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黄喻day34】霸道总裁黄少天的救风尘之旅(上)

百日黄喻20181206

霸道总裁黄  X  伪·MB喻


1、

霸道总裁黄少天最近遇到了一件烦心的事:他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但非常不巧,那人是个MB。

这个一见钟情的发生实在是命运的安排。黄总裁青年才俊,小学是理科宅小盆友,中学是理科宅少年,大学以后是理科宅青年,最爱的只有数学和编程,从小没和风尘行业的从业人员打过交道。他也没想到,第一次去,就对MB一见钟情了。

那天他们公司招待正在洽谈中的项目甲方,业务反馈的消息是,对方的负责人就喜欢大那个宝剑。没办法,黄总裁只好陪着去了本市最大最豪华的夜间娱乐场所。

那个地方不要说G市,整个G省都有名。然而如此煊赫的名声之下,却有一个毫无个性的名字:地中海休闲超市。说它有名,表现在几个方面。首先,里面的所有小姐和少爷,啊不,技师或者客户经理,都美艳不可方物。女技师都跟韩国女明星似的,除了发型不一样,都大胸细腰大眼睛欧式双眼皮和尖尖小下巴;男客户经理就都跟Dior的男模似的,身高1米8,腿长1米5,温言软语笑容可亲。其次,据说里面对技师和客户经理的管理,都是现代化的、可持续的、有职业发展规划和退休保障的,养老统筹都买的是五险一金,转正就买,绝不拖延,和那些找各种理由给员工画饼讲什么狼啊羊啊的创业公司完全不一样的。

第三,就是有各种玩法,满足各种层次的需求。可以普通的休闲放松,也可以包房里玩各种个性游戏。那天,黄少天他们招待对方,就是包房里的搞法。

像黄少天这种科技行业的年轻总裁,大多都天纵英才,与常人不同。在他这里的,上高中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不太喜欢女孩子,反而对男人有兴趣。但是既然是陪客,助理张罗来技师们,他也只好尴尬的作陪了。

然而,当天甲方大佬喝得有点多,叫来的技师又是个新手(看脸的结果),总之,服务得不太让人满意,几句话说不好,甲方大佬就拍桌子摔板凳,嚷着“叫你们经理来!今天没完了!”

服务员慌张的跑出去,带着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女性管理人员进来了。甲方大佬一看人家的胸牌是“领班”,更加不依不饶。

“我说要让经理来!不是经理不要跟我说话!”

黄总裁是G市著名的科技大佬,这是进门的时候助理已经通过气的;而甲方则更加举足轻重,领班一听说尊姓大名立刻绷紧神经。只是这个场合,让黄少天尴尬得不行,平时能说会道的他,今晚就坐那里喝菊花茶,技师要服务他也只是说等一会儿。这个时候,他放下当防身工具的菊花茶玻璃杯,也跟着淡淡的说:“叫经理来。”

服务员和领班面露难色,但是骑虎难下,只好灰头土脸的转身跑出去,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黑色工装西服的男性管理人员推门进来了,他的胸牌上写着“喻文州  经理”。

而黄少天就对这个喻文州一见钟情了。

 

2、

那天的事情最后获得了圆满解决。喻文州笑眯眯软绵绵的,但为人处世却非常周到。他拉着技师一个劲的赔礼,又是送洋酒又是送果盘,还送了额外服务和优惠券,无论甲方大佬怎样暴跳如雷,他的笑容就像是刻在脸上了一样。

甲方大佬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看到这么一个年轻人,如此沉得住气,身段低到尘埃里,给足了客人面子;但对自己的员工却保护得那么周到,也没伤了员工的心,多少也有了点欣赏的意思。但总归是一口气不顺,一抬手,说:“小喻,你也是打工的,我不为难你,你让她喝一满杯给我赔罪,我就不计较了。”

喻文州把女孩子护在身后,温柔的笑着,说:“她酒精过敏,我替她喝行吗?”

甲方大佬抱着胳膊向后靠,翘起二郎腿:“那你就喝一瓶。”

喻文州笑眯眯的拿起了开瓶器:“那我就浪费了。”

他啪的打开酒瓶就对着瓶嘴吹。黄少天心猛地揪紧了,居然站了起来。喻文州喝得又快又急,喉咙不停的吞咽,不少酒液从唇边淌下来,打湿了雪白的衬衣前襟。所有人都屏息凝气,黄少天忍了20秒,终于忍不住叫了停。

他转向甲方大佬,说:“这个经理确实是个人物,怪不得这么大的场子他能摆得平。有这样的人物,怪不得能做这么大。依我看……今天就算了吧?”

这就是给台阶了,喻文州停下来,拿手背擦了下嘴,他喝了小半瓶,腹部已经微微隆起。甲方大佬点点头,挥手:“行了,换个技师吧。”

喻文州拉着那个犯错的员工不停的鞠躬,退出了包房,外面等候的其他技师立刻进来坐在了甲方大佬旁边。

玩到最后,其他人都退了出来,就留甲方大佬和一干技师在里面。接待虽然有波折,最后还是顺利签约,黄少天心里也感谢喻文州的妥善处理。因此,在签约的第二天,他就派助理去找喻经理。

结果回复说,喻经理伤了胃,住院了。

 

3、

黄少天心很虚的去医院探病。

喻文州手上扎着针,脸色蜡黄蜡黄的,歪在枕头里看美剧,一抬眼看见黄少天在他床边坐下,睁大了眼睛:“你找我?”

