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翔喻、叶喻】笑我落落大方-11

Warning:娱乐圈au,每对CP都滚过,不喜勿入

上一章

 

11、

“我们国内的戏份大概这个月就结束了。然后要去中东拍外景,初步估计也是2个月。”

周泽楷想告诉他,这样就会有2个多月不能在一起了,如果你都不肯跟我视频的话,那就真的是连面都见不到了。

喻文州对他笑笑:“辛苦了,注意身体。把手机给肖时钦吧。”

话题看似就这样简单粗暴的结束了。周泽楷垂着眉眼把手机还给肖时钦,喻文州问:“明天孙翔的生日会准备得怎么样?”

孙翔立刻坐得正正的。

晚间的通话变成了视频会议,肖时钦捧着手机,汇报得有条不紊:“我们计划在下午4点半开始直播,大约半个小时。首先是访谈环节,问题都是从近期的微信活动里征集来的;第二趴是粉丝答谢,对微信活动里抽出的幸运粉丝专人致谢;第三趴就吹蜡烛,讲一讲后面的工作情况。您看还有没有需要调整的?”

“为什么不是晚上直播?”

“因为平台担心负荷不了。”肖时钦说。

孙翔的视线得意的斜里乱飞。

屏幕里的喻文州沉思片刻:“这样的话,能请小周参加第三趴,讲两句祝福的话么?”

手机递出去之后,周泽楷就一直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喻文州这么一说,另外三个人都转向他。肖时钦赶紧又把手机塞到周泽楷手里。

“小周明天下午能抽点时间么?”

剧组的工作情况,下午5点左右是正忙的时候,周泽楷想了想,说:“十几二十分钟还是没问题的。”

喻文州温和又柔软的笑了,说:“哪里会耽误你那么久,说两句话就行了。”

周泽楷犹豫了一会儿,他在媒体面前一向话不多,十个问题回答20个字的那种:“那,我说什么呢?”

“就说说这两天孙翔正好在《荒火》剧组,他也参与了这部电影。谈一下他在拍摄当中的表现,再以公司前辈和同校师兄的身份祝福几句,就可以了。”

“比方说?”

喻文州笑得有些无奈:“比方说,期待孙翔走花路,《凝清光》收视长虹,也希望《荒火》拍摄顺利,票房大卖?”

周泽楷点点头。

喻文州在屏幕对面,沉默的打量了周泽楷一会儿,突然轻轻的叹了口气。

“小周,”他柔声说,“我是到S市谈《凝清光》的网播版权的。”

周泽楷不解的看着屏幕里的喻文州,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挑起了这个话题。

“本来是可以交给发行部门去做,但是《凝清光》投资太大,集数又多,在当今的形势下,真的很难。和你当初拍电视剧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周泽楷觉得奇怪,他虽然不太情愿、心里也别扭,但喻文州交代的事总是会好好办的。为什么喻文州会突然这样放低了身段、像哄孩子一样的说话呢。

“所以,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周泽楷马上坐正了,说:“我会参加的。”

“现在你有自己的事,但是公司还是要继续开戏,孙翔是你的后辈,辛苦你多提携一下他。等他路走顺了,也就不用这么麻烦你了。”

孙翔敏锐的看了周泽楷一眼。江波涛在一旁忍不住想插话。

“我愿意帮忙的。”周泽楷比刚才更果断、更坚定的说。

“好。”喻文州点点头,揉揉眉心,很疲劳的样子,窗外后退的风景暂时停下来,“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还有事,你们自己安排。”

视频通话结束之后,四人小聚会的现场还被诡异的气氛笼罩着。江波涛拍拍周泽楷的胳膊,起身:“时间不早了,你们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

 

江波涛跟着周泽楷进了房间,一关上门就严肃的问:“你和喻总到底和好没?”

周泽楷不明所以:“和好了。”

“那他为什么……”江波涛斟酌着词句,以免刺激到自己的这位主子,“好像对你很不放心?”

周泽楷沉默半晌。喻文州做到这一步,甚至不怕在旁人面前做小伏低,连面子都不顾了,他怎么会没有感觉。

“只是一件小事而已,”江波涛审视着周泽楷眉间的阴云,谨慎的说,“他反复说了两遍……还有荒火的拍摄和宣发合同——他还信任你吗?”

周泽楷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踌躇半晌,讷讷的说:“他说他是喜欢我的。”

饶是江波涛,脑子里一瞬间也有了喻皇上,周皇贵妃和江公公的联想。喜欢的人不一定信任,信任的人也不一定喜欢。但相对于信任,喜欢是一种多么奢侈又无用的感情啊。合作的对象不一定是喜欢的,过命的搭档不一定是喜欢的,甚至结婚的人都不一定是喜欢的,然而对周泽楷来说,“喜欢”却是唯一重要的。

“你要是也喜欢他,还想和他走下去,就多为他想想吧。”江波涛说,“他是恋人,也是老板。不要像对待恋人一样对待老板,要像对待老板一样对待恋人。”

 

喻文州吹干头发,打开笔电,调出桌面的一个Word文档。

文档的名字就叫“新建Word文档”,里面空空的,没有一个字。四天前里面曾经有五千多字,但四天前他全部删掉了。后来他出差去探班,就一直再没打开。

他在电脑前坐了大约十分钟,才写下了“一路乘风”四个字作为标题。但光标换行到正文,他写了两行,就又停下了。

他对着令人沮丧的Word文档坐了很久,最后挫败的拿起了手机。他可以打给叶修,也可以打给周泽楷,但最后拨出的对象却是孙翔。只是振铃两声之后,他意兴阑珊,按掉了电话。

他给叶修发微信:“我今天把《凝清光》的网播平台签了,签了南极。”

叶修回:“还有多久杀青?”

“一个多月吧,不到两个月。”

“非常不错了。上星的事呢?”

喻文州在手机屏幕上跳跃的手指停住了。叶修就是有办法,什么都能知道。

他回复:“还早,S卫视过几天要去剧组考察。”

“肯去就是好事。你不要太担心。”

喻文州看着手机屏幕上毫无感情的一条条聊天记录,默默苦笑。

“你说,我为什么这么担心呢?”

这个问题稍嫌矫情和歇斯底里了。叶修可能不会回答。他一边冷彻的想着,一边心不在焉的敲打键盘。或许很久,或许并不久,他等到了叶修的一句语音回复。

叶修的声音,一贯是冷静里带着一抹懒洋洋的松散,就好像鸬鹚在水面抓出的一道水痕,青椒肉丝起锅时的一勺醋,浅灰色薄雾的清晨里的一声喇叭响。

他说:“因为,有人影响了你。”

TBC

恩,本周也达成了三更(* ̄︶ ̄)

评论 ( 30 )
热度 ( 113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