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翔喻、叶喻】笑我落落大方-5

Warning:娱乐圈au,每对CP都滚过,不喜勿入

Warning又Warning:本章有叶周喻3P肉渣,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5、

周泽楷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房子隔音很好,喻文州和叶修去了楼上卧室,他想着刚才喻文州在他身下的模样打了出来。

今天他就是作为一个玩意儿被叫来的。

整个城市沉浸在夜色和灯火中,这里有数不清的人,过着数不清的生活。他还不到30岁,身家几千万,红得不能上街,十几个品牌用他的脸做广告,刚拿了主流电影节的奖项——他已经是这个世上少有的幸运之人。但总有人生来就在万人之上,你一生奋斗,到达的只是他脚下踩着的地板。

是喻文州叫他来的,他飞快的赶来了。喻文州要他做的事,他都一丝不苟的完成了。喻文州没有叫他走,他现在也不能走。他躺在沙发榻上,看着天花板,直到开始感觉冷。

喻文州没有让他生病,所以他不能生病。他爬起来在下层的各个房间里找了找,成功的在储藏室里找到了客用的被子,回到沙发榻上睡下。

第二天早上,周泽楷是被叶修的动静弄醒的。他掀开蒙住头的被子,看见衣冠楚楚的叶修正在戴袖扣,袖扣之后还有手表——昨天这些都被他摘下来随手扔在茶几上。

叶修落落大方的对他微笑,说:“他还没醒。”

周泽楷夸张的打了个呵欠,又躺回去。

叶修整理领带,饶有兴趣又欣赏的看着他。昨天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已经荡然无存。叶修拿起手机说:“加个微信?”

周泽楷也不拧,找到自己的手机,翻出二维码递给叶修。

叶修姿态非常稳,说加就加,朋友圈也对他敞开。但周泽楷没有翻人朋友圈的习惯,通过验证之后随手就把手机扔到茶几上了。

临走之前叶修对他说:“你可以上楼去睡。”周泽楷没有回答,只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朝他摇了摇,表示再见。叶修轻笑一声,远远的传来门响。

这就是周泽楷和叶修认识的过程。在叶修离开之后,周泽楷看着晨光中飞舞的灰尘,发了很久的呆,最终还是忍不住上楼去了。

他沿着螺旋楼梯上楼,二楼一半是卧室,另一半不能一眼看尽。喻文州的床很大,足够四个成年男人并排躺下。而此刻,他陷在床铺中间,光溜溜的肩膀从被子边缘露出来,不知道醒了没有。

周泽楷在喻文州床边坐下,看着他肩膀和脖子上的吻痕,犹豫很久,终于还是下定决心,掀开被子躺在了喻文州身边。他睡了个回笼觉,醒来的时候,被子里温暖舒服,喻文州不知何时朝他偎依了过来,两人的肢体纠缠在一起。他翻身压住喻文州,伸手试了一下,xue口柔软湿润,他没费什么力气就进去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做。在很多时候,xing的意义远远超过了其本身。喻文州柔软而顺从的接纳他,他在叶修留下的每个吻痕上亲吻,他想问喻文州,你们以后还要叫我吗?你们以后还要在一起吗?你们以后准备一直这样下去吗?但是话到嘴边,他只说了个“你们”就说不出口了。

喻文州抚摸着他的眉眼,他听到了这半截的问题,但却并不想引导他讲完,也并没有任何解释的打算。周泽楷紧紧的拥抱住他,把自己深深的嵌入心爱的人身体里。

事后,喻文州带他到门口,在安保系统里录下了他的指纹。叶修离开时也是刷指纹开的门,周泽楷看着在他按下指纹之后,显示屏上出现的“welcome”字样,默默的接受了这一切。

周泽楷没有想错,后来叶喻在一起的时候还叫过他几次,但两个男人在喻文州身上达成了礼貌而节制的和解,每一次都联手把喻文州cao得很惨。他们甚至试过双long,喻文州惊恐的呼喊,又爽又怕的一直求饶,这给了他们极大的满足。

叶修在B市,喻文州在G市,他们一年也见不了几面,但每次见面必然幽会。周泽楷猜是自己打破了他们相处中的某些平衡,但他既然已经进到了喻文州的家里,就不会离开。

他每年能自己安排的时间加起来最多只有1个月,其他时间不是在剧组,就是在综艺,或者是在飞机上。回到G市他一般住喻文州家里,聚少离多一直让他们的相处有新鲜感,也一直让他珍惜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日子。喻文州基本不和他说叶修的事,只有一个例外:在叶修来G市、而他也在G市的时候,喻文州会告诉他,今天你别过来,或者今天你过来。

