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翔喻、叶喻】笑我落落大方-23

Warning:娱乐圈au,每对CP都滚了,不喜勿入

上一章


23、

第二天,也就是12月29日的早上,喻文州醒来,果不其然的头痛欲裂。

周泽楷找了止疼药给他,又帮他按压太阳穴,忍了很久,终于忍不住,问:“下次还这么喝吗?”

喻文州不知是病急乱投医还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说:“这个药完全没用。我以前看《大师和玛格丽特》,里面说宿醉得以毒攻毒,你帮我拿一瓶伏特加来,就酒柜第一排那个。”

周泽楷拿他没办法,索性由他去,按喻文州的要求拿了酒回卧室。

他进门的时候,喻文州正一下一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捶着头顶的穴位,看了眼周泽楷手里的酒,觉得这人真是绝了,气若游丝的说:“算了……还是换白葡萄酒吧……就上次没喝完的那瓶……”

周泽楷转身下楼,再回来的时候除了一杯白葡萄酒,还有一小锅泡面。

他认真的说:“泡面是罗宋汤口味的,我还煮了脆皮肠、午餐肉、包菜和鱼豆腐,和书里写得一样么?”

喻文州觉得这人脑回路简直清奇:“你觉得呢?书里可是鱼子酱、醋渍蘑菇和白面包。”

“这是罗宋汤口味的,”周泽楷依然很认真,“要不我把面挑出去?我只知道那小说是俄罗斯的。”

喻文州又是宠溺又是不知该拿这人如何是好,最后心里暖烘烘的招招手:“端过来吧,一起吃。”

周泽楷把面锅放床头柜,下面随手抓了本书垫上,两人围着一口小锅,你一口我一口的吃面。喻文州其实喝伤了胃,没什么食欲,但暖融融的泡面汤温柔的滋润了他的喉咙和胃,白葡萄酒又安抚了他的脑子和神经。吃喝完毕,他靠在床头,满足的叹气。

“小说里写得真是没错,以后喝醉了就这么干!”

周泽楷很隐晦的瞪了他一眼,端着空锅空杯子下楼去了。

等他收拾回来,楼梯爬到一半,听见喻文州又喊:“把我手机拿上来。”他只好又转去沙发上找到昨晚被嫌弃得一逼的手机,双手捧到床边:“圣上,这是您的手机。”

喻文州满意的点点头:“小……小周子干得不错。”

手机一开机,就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周泽楷自觉的回避,去厨房又煮了一碗醒酒汤上来,喻文州还在手机上忙碌着,眉头没有松开丝毫。周泽楷在床边坐下,舀起一勺吹凉,送到喻文州唇边,问:“去公司吗?”

喻文州视线都没有挪一下:“今天不去。”

在微信的提示音里喝完醒酒汤,喻文州也差不多办公完毕。他把手机扔到床头柜上,揉揉眼睛,疲态尽显:“元旦我们去上香。”

周泽楷一愣:“元旦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

喻文州摆摆手:“等不了初一十五了,就元旦,去烧香。”

 

过去烧香讲究农历初一十五,但这些传统传到现代,逐渐变化,再加上消费主义盛行,于是很多传统都变得不伦不类起来。

喻文州说元旦去烧香,就是个不伦不类的搞法;然而元旦的前一夜,也就是12月31日晚上,周泽楷把手探进他睡衣下摆时,他却非常严肃的表示了拒绝。

“明天要去烧香,今天还是算了吧,还是要心诚才行。”

周泽楷心想,怪不得他今天晚饭的白切鸡只吃了一口,后来还一直忧伤的盯着那个菜,让他白白担心了小半顿饭。

他和喻文州在一起两年多,却没一起烧过香。毕竟他红到无法独立上街行走,作为代价就必须要牺牲一些社交自由。因此,当喻文州提出让他一起去上香时,他还真的忧虑了小半夜:安保措施怎么弄?引起围观可怎么好啊。

然而既然喻文州发了话,他就会去做。元旦一大早,天还没亮,喻文州就带着他出了门,目的地却并不是他所熟知的G市著名庙宇之一,而是喻文州自己在地图上做过标记的一处地方。周泽楷看着导航上曲折的路线和陌生的地名,好奇中又带着些忧虑:到底是哪方的佛祖啊,喻文州该不会病急乱投医,信了什么xie教吧。

