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翔喻、叶喻】笑我落落大方-8

Warning:娱乐圈au,每对CP都滚过,不喜勿入



8

周泽楷很不想听,他想说我本来就是想让我们公司做的,但是喻文州说了只有10分钟。PPT要准备也不容易,合同也有厚厚的一摞,不想听也实在说不出口。他和喻文州一起挤进被子里,说:“你讲吧。”

喻文州把PPT翻过一页,说:“本来应该少天来讲的,但是他去忙另一个项目了,所以我就替他讲一下。如果有不清楚的地方,我会尽量解答,我不能解答的,会让少天跟你联系。”

黄少天是蓝雨的媒体总监。听着这公事公办,周泽楷不太情愿的点点头。

整个方案做得非常周详,前中后期都有各条线和各个平台的规划。周泽楷第一次了解到,以前自己的电影和电视剧上映后,他暗搓搓在豆瓣和知乎上反复读过的评论,大部分都是蓝雨给钱找人写好,一上映\播出就发出来,控制舆论走向的。之后的各种炒作话题,也是早就策划好的。几次突发的舆论情况(竞争对手买料黑他、买影评人黑他们之类),都是黄少天他们熬夜加班处理的。

喻文州案例没有举很多,按照之前说的,在10分钟之内讲完了。最后他总结说:“我们的价格可能会比外面其他传媒公司贵一些,这个我们承认。但是一分钱一分货,我觉得,对你重要的导演处女作来说,值得稳妥的、熟悉的团队来执行宣发。我们在平常报价的基础上已经给了友情折扣,此外,如果最后合作成功,我再私人答谢10场包场。”

周泽楷一听就急了:“你包10场做什么?”

喻文州微微一笑:“你的导演处女作,我捧场也是应该的。毕竟你是我们蓝雨走出来的大明星嘛。”

周泽楷觉得特别不是滋味。喻文州言语里都是和他划清界限、撇清关系的意思。他想了想,说:“可是你包这么多场,票怎么处理?”

“发员工福利、送人、做奖品,或者直接充票房,这个你就别担心了。”

喻文州已经完全想好了。周泽楷没想到自己一开始的打算,到了喻文州这里会被全盘否定,他有一种一拳打空的挫败感。喻文州这时才把合同递给他,又从文件袋里拿出一个U盘,说:“PPT我拷贝了一份,你还可以再做对比。”

说着,他把两个文件袋收拾好,毕恭毕敬的双手递给周泽楷,一边还开玩笑的说:“我当然希望你现在就签,但是你最好还是仔细看一遍,有问题可以直接联系我,或者Cindy和少天,24小时待机,欢迎打扰。”

他们不穿衣服裹在被子里谈完了公事。喻文州笔电关机,随手放在了床头柜上,下床倒水喝。他在迷你吧前面用两个杯子来回把水过凉,周泽楷默默的跟上去,从后面抱住了他。

明明就在刚刚,他们的身体还那么接近,但为什么却感觉到距离这个人前所未有的遥远呢?

江波涛说,我一直觉得他挺喜欢你的,怎么说变心就变心。外人都是这么看的吗?

周泽楷鼓起勇气,问:“你喜欢我吗?”

在此之前,他们在一起两年多,他对喻文州表白过,不止一次,但却从没有鼓起勇气问过,你是不是喜欢我。他觉得没必要问,同时也觉得不太想知道答案,知道叶修和喻文州的关系之前他不想,之后就更不想了。

但是现在,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一个说法。我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在你心里,到底怎么看我?我有不好的地方,你能不能不要急着讨厌我,先告诉我,我会改的。

喻文州轻轻笑了,他手上不停,回答得也很快:“我喜欢你啊。”

周泽楷演过那么多戏,他除了出道的电视剧和拿到最佳配角的电影是男二,其他全都是男一。在荧幕上,他的表白所向披靡,只要他开口,女主一定哭着笑着奔跑着呼喊着扑进他怀里;至于被表白的次数,就更数不清了。但喻文州的这句简简单单的“我喜欢你啊”却让他激动得前所未有。他想迫不及待的告诉所有人,他是喜欢我的,不是我一厢情愿,也不是他拿我消遣,他就是喜欢我的。

他把喻文州转过来,认真的看着他,又问一遍:“你是真的喜欢我的吗?”

