启了话题。

“你是个聪明人,但是这次,你没抓住重点。”

喻文州放下勺子,喝了一口酒,问:“那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你没弄清楚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喻文州垂下目光听着。

叶修扳着手指一一道来。

“你送钱、送东西,她都收了,是吧?”

喻文州点点头。

“你也懂的,按道理来说,他们这种人非常谨慎,不是什么人都能把钱送得进去的。她能收你的钱和东西,说明是有戏的。”

说起这个,喻文州就忧从中来:“前后送过五六次了,腊月二十八我还去S市亲自送年礼。东西她收得没一点儿手软,但聊起来,始终还是要小周。”

叶修也放下刀叉,看着喻文州:“其实她最开始就已经把条件亮出来了,只不过你一直不愿意正视。我问你,她是新官上任,你是前任领导最亲密的合作伙伴。她为什么一定要相信你也能跟她合作得好呢?”

“我是商人,谁让我挣钱,我自然就对谁好。这个道理很简单。”

“对你是这样没错,但对她来说,这是有风险的。既然这样,她又凭什么相信你会忠诚呢?”

喻文州沉默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在他心中盘旋。

“所以,这其实不是钱的问题,”叶修的食指在桌上轻敲了两下,“这就是Power Play。你必须向她展示绝对的力量,或者绝对的忠诚。要么就用通天的钱,要么就用你们蓝雨和你喻文州最宝贝的人,没有第三条路了。”

喻文州默默咽了口口水。

“你是说……她其实不一定会真的睡……?只是要个我的态度?”

叶修用勺子搅拌掏空的菠萝里油亮的饭粒,往嘴里送了一大勺:“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她怎么想的,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也有可能她就是老房子着火看上你们周泽楷了。”叶修在头上比了个手势,“这个年纪的女人,干出什么来都不稀奇。不过我还是倾向于能坐上这个位置的人,会热衷于权力更胜于美色。”

 

《荒火》的拍摄终于接近尾声了。

戈壁上,毫无遮掩的太阳和干燥的空气总是让人感到格外疲劳。全组人拖到这个地步,也几乎都是凭着本能、责任心和意志力在坚持了。尤其是周泽楷,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五、六个小时,整个人晒黑了一圈又瘦了一圈,戏服裤子都快在腰上挂不住了。

拍完就可以回去见到喻文州了,电影上映挣到钱就能回报他了。这几乎是支撑着周泽楷坚持下去的全部动力。

拍《荒火》的初衷,就是为了给喻文州挣钱。这几年他都没为蓝雨挣到钱,甚至去年喻文州为了攒他的大男主电影,搞到蓝雨全员年终奖降等,他实在不想再让这样的事情继续下去。

一个只会花钱,没办法挣钱的艺人,迟早会被打进冷宫。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喻文州已经在捧别人了。孙翔、戴妍琦……喻文州的名单很长,而新年过后,新一年的选秀节目又要开演,新的偶像会源源不断被制造出来。蓝雨再也不会全员围着他一个人转了。

喻文州有多喜欢他也好,迟早会腻的。况且,他似乎也没有那么喜欢自己……

周泽楷忙了一整天,终于可以阖上眼休息一会儿。在半睡半醒之间,思维像脱缰的野马四散奔腾。在意识渐渐涣散之际,手机却突然响起,把他从黑甜的世界里拽起来。

是江波涛打来的微信电话。

周泽楷已经相当困了,他强忍不耐接起电话。江波涛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睡了么?打扰你没?”

周泽楷沉着声音:“你说。”

江波涛清清嗓子:“有个事,要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喻总遇到了点麻烦,可能需要你帮忙。”


TBC

所以大家觉得小周会答应吗

评论 ( 36 )
热度 ( 83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