娱乐业这一行有一个算一个,基本都相当mi信,出道要算命改名,开机要烧香。这也难怪,有一句话常被人们挂在嘴边:小红靠捧,大红靠命。周泽楷看着喻文州的侧脸,虽然不说话,心里却又一次忍不住猜想,到底是什么事,能让喻文州烦到不由分说、什么招都试了?然后同时,又感到深深的失落:这些事,喻文州并没想过和他商量,连向他倾诉也不曾有过。如果不是因为喝醉,只怕连“烦死了”都不会让他听见。

这种鲜明的隔膜感并不是那么好受的。

东方天色微微泛白之时,喻文州终于停车了。越野车打着大灯,周泽楷依稀可见一条蜿蜒的山路,通向山坳里被树木遮蔽的某处。喻文州从后备箱里提出一个编织袋,里面沉甸甸的不知道装着什么。周泽楷想帮他提,但被他躲开了。他借着手机的光从袋子里翻出一个手电,熄掉大灯、锁车,点亮手电照亮了上山的路。

“跟我来。”

在G市1月份并不太冷但也绝不暖的拂晓,周泽楷跟着喻文州,走上了这条通向不知名的前方的路。喻文州走得并不快,在几处岔路还停下来辨别。在渐渐明亮的天光里他们走了很远,一路上很少交谈。周泽楷几次回头,完全分辨不清来路,幸好手机还有信号,让他稍稍感到安心。

天亮之后喻文州关掉了手电,继续向前,最后停在了一条中断的山路的尽头的一小块平地上。那里有一个青石造的四角凉亭,凉亭正中有一尊观音石像,石像前有石头砌成的供桌。而悬崖边,还有几个石凳和一个一角碎裂的石桌。看得出年代并不久远,工艺也比较粗糙。

喻文州默默的戴上手套,从编织袋里摸出两把镰刀,递给周泽楷一把,开始清理凉亭周围并不深的杂草。

周泽楷虽然乖巧的跟着干,但心里完全是懵逼的。他根本没想到喻文州会带他到这么个地方来。只是一路上喻文州神情严肃、态度森然,他直觉这是一个对喻文州来说有很多故事和回忆,同时寄托了希望与信念的地方。

两人清理完杂草,喻文州从编织袋里翻出地垫、香炉、香和蜡烛,以及一些漂亮的水果。他将这些东西摆上供桌,然后在观音像面前跪下,一丝不苟的焚香点蜡,虔诚的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的许愿,三叩九拜额头落地。他的认真感染了周泽楷。他干了什么,周泽楷全都有样学样的做了一遍。

跪拜完之后,喻文州把所有工具都收进编织袋,带着周泽楷离开。直到回头再也看不见,周泽楷才谨慎的问:“……会不会引起山火?”

“不会,昨天才刚下过雨,地面和枝叶都是湿的,烧不起来。”

又往前走了一段,周泽楷忍不住又问:“怎么找到这地方的?”

他们正好走到一处岔路口,停下来喝水、喘口气。喻文州休息了一会儿才说:“叶修的第一部电影,在这边取过外景。是我们一起发现的。”

“然后?”

喻文州抬头看着连绵不断的山峰,说:“叶修突发奇想,说要拜一下,就拜了。”

周泽楷不解:“你们随身带着香和蜡烛?”

喻文州自嘲的笑笑:“怎么会?就跪地上磕了几个头。”

“很灵?”

“非常灵,”喻文州张开双臂拉伸了肌肉,深吸一口气,又对着大山轻轻的、缓缓的吐出,“我们求的全都实现了。”

“后来就经常来?”

喻文州提起编织袋继续向下走:“对。后来他不来了,我还经常一个人来,非常灵验,有求必应。”

他们一路向下回到停车的地方。回程是周泽楷开车。车子发动后,他突然问:“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喻文州温柔的看着他:“你说呢?”

周泽楷情难自禁的俯身到副驾吻住了喻文州。而喻文州捧着他的脸,加深了这个吻。两人的亲吻难解难分,周泽楷甚至试图去解身下人的皮带。他差不多成功的脱掉了喻文州的裤子,但喻文州喘息着抓住了他的手。

“别胡来!”

周泽楷看着近在咫尺的恋人,从来没有哪一刻,让他如此的想要他。

“你知不知道我刚才许了什么愿?”

喻文州一把捂住他的嘴。

“别说。说了就不灵了。”


TBC

这一章还是很甜啊

还有,上一章明明走的是霸道总裁宠爱我的路线,为啥大家都说有刀呢?

评论 ( 39 )
热度 ( 72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