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翔喻、叶喻】笑我落落大方-12

Warning:娱乐圈au,每对CP都滚过,不喜勿入

上一章


12、

喻文州去S市,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签网播,而是和S卫视电视剧采购部门新上任的雷主任见面。

为了这次见面,蓝雨的发行总监郑轩在S市待了将近半个月,才总算约到了人。蓝雨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跃升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影视剧制作公司,除了作品本身质量过硬,和几乎每部剧都能卖给国内一线卫视也息息相关。周泽楷在蓝雨的电视剧,几乎全都是B城卫视和S市卫视两台联播,且都能在当年的收视率大战中占得前列。能扛收视和票房、资源与演技匹配、人特别好看,这些因素共同构成了周泽楷迅速蹿红、稳固咖位的最主要原因。

B城是叶修的大本营,喻文州跟着叶修干了7年,这其中的人脉关系也相当熟悉。尤其蓝雨的同时也是周泽楷的第一部戏,毫不夸张的说,是B城卫视作为添头在买兴欣出品的剧时顺带捎上的。可以说,如果没有当初叶修的鼎力相助,喻文州的开局绝不会那么顺利。

而S市卫视则是喻文州自己打下来的。过去7年里,他们一直合作得相当愉快:卫视为蓝雨提供平台,蓝雨为卫视带来收视。但今年发生了变故:S卫视原电视剧采购部的主任和一位制作部门的资深出品人职务对调,于是,蓝雨面临了必须在短时间内和新任主任重建友好关系的境况。

今天他们第一次会面,表面看来还算愉快,甚至双方还不咸不淡的开了几个玩笑。但喻文州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他等待着对方开价。

孙翔的生日会办得相当顺利。直播在线人数超过200万,卡得痛苦得一逼。尤其是周泽楷出镜的第三趴。他一露面,直播卡成了PPT,连声音都像是跳针了。

周泽楷在孙翔生日会上的表现不过不失,但非常成功的cue到了《凝清光》和《荒火》。当晚孙翔生日会就上了热搜,营销号蹭热点也不遗余力,两部戏和两个演员都刷足了存在感。

这无疑给喻文州的谈判增加了筹码。雷主任终于同意,在圣诞节那一周到《凝清光》剧组考察。

 

离开S市回G市之前,喻文州还是不放心,去影视城又看了一下。

孙翔虽然刚出道不久,没什么经验,但好歹是科班出身。这部戏拍到这个地步,不能说他演技多高明,但起码还算在线。《凝清光》是一篇修仙升级打怪的爽文。孙翔扮演的主角林颖山出身高贵,但从小遭遇大魔王灭门,只他一人侥幸逃过一劫,被师父湛殷真人救回罗浮宗养大。之后就完全是爽文路线,男主一路开挂,见谁灭谁,当然在成长过程中也遇到了几次危机,但都小宇宙爆发干掉了敌人,或者被红颜知己舍身相救,最后化险为夷,继续向着人生巅峰迈进。

按理来说这种题材很难入喻文州的眼,但这本小说的一个槽点在于,作者苏男主苏得一塌糊涂。林颖山身边所有的妹子,都因为为他中毒、挡枪、走火入魔等各种原因挂掉了,男主从头到尾,每一段恋情,不管是青涩的朦胧的,还是炙热的奔放的,全都不得善终。当时还有读者问,林颖山、柯南和金田一,如果把他们关在一起,活到最后的会是谁?

喻文州当天去的时候,正在拍一场重点煽情戏。林颖山被人陷害,师父湛殷真人被迫要当着罗浮全体教众的面抽他20鞭。掌门师兄在上,徒子徒孙在下,情是留不得的,必须真打。到演员这里,12月的天气,工作人员裹着冲锋衣羽绒服,孙翔穿着白布单衣被绑在露天的刑架上,小风一吹直让人瑟瑟发抖。

因为是大场面,调度比较复杂,一场戏拍了两三个小时。等导演喊出“过,下一场”,孙翔的助理赶紧跑上去,七手八脚披衣服的披衣服,解绳子的解绳子。孙翔大概是听说喻文州来了,一身被血料染成现代派画作的白衣也顾不得了,裹着羽绒服,在人群里扫了几眼,准确的找到了喻文州。

他捧着助理端给他的红糖姜茶,自己却不喝,巴巴的跑到喻文州面前递给他:“来,天气冷,喝两口。”

喻文州被他逗笑了:“你穿单衣拍了半天戏,不冷么?你先喝吧。”

“没事,”孙翔说,“衣服里贴了暖宝宝,好几个呢。”

喻文州半信半疑,他接过保温杯时无意间碰到孙翔的手指,冷得像铁。这孩子真是够了!喻文州拿他没办法的帮他掖好衣襟,把他整个人都裹进大羽绒服里去:“你还是自己喝吧。”说着把保温杯送到他嘴边喂他。

孙翔看着喻文州,小口小口的抿。他眼睛又黑又亮,神情好像趴在腿上等你跟他玩的萨摩耶。

助理看着这两人的情形,一时不知道应该靠近还是该远远的避开,倒是导演和演师父湛殷真人的演员过来和喻文州打招呼。聊过几句,导演就开始夸奖孙翔今天的工作态度非常踏实认真,这么冷也没喊过一句累;而演师父的演员则告诉喻文州,孙翔对他说,让他用力的真打,千万不要留手,只要拍摄效果好,其他都不重要。

喻文州听他们讲完,似笑非笑的转向孙翔:“疼吗?”

他手拿杯子,杯口停在孙翔嘴前面半尺远的地方,似乎孙翔不给个认真的答案就不给他喝了。孙翔明朗的朝他笑笑,抓住他的手,连手带保温杯拖到自己面前,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大口。

“那道具就是个麻绳,能有多疼啊,林老师你别夸张了!”他的拇指看似无意的在喻文州手背上摩挲着,“倒是喻总,你的手好冷啊,你也喝一口?”

严阵以待的助理忙端着纸杯冲上来,把一杯热气腾腾的红糖姜茶塞进喻文州手里。孙翔又招呼助理拿几个暖宝宝来,说:“喻总你喝茶,我帮你贴几个暖宝宝,保证你马上就不冷了。”

喻文州两手捧着纸杯取暖,看着孙翔唰的接连撕开三个,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撩起他的外套和毛衣,隔着秋衣贴在他左腹部、右腹部和背上。

“好了!”孙翔拍拍手,帮喻文州拉好衣服,又拿起保温杯喝了一口。他古装扮相,发髻高束,两缕散发垂面,镜头里平添了几分不羁和落拓,但出戏就显得乱糟糟好像两根蚂蚁的触须。偏偏他还兴高采烈,问:“喻总,昨天我的生日直播,你看了吗?”

喻文州摇摇头,帮他拨开面前的乱发,眼神里都是赞许:“太卡了,没挤进去。”

“我这里有回放,”孙翔赶紧朝助理招手,示意把手机拿过来,“你要不要看?”

喻文州略微苦恼的皱起眉:“不了,拿着手冷。”

孙翔开心的笑起来:“既然这样,晚上收工之后我去找你,我们一起看吧。我也还没有看呢。”


TBC

今天累死了,我还是坚持更新了

评论 ( 57 )
热度 ( 107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