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翔喻、叶喻】笑我落落大方-10

Warning:娱乐圈au,每对CP都滚过,不喜勿入


10、

孙翔的拍摄进度比想象中要快,第一天就把主要的动作戏都拍完了。第二天的戏只有5句台词,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提前结束。

但周泽楷惦记着喻文州交代的“要关照一下孙翔”,晚上带着剧本去找孙翔了。

他们都是男人,也不怕狗仔追着拍深夜幽会什么的。他独自一人去,去之前跟江波涛交代让买点零食送过来。敲开门,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孙翔穿着家居衣服,洗过了澡,头发还湿着,脖子上围着毛巾,正在写字桌前不知道在写着什么。一本精美的笔记本摊开在桌上,墨迹未干,一支线条修长洗练的钢笔放在一旁。

孙翔看到周泽楷,也觉得意外。但对前辈他还是足够客气,忙请他坐下,问:“周导有什么事?”

一共就五句台词的戏,很快就说完了。江波涛还没把零食送来,周泽楷搜肠刮肚问了一番觉得剧组气氛如何,有没有不适应的地方之后,也词穷了。对一个不善言辞的人来说,今天晚上实在是把他的语言储备都消耗光了。眼看没有话题,而笔记本和钢笔实在太扎眼,和孙翔的气质如此格格不入,周泽楷没话找话的说:“写日记么?”

孙翔骄傲又略带不好意思的笑了。

“这是……这是喻总送我的,他要求我只要当天有工作,都必须写心得体会,他会定期检查,还有评语。我念书的时候也没写过这么仔细的笔记。”

即便在周泽楷刚被选中、还在学校念书的时候,喻文州也没这么要求过他。周泽楷心里泛起一股淡淡的说不清是嫉妒还是同情。

“周导刚进蓝雨也这样么?”

以询问来说,孙翔的目光太明亮,眼神太跃跃欲试,明知故问的架势太明显了。如果按周泽楷一贯的为人处世,一定视而不见憋死你。但是涉及喻文州,他心里痒痒的,还是想了解。

“没有。喻总还指导你日常工作么?”

“《凝清光》刚开机那一段,喻总来探班了几次,每次都超过3天,全程旁观。晚上收工了还专门找我说戏,有时候请导演一起有时候不请。他说他好久没写剧本了,如果是他自己写的剧本,可能会理解得更好。不过他说他想再写写看。”

喻文州自己说的,两年多没写过东西了,因为叶修。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表情,他是如此擅长控制自己脸上的每一块肌肉,但此时此刻他肯定是泄露了点什么,因为孙翔说完之后看着他,眼里的“果然如此”那么明显。

丢过来这么强的反应,他要是不接,这戏肯定要冷场了。他问:“喻总想写什么题材的,提过吗?”

自己大概是个让人非常心满意足的对手演员吧,孙翔眼里的志得意满都快溢出来了。

“他说想写点青春剧,讲拼搏和迷惘的,就十几、二十岁到二十五六的戏。我跟他说好了,一定要让我上。我还没演过喻总写的戏,他可是金牌编剧。真羡慕师兄啊。”

周泽楷确实演过,但是两人睡过之后,喻文州就再没写过了。

“期待跟你合作。”

孙翔换了个坐姿:“其实,我特别想向师兄请教,和喻总相处要注意些什么?怎样才能获得他的认可呢?”

周泽楷静静的看着他。

孙翔夸张的故作矜持的皱皱眉,苦恼却又庆幸的说:“我爸爸之前闯的那个祸,师兄肯定已经知道了。当时喻总非常生气,他教训我声音不大,音调不高,但是我真的是被吓得脑子一片空白。尤其说到一半的时候,我爸那边还打电话催我快去,喻总那么斯斯文文的一个人,听到振铃,居然把我的手机扔地上一脚踩上去,屏碎得救都救不回来。”说着他拿起电话晃了一下,“不过事后喻总又带我去买了个新的。”