喻文州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很少摆老板架子,总是顺着他、凡事都由他,而他也很乐于承担起照顾两个人的责任,洗衣服、做饭、抢夺遥控器,还有在家里的每个角落做ai。这虚幻的家居生活给了他平凡的满足感,如果他不需要每三个月交一份体检报告给喻文州就更好了。

喻文州给了他太多东西,他从21岁开始到目前为止的整个人生,差不多都是喻文州给的。但现在,喻文州对他如此冷淡,仿佛是要从他的生命里退出去一样坚决。周泽楷看着叶修那条“你们喻总好像生气了”,还是不懂,自己告诉他的时候明明一切都很好,为什么会这样呢。

他想和喻文州单独谈谈,堵去他房间,多半能得到几分钟谈话的机会。但是现在喻文州已经去叶修那里了。这次喻文州说不带他。

 

叶修满头大汗的从喻文州身上爬起来,抓起床头柜上的柠檬水喝了一大口,问:“柠檬水还是橙汁?”

喻文州放松的喘着气,选了第三种:“凉白开。”

叶修无可奈何却又由着他的摇摇头:“我就知道。早准备好了。”他一进酒店房间就烧了一壶水,倒进凉水壶里晾着,现在已经凉得透透的了。

两人并肩靠在床上喝水,电视音量开得很小,正在回放昨晚的颁奖典礼。叶修点评道:“你也是真够夸张的。”

喻文州默默喝水,并不搭话。叶修转头认真的看他一眼,有些意外:“就这么意难平?”

喻文州背过身,把杯子放回他那一侧的床头柜上,不想回答这个尴尬的问题。

叶修把他拖回来,头按在自己肩膀上,紧紧抱住,不许他挣扎,说:“人嘛,其实很简单的:你有他需要的东西的时候,他会自己跑过来;你的东西满足不了他了,他就会离开。”

喻文州依旧冷着脸,不说话。

叶修也不在意,电视上此时播到了孙翔领奖的部分,叶修挠挠喻文州的下巴,打趣:“现在改捧他了是吧?你就喜欢这一型的漂亮小家伙。睡过没?”

“没有!”喻文州回答得很没好气,“我又不是见一个睡一个的那种人!”

“我是,我承认我是。”叶修拍拍他的背主动认错,然后话锋一转,“既然你们都有新打算了,何必这样?当时你要走我没摆臭脸,现在他要走,你也要落落大方才行啊。”

喻文州又不说话了。

叶修轻抚他的肩膀和脖子:“该不会,你从没想过他会走?”他扳过喻文州的脸,让他看着自己,指着电视认真的说:“他拿过一个最佳男配,两个影帝,他抓住了你给他的每次机会,这么聪明又有企图心的人,你觉得你能控制他吗?他的工作室都开了两年了。”

两年来像个摆设一样的工作室,不鸣则已,一鸣就要惊人了。喻文州枕在叶修胸口,无言以对。电视里重演着晚上的颁奖流程,周泽楷上台,捧着奖杯,讲了一大段感激的话,最后语无伦次的收场。喻文州避开电视画面想要起身:“我要走了。”

叶修把手机屏幕给他看,箍住他的腰不松开:“快两点了,睡吧。”

喻文州想推开他:“狗仔出没,被拍到怎么办?”

“谈生意,他们不服?我们不是正在合作拍电影么?蓝雨一哥的导演处女作。”

喻文州也是无语了:“讨论拍戏不叫导演你骗谁?再说他也投了钱,第二出品人可写着他的工作室。”

叶修一摆手:“他只是个小艺人,我们……”他指指喻文州,又指指自己,“我们才是左右这一切的人。”

喻文州被短暂的噎住,但随即立刻反唇相讥:“不敢,只有你叶大总裁才是。”

叶修面带微笑,摊开手:“所以,我们现在统一说辞了,你能留下来过夜了吗?”

喻文州泄了气,一头扎进枕头里。


TBC

所以我们来整理一下周影帝这两年的事业线

2年前:经纪约到期,开了工作室,从此在蓝雨只有半经纪约,之后拿了最佳男配。

1年前:喻总亏血本给他弄了个文艺片,让他拿了最佳男主,蓝雨年终奖都受到影响。在这种情况下,蓝雨又给周影帝开了个片

今年:周影帝自己投资开了个片,第一制片挂蓝雨,但报批手续用的兴欣的资质。得到了第二个最佳男主。

喻总这两年差不多为他人做嫁,摊手

让我们期待周影帝的后续动作。

评论 ( 27 )
热度 ( 108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