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翔喻、叶喻】笑我落落大方-20

Warning:娱乐圈au,每对CP都滚了,不喜勿入

上一章

虽然过了几分钟,还是祝小周生日快乐!


20、

周泽楷赶在圣诞节之前把《荒火》的国内部分杀青,除了想和喻文州一起过圣诞节,还因为一件事:蓝雨年历。

蓝雨成立8年,从第二年开始,每年年底都召集旗下全体艺人拍摄新年的年历,并在新年元旦当天,通过官方微博发布。纸质版最开始为了节约成本,只制作台历,后来蓝雨规模越来越大,也会制作贺年明信片和挂历,作为每年头三个月各种节目和活动的奖品、赠品,一直深受欢迎。而在连续七年的年历中,周泽楷都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今年绝大部分的拍摄其实早就完成了,因为周泽楷忙于《荒火》的拍摄,策划甚至考虑过,就用周泽楷以前的硬照抠图P进去了事,反正即便是P图,也不会放到犄角旮旯,总还是C位。但周泽楷赶在圣诞节前回了G市,在忙了几天《荒火》的事情之后,终于在12月27日抽出了时间。

当天给周泽楷准备的衣服有两套。一套是炭黑色西装礼服,绑手绑脚的风格,雪白的衬衫配手打的领结,高贵又锐利,彬彬有礼中又透露出一丝危险。这一套衣服的拍摄结合了一个沙发,摄影师要求周泽楷坐在沙发上拍摄。

第二套衣服则柔和得多。那是一件雪白的粗棒针毛衣,配牛仔裤和板鞋,就像邻家哥哥一样暖而软。

周泽楷面对镜头驾轻就熟,摄影师的工作也完成得很快。第二天,周泽楷在蓝雨附近办事结束后,念头一动去找喻文州时,喻文州就已经在一张一张对年历做最后的审核了。

喻文州的办公室门外有个隔间,他的三个秘书在里面办公,日常担当通报或者阻拦的职责。对于周泽楷,她们通常都不会多做阻拦:如果办公室里只有喻文州,她们一般会打个内线电话进去,问一声“周先生来找您,是让他现在进来吗”,答案通常是肯定的;如果办公室里有其他人,或者喻文州马上有其他的安排,她们也会温柔乖巧的对周泽楷解释,告诉他稍晚喻总有时间了就通知他。

这一天也是这样,周泽楷走出电梯,一路摘下口罩,在隔间外面轻轻敲了敲玻璃隔断。他穿着深绿色格子羊毛大衣,内搭是黑色半高领毛衣,下面是牛仔裤和军靴,整个人又精致又散发出一股野蛮生长的活力。Arwen笑着对他挥挥手,拨通内线电话讲了两句,隔着玻璃隔断指指喻文州的办公室,做了个请的手势。于是周泽楷就敲门后径直进去了。

一进门,就看到喻文州对他招手,让他到自己身边来。

官博计划发布的年历第一张是蓝雨的新年贺词,第二张年历封面是蓝雨全体艺人的大合影。明亮的空间里,背景是流泻而下的白金相间的雪纺垂饰,蓝雨男明星整齐划一的炭黑西装礼服,女明星则是各式各样的正红小礼服,各具个性的姿态,虽然率性但却仿佛压紧了的弹簧一般,内蕴着即将蓬勃而出的力量。周泽楷在画面正中,所有人中只有他一人坐着,俨然无冕之王。

喻文州看看那张图,又抬头审视的看看周泽楷,点开了下一张。

下一张是1-2月的月历,用的是周泽楷雪白毛衣的那套衣服的照片。他看着镜头,似笑非笑,神情里透露出无限的期待与憧憬,而休闲的衣着又柔软了他的气质。喻文州看看照片,又抬头确认似的看了一眼周泽楷。周泽楷无辜的眨眨眼。

喻文州继续点开下一张,是孙翔。

3-4月的月历背景是浅浅的淡绿色,这是对黄黑肤色并不太友好的颜色。然而,画面里的孙翔服饰简单,姿态也只是自然的坐着,但却像一只春天的小鹿一样,传递出按捺不住的跃跃欲试。他的妆发也并不夸张,相比之下,周泽楷的粉稍许白了些又厚了些,眼影也深了些,唇色更是醒目多了。

在周泽楷看来,喻文州端详孙翔照片的时间,稍微长了些,神情也专注得有点过了。他闷闷的忍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说:“我更好看。”

喻文州诧异的抬头看他。

周泽楷有一丢丢的心虚,但仍然不甘示弱的回望。

喻文州柔软又包容的笑起来:“你确实好看,不过他也好看。”

或许是喻文州的态度太亲昵了,周泽楷居然忿忿的抬起下巴,撒起娇来:“我更帅。”

喻文州忍俊不禁的拉起他的手:“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在意,以前夸你帅你都没反应的呀。”

周泽楷大着胆子把另一只手放在喻文州肩膀上:“我很高兴的。”

喻文州就像看着一个孩子一样,一边轻摇着头,一边又是喜欢又是嫌弃的看着他。

“不过,帅无第一,美无第二,这种事情没办法量化的。再说,他再帅,也是你的后辈,要排你后面的。”

周泽楷这才满意了,继续靠在大班台上,和喻文州一起看完了剩下的图片。喻文州问他:“你觉得怎样?”

周泽楷点点头:“挺好。”

喻文州啼笑皆非的用手指敲敲桌面:“好什么?风格都没统一,真不知道企划那边怎么想的。”

周泽楷补充说:“拍得挺好。”

喻文州又掉转回去从第一张开始看:“他们是不是觉得,现在有明星了,只要把人拍漂亮,就万事大吉了?”说着他叹了口气,“要这么想,我们蓝雨捧的可就不是演员而是流量了。”

他的语调渐渐冷下来,一边说一边向后靠在椅背上,按压着鼻翼。疲态从他微皱的眉宇间泄漏出来。周泽楷默默的看着他,突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他轻轻靠近,俯下身。

他们没有在办公室里亲热过,虽然周泽楷之前想过许多讨好喻文州的点子,其中就有在办公室里进行的,但并没有实现过。他早就知道,喻文州不是一个热衷于肉体欢愉的人,他重视精神交流和和谐胜过一切。

但是此时此刻,他很想亲亲他。

喻文州突然睁开了眼睛。

周泽楷保持着俯下身的姿势,专注的看着他。在这么近的距离对望,两人的气息都拂到了对方脸上。笑意从喻文州唇边缓缓流淌出来,他抬起手抚摸了一下周泽楷的脸。

“你化妆了?”

周泽楷摇摇头。

喻文州不相信似的看看自己的手,又把目光移回周泽楷脸上。

“你皮肤真是好啊,下次应该让化妆师给你粉打薄一点儿。”

周泽楷在夸奖的鼓励下,胆子更大了些,凑上去,在喻文州唇角轻轻碰了一下,另一边,他的手不老实的抚上了喻文州的腿。

喻文州明朗的笑了出来。

“你真是……”他笑着,微微轻叹,“还不够啊?最近我可是被你折腾得够呛。”

自从周泽楷回到G市,每晚都和喻文州一起过夜,没有一晚放过他。

周泽楷双手撑在大班椅的扶手上,居高临下的等着喻文州的首肯。

喻文州坐起身,捏了下周泽楷的下巴。

“现在不行。今天我约了公司高管吃饭,就要出发了。你先回去吧。”


TBC

下一章仍然还是会甜甜的


评论 ( 20 )
热度 ( 93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