周泽楷努力想象那情形。

“我们是直接去实体店买的,一开始我担心被粉丝围堵,但是下车的时候喻总说,你还没红到那地步,让我墨镜口罩都不要戴直接跟他走。他带着我到卖场柜台里去让我选,我没化妆也没做头发,居然真的没人认出我。”

这种事情,他和喻文州也曾经经历过,不同的是,当时他们是一起去吃火锅。那时他还不红,喻文州也不是身价以亿记的大佬,两个年轻人在大学城外面的火锅店,像朋友一样聊天,说着年轻人的话题。

“我当时想自己付钱,但是喻总帮我刷了卡。现在想想,我付钱和他付钱又有什么区别?我的东西都是他给我的,他请的妆发,他营销的我的形象,他包装出我来,没有他,我走街上也没人认识。所以我特别感谢他,也希望将来能回报他一些东西。”

他洋洋洒洒说完这一大串,眉眼和唇角都闪烁着骄傲和挑衅:“所以说,师兄是我的榜样。”

周泽楷神色淡淡的:“榜样谈不上,虚长几岁而已。”

江波涛的零食终于送来了,他直接买了烧烤。而肖时钦也终于察觉到了这边的促膝谈心,在江波涛进门没多久之后,也敲门进来了。四个男人坐成个田字形,江波涛把啤酒和烧烤放在中间。肖时钦本想说几句客气话,没想到客气话没说完,孙翔的手机响了。

“喻总的视频电话,我必须得接一下,不好意思。”

男人们顿时安静了,视频接通之后,喻文州略微沙哑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来。

“今天怎么样?顺利吗?”

“还挺顺利的,明天大概两镜就结束了。”

喻文州的声音里多了些许笑意:“不错。明天结束了也不要急着走,多跟周导学学,在旁边看着都行。能学多少学多少,然后花三倍功夫去理解和消化。回来我要检查笔记。”

周泽楷垂下了眼帘。

孙翔这时才说:“喻总,周导他们都在我房间里,正在和我说明天的戏。”

喻文州似乎一点也没有被当面拆穿的尴尬,说:“你把屏幕转向他们。”

孙翔把手机递给了最近的肖时钦,但肖时钦没有任何犹豫,就把手机转给了周泽楷。周泽楷看着屏幕里早上还和自己睡一张床上的人,很浅的心酸在缓缓上升。

“喻总,我过来跟孙翔说明天的戏,刚说完。”

“周导辛苦了。”喻文州说,他在车里,眉头微皱,灯光不甚明亮,他的声音也不甚明亮。周泽楷想问,你晚饭吃了吗,你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吗,你一路上顺利吗,但想了半天,只说:“不辛苦。你晚饭吃了吗?”

喻文州对他笑笑:“不是很想吃,你吃了吗?”

“我们在宵夜,晚饭是剧组的盒饭。你让家政阿姨做个鱼片粥,暖胃又舒服。”

喻文州又笑笑:“好。”

气氛往奇怪的方向转,周泽楷小心翼翼的捧着手机,看着喻文州,一时两个人通过流量对望,谁都没开口。突然,一个标志性建筑出现在车窗外,周泽楷一愣:“你在S市?”

喻文州不置可否:“嗯?”

“你们刚刚路过东方明珠……”周泽楷含蓄的说了半句,“不是要回G市么?”

喻文州看了车窗外一眼,不太自然的清了清嗓子:“有点事情要处理。”

所以今天早上说的回G市到底是真还是假?周泽楷感到有点委屈,《荒火》开拍以来,喻文州甚至没跟他视频过。

他忍不住,眼睛有些热,也顾不得有人在场,问:“你……还会来探班吗?”

江波涛和肖时钦交换了一个有些尴尬的眼神,孙翔正在笔记本上写字,闻言不易察觉的笑了笑。

喻文州像是丝毫没察觉他的情绪,爽朗的笑笑,说:“宣发会过来拍一些物料,看少天的安排吧。我就不过来了。”


TBC

本周两更已经完成,周五可能更可能不更,看身体情况

评论 ( 39 )
热度 ( 119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