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ABO】生物本能-7

#黄喻ABO,如有不专业的地方,请温柔指正


7、

喻文州下定决心,说到做到。一开始的几天非常不好熬,黄少天发的微信能让他暗地里雀跃又欢欣好久,但毕竟人不在身边,Ω酮发挥不出威力,内心天人交战一番,还是能强行压抑下去。只是随之而来,会莫名其妙的感到难过,不知不觉就湿了眼眶,完全无心学习。

他告诉自己,这样不行,你不要因为跟alpha睡过一次,就忘了你25年以来的理想。你不是为了被标记和生小孩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你还有很多想做的事。如果你现在坚持不了,你以前的那么多努力,就都白费了。

他差不多在1个星期左右情绪开始好转,早上打开窗户不会皱着眉头眯着眼睛望天,可以平和从容的面对校园里的一对对出双入对的恋人们了。他们中有很多是Beta,你的研究方向是让他们以后可以拥有更好的婚姻生活,让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让想生孩子的生孩子,让不想生的不必提心吊胆。

让他感到非常庆幸的是,这段时间里,黄少天一次也没有逼迫过他见面、约会或者其他。微信上发过来的嘘寒问暖和吃饭自习的邀约,他推迟两三个小时才回复,回复的时候心情基本上平复了。但是如果中途黄少天打电话来询问,他听见他的声音,肯定没办法说出拒绝的回答。

从激素的控制中解脱出来,喻文州这才能全面的审视这次发情期的前后。说实话,黄少天在整个过程中都对他表现出了alpha最高水准的尊重和体谅,从不逼迫,从不命令,甚至不要承诺,从头到尾所作所为君子到了极点。

他大概是真的不喜欢我。喻文州心想。虽然这个结果有点伤人,但却也是现阶段最好的结果。我和他可以做朋友,并且能互相帮助下去。

于是,在黄少天邀请他旁听G大“A & O”论坛的子项目专题演讲时,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A & O”论坛是G大的传统项目,每年一期,历时3天,迄今为止已经举办了二十多届了。G大作为华南地区最有名的高等学府,一直走在洞察社会矛盾剖析思潮走向的前沿,而每年的“A& O”论坛,正是各种观点碰撞的舞台。

今年轮到经管学院主办,黄少天的导师方世镜作为学院副院长,首当其冲承担了组织策划工作,分摊到黄少天,负责的是专题演讲环节。

黄少天本身是本科202班的班主任,工作人员从班上抓就可以,但活动千头万绪,忙起来还是各种焦头烂额。之前他对喻文州,即使不见面,每天至少微信对话一两个来回,说说今天会下雨记得带伞,明天气温将突破35度你凉席拿出来洗了没?他还十分自得其乐,遇到什么好玩的事,不管喻文州回不回复,能一口气微信里打一两百字从头到尾讲一遍。有一次喻文州正在魏琛办公室里和他讨论课题,黄少天的微信一条条发过来,手机在桌面一直震动个不停。魏琛眼尖,看到是黄少天发来的微信,大发慈悲挥挥手:“休息十分钟再继续吧。”

喻文州看完黄少天讲的寝室室友一桶衣服泡水里忘记洗,过了半个月才想起来,掀开盆子酸爽得不能想象的事情,也忍不住笑了。

魏琛看到喻文州的微笑,心下宽慰的说:“看来我那个外甥还是不讨厌,对吧?”

喻文州熄掉手机,含笑反问:“他一直这么喜欢说话吗?”

魏琛喝了一口水,神情一言难尽:“他从小就喜欢说话,自己和自己对话都能玩嗨了。有一次他妈妈带他去一个同事家里串门,那个同事的孩子有轻度自闭症,很少开口。但没想到,两个小男孩玩了一会儿之后,自闭症小朋友突然暴起朝他大吼:‘你走啊!’”

喻文州抚额,这该是多话痨才能把人自闭症都刺激得突然好转了啊。

魏琛又喝了一口水,说:“不过他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的。文州,他喜欢你才跟你话多。”

喻文州低头笑而不语。

忙起来之后的黄少天,联络肉眼可见的减少了。喻文州起初不在意,但有一次在图书馆,他打开手机,发现自己和黄少天的最后一次联络还是3天前的,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他想了想,发了一条消息:“最近很忙?”

黄少天几乎是秒回:“忙死了,正在改海报。”

喻文州想象了一下黄少天对做海报的同学要求“LOGO要大!要大!”的情形,问:“我打扰你了?”

“没有,就是看到你发消息给我很高兴。”

喻文州无意识的笑了,回复:“海报你想怎么改?五彩斑斓的黑色?还是红绿渐变?或者清新中带着高贵,典雅里不失俏皮?”

回复他的是一段语音:“文州你不要过分了啊我跟你说啊,我的审美很正常的啊,虽然我是个直A但是我审美一点也不直A,最多就是五彩斑斓的荧光蓝,加上清新脱俗的荧光橙,怎么可能搞出五彩斑斓的黑色呢?还有,我们的Logo一点也不大!”

喻文州没带耳机,他在图书馆,怕打扰到别人,把手机音量调小听了一遍,又听了一遍,最后起身到自习室外,把音量调大再听了一遍,然后笑眯眯的回复:“给我看看行么?”

黄少天回了一张正在设计的同学和显示器的合影,然后又是一段背景里有鸡喊鸭叫的语音:“师兄求放过,黄老师这会儿又要求所有字要居中了!”

喻文州仔细辨认了一下显示器上的海报图样,决定不添乱了。他一个字一个字敲下回复:“我是师兄,你是老师,我们是不是差了辈?”

黄少天的回复又是一段语音。他先说“刚才怎么叫人的?这可不是一般的师兄,这个师兄正在读第二个PhD呢,要叫老师才够尊敬。过来重新叫一个。”接着是学生装出的乖声乖气:“喻老师好,喻老师辛苦了,喻老师我们要向你学习!”

喻文州抚额。黄少天总是有各种各样让他笑出来的法子。他把几段语音从头到尾又听了一遍,突然萌生了想见黄少天一面的冲动。

这不是在发情期,他的身体完完全全由他的大脑掌握着。他问:“要不要一起吃饭?”

然而黄少天的回复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忙完,你先吃吧。”

喻文州动了念头,就不想半途而废。他做什么事情都这样,于是说:“我给你们打包。你想吃什么?还有学生也一起。”

他等了不到半分钟,黄少天回复,我要吃脆骨花生、虎皮青椒、杏鲍菇烧肉,帮忙多打两盒饭,这些钱多退少补。后面还跟着一个红包。喻文州也不跟他客气,点红包收款。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66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