黄少天点点头,助理上来把花塞进喻文州怀里,又把提来的营养品沿着床边摆了一排。

喻文州艰难的把花挪到枕头上:“请问是哪位?我不认识你。”

黄少天示意助理先出去,用500字简单梳理了一下人物关系。

喻文州从一脸懵逼听到一脸无奈,最后为了制止黄少天继续喋喋不休下去,提高了声音说:“好的黄总我知道了。这事不怪你要怪也怪那位老总我不会在意的你能来看我就非常荣幸了……”

他胃伤了吃了几天流食,哪还有力气大声说话。这一串说下来,喘个不停。黄少天心疼坏了,问:“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不能吃,只能吃流食!”

一声严厉的话语在黄少天背后响起,他吓得差点跳起来。只见漂亮的管床大夫正面色不善的站在身后。

女医生气鼓鼓的绕过他,经过身边的时候还把他往旁边撞了一下,按住喻文州的手,呲溜的把针头从留置针的口子上拔了下来。喻文州倒吸了一口凉气,黄少天听得腿软。

“看你以后还瞎喝酒!”

喻文州求饶的笑笑:“不敢了,女侠饶命!”

黄少天酸溜溜的看着女医生离开的背影,试探的问:“你女朋友?”

喻文州苦笑:“大学同学,她医学院的,我理学院的。”

黄少天不敢相信,罕见的结巴了:“你、你、你念过大学?你念过大学为什么去那里上班?”

喻文州奇怪的看着他:“哪里上班不都一样?”

 

4、

前面说过,黄少天所有关于风尘行业的知识,都是从电视里看来的或者道听途说知道的。从小他就听说,妈妈桑都是从小姐干起的,所以这个喻文州,只怕也是MB的资深从业人员。

一会儿工夫,他已经脑补了十万字喻文州的坎坷经历。他可能家里困难,理学院学费贵,仅次于艺术类和医科。一无所有的少年可能为了一双球鞋,可能为了一次考试的报名费,可能为了下半个月不饿肚子,怯生生的敲开了地中海的大门,一路沉浮,尝尽人间艰辛苦楚,要不然怎么能柔软到那个地步?只不过,他现在还陪客吗?他陪客人是什么样的呢……

理科宅男一旦开始脑补,总会往不可描述的方向去。黄少天清清嗓子,强行拉回思绪,,拉着喻文州的手说:“只能吃流食是吧,你等着,我给你弄粥去。”

从那天开始,霸道总裁黄少天就开始了一天两顿的送饭之旅。一开始他坚持要喂(电视里都这么演的),但手忙脚乱差点打翻泼人家一身之后,就还是支起小桌板看喻文州自己吃。

每天送饭极大的提升了他们的亲密度,横竖粥也是烫的,一边聊天一边喝粥完全不影响。自从知道喻文州也是大学毕业之后,黄少天就起了救风尘的念头。男人总有从天而降、拯救心爱的人于水火的浪漫情怀,因此,话题毫无例外的,总是围着喻文州的职业打转。

“你这几天生病,会扣工资么?”

喻文州拿勺子翻着粥,想让它快点凉:“我们公司病假工资按工龄分等级,我快10年了,所以可以发70%。”

但是你不能陪客,没有提成啊。黄少天替他心疼的想。又问:“你住院的医药费公司认么?”

喻文州舀起一勺粥,一边吹凉一边说:“我这也算工伤,已经报保险了,可以报销的。”

风尘行业的员工保障居然如此完善,黄少天不由得好奇的问:“你们保险还保哪些啊?”

喻文州就“你懂的”对他笑笑。

黄少天脑子里顿时涌出了无数小黄文片段,里面有黄瓜有榴莲有电动工具有黄鳝甚至还有灯泡。他想问又怕伤害到对方,憋了半天,才说:“你……流程这么熟,经常报保险?”

喻文州苦恼的点点头:“以前挺多的,现在好些了。”

所以他一路吃了多少苦啊。黄少天恨不得现在就拉着他的手,告诉他别干了,我给你赎身!

他脱口而出:“你们签合同吗?”

喻文州又不解了:“当然签了,我们还买五险一金。劳动局都会查的。”

“那你合同什么时候到期?”

“我已经签了无定期合同了。”喻文州舀起一勺粥送进嘴里,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又迫不及待舀起另一勺,同时比了个手势:“我已经续约两次了。”

黄少天心里拔凉拔凉的,这是说,喻文州已经一辈子卖给那个火坑了么?他义愤填膺,拍案而起:“违约金多少?我给你出?”

喻文州咬着勺子,一脸懵逼:“啊?为什么?”

“因为……”黄少天一时语塞,“因为我看上你了,我要你到我们公司来!”

 

TBC

到底怎么回事呢?12月23日的(下)中将揭秘哦

评论 ( 19 )
热度 ( 169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