喻文州一手一个杯子,无可奈何的笑笑:“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呀。”

他还不放心:“那你为什么喜欢我?”

喻文州拿他没办法的笑起来:“那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啊?我当然喜欢你了!”

他高兴得抱住喻文州就亲。

喻文州两杯水还烫着,躲也不是,接受也不是:“诶,你小心点,你让我……唔……”

他们的第二轮一开始节奏缓慢但充满了柔情蜜意。周泽楷一向对自己的持久力有着傲人的自信,他让喻文州kua坐在他身上,自下而上全gen没入之后缓慢的碾磨,间或凶狠的一ding,每一下都让喻文州快要从他身上跌下去。

“周导……甲方爸爸……求轻虐……啊……”

喻文州的求饶不知为何让周泽楷觉得非常憋屈,甚至让他有了些阴暗的想法。他搂住喻文州的腰,握住前端lu动,拇指却抵着出口,问:“你很喜欢这样和甲方打交道么?”

喻文州被钉在他的火热上面,难耐的扭着腰,说不出话。这样的节奏已经两个人都不能满足了。周泽楷把他推倒,撞击排山倒海而来,喻文州哭喊着求他慢一点轻一点,周泽楷瞳孔深黯,憋着一股劲儿,说:“这不是你喜欢的么?”

平静下来之后,周泽楷才觉得刚才稍稍有点过。明明是床上的情趣,他却把话题往不太愉快的方向转。他抱着喻文州,心虚的轻抚他的背。喻文州也是被整得惨了,好一阵缓不过来。

周泽楷看喻文州不动弹,乖乖的下床拿水给他喝。小半杯水喝下去,喻文州才长叹一口气抬眼看他。

“你还好吧?”

周泽楷小心翼翼的问,喻文州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我觉得,我一个人,已经满足不了你了。”

周泽楷顿时蔫了,他低着头,垂着目光,坐在床边,手都不敢动。喻文州长叹一口气,对他招招手。周泽楷如蒙大赦的赶紧上床拥抱住他。

喻文州轻抚他的胸膛,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前面还是处。”

周泽楷有些意外,但他什么也不说,静静的听着。

“我19岁就和叶修在一起,我从来没有和女人有过,一次都没有。”

喻文州很少,几乎从没对周泽楷说过以前的事,提到叶修的就更少。这是前所未有的坦诚相对的时刻,周泽楷紧紧的拥抱住他,连呼吸都放轻,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打断了。

“到现在,我34岁,睡过的也只有你和叶修两个人而已。”喻文州看着他,认真的说,“可能以前的一些事,让你觉得我在这方面比较随便。实际上我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也确实玩得很疯,胡天胡地,什么荒唐事都干过。那个时候我手速惊人,1个月能写10万字。他还曾经一边cao我一边让我写,掐着表说结束的时候必须写到多少字——但是,那也只是跟他而已。”

他说着说着,面上浮现起自嘲的笑来:“我已经2年时间,什么都写不出来了。大概是报应吧,叶修把我的灵感、我的倾诉欲、我讲故事的耐心,都带走了。”他看着周泽楷,平静的目光里却藏着激烈的感情,“我已经帮不了你什么了。”

周泽楷赶紧说:“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就算是甲方乙方签合同,我也不会为难你的。”

“那不行,”喻文州执拗的说,“我们的关系是我们的关系,生意归生意。不能混为一谈。这对你、对我、对我们,都不好。”

周泽楷从喻文州的称呼里感到了一种坚固的冷静。这一刻他后悔极了,说不出的难过,又难过得说不出扣,想了半天,他抬起手轻抚着喻文州的眉眼,问:“那你还喜欢我吗?”

喻文州诧异的笑了:“我当然喜欢你啊。”

周泽楷像落海的旅人抱住唯一的一块浮木一样紧紧拥抱住他,说:“我也是。我只有你一个。以后,如果我又干了什么让你觉得不舒服的事,请你一定原谅我。求你了。”

 

TBC

明天更不了,后天也够呛,周末限流不更,这个星期更新到此为止了

评论 ( 42 )
热度 ( 116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