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哨向】执炬迎风-12

#哨向,虐身虐心

#黄喻,部分章节有叶喻,出现叶喻的章节tag和标题会双重预警,请留心

#感谢 @锦邑织文 太太的技术支持(* ̄︶ ̄)


12、

喻文州打量他一阵,不置可否的偏偏头,说:“那行,方便的话陪我去个地方。”

黄少天没什么可挑剔的,他跟着喻文州去食堂拿了两个塑料袋,又跟着他进了基地后面的山林里,才问:“这是去干什么?”

他们走到一处缓坡,喻文州辨别了一下路径,召唤出了他的精神体北极狐。

黄少天亲眼看到它,这还是第二次。北极狐黑黑的眼睛、雪白的皮毛、毛茸茸的大尾巴实在是太好看了,他伸手想招引它过来,但没想到一人一狐视线一对上,这小家伙一溜烟跑没影了。

黄少天伸出去的手僵在那里,他诧异的看着喻文州:“这……”

喻文州没什么表情的移开视线:“它怕你。”

黄少天知道他说的是他的精神体雄狮曾经凶过北极狐的事,但那也是8个月以前的事了。他不禁有些委屈,说:“我们相处得……还行,而且也过去挺久的了,它……它为什么还这么怕我啊?”

喻文州沉吟片刻,似乎是下了决心,才说:“精神体都是很敏感的,这种事情,一般来说会记一辈子的。”

话已至此,黄少天也说不出什么辩解的话。他只好生硬的转移话题:“我们现在去干什么?”

喻文州跟随北极狐走在前面,没有回头的说:“请你帮个忙。”

他们在一片小山坡上停了下来。山坡上有一小片樱桃树,玛瑙一样的樱桃缀在碧绿的树叶间,晶莹可爱。旁边还有两株桑树,深紫色饱满的桑葚累累垂实。喻文州抬头看了看,指着头顶上的树枝说:“我爬不上去,能不能麻烦你?”

黄少天撸起袖子:“这个简单。”

他助跑两步,轻盈的蹬着树干蹿了上去,看准一条缀着果实的树枝,一脚就踩断了。停留在树冠上叼樱桃的小鸟被惊飞了好几只,果子啪啪的掉下来。喻文州看他这拆迁的架势,扑哧一声笑出来,一边接一边说:“你慢点!”

黄少天就垮坐在树杈上,听喻文州的安排,一支一支的折了往下递。中间他也揪了几颗尝了尝,对哨兵来说,味道过于强烈了。他拿不准,说:“你尝尝?”

喻文州也揪了几颗,吃完就仰起头,对他眉开眼笑:“挺好的。”

喻文州高兴,黄少天就跟着高兴。他们在穿过树冠的阳光里一边说着闲话,一边慢悠悠的摘果子。

“你是怎么发现这几棵树的?”

“……是我那只狐狸发现的。”

那北极狐又是怎么发现的呢?黄少天不问也知道,肯定是在基地里闲逛的时候发现的,说不准还和郑轩的那只袋鼠一起。他想了想袋鼠那么大的个头,在森林里磕磕绊绊走着的样子,就觉得十分郑轩了。

不过现在的黄少天不想在意这个问题。他脚不落地,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在摘桑葚的时候他一不小心捏烂了果子,就干脆把上衣脱下来想用衣服兜住。喻文州赶紧在树下对他招手:“弄衣服上洗不掉的!”

“那怎么办?”

喻文州看着装满了的两个塑料袋,脱掉自己的上衣,把其中一袋倒出一大半到衣服上,把袋口扎紧后团了团,向上抛。

黄少天稳稳的接住,摘了桑葚一个个往袋子里面丢。

满载而归的两人,一人提着两袋果子,一人抱着用衣服兜住的一捧果子,在春末的和风和阳光里慢悠悠的往回走。黄少天看着只穿着黑色工字背心的喻文州肩膀上泛着光的细密的汗,和胳膊上的淤青,想了半天,才鼓起勇气说:“要不,你穿我的衣服吧,别着凉了。”

喻文州诧异的看着他:“不会啊,我还流汗呢。”

他们在一处山泉转角的地方停下来歇了一会儿。黄少天不需要休息,但看喻文州喘得厉害,就主动提了出来。两人在石头上坐下,喻文州把衣服包着的樱桃在山泉里简单冲洗就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时不时丢给黄少天几颗。

“要是觉得太刺激就扔掉。”他说。

两人在山泉边吃完了衣服上的一摊,喻文州主要负责吃,黄少天主要负责洗。森林里安静悠闲,流水潺潺,气氛实在是太好了,好得黄少天都想忘记他和喻文州出来是“有话要说”的。

喻文州伸了个懒腰,抖抖衣服,折了一段枯枝在地上挖出一个一个小坑,把樱桃核埋进去,他认真又开心的模样就像任何一个普通的18岁的男孩子。黄少天也来帮忙,从山泉里捧了水浇上去,两个人玩了没一会儿,喻文州突然问:“你今天找我,到底是想说什么事?”

黄少天“哦”了一声。

喻文州停了手上的动作,耐心的看着他,但黄少天不说话,他也不催促。

他们在地上,沿着山泉种了一排樱桃核,也不知道来年春天到底有多少能发芽。当夏天过去之后,还有花朵未曾开放。这个世界总是如此。

“其实,”黄少天说,“就在今天早上,我真的接受了,你很讨厌我。”

喻文州挖坑的动作顿了一下。

“别的哨兵和向导,都是看对眼了,才会想要建立连接,但我们完全不同。”黄少天把手指放进溪流里,山泉冰凉清冽,“我和你过去连接过的哨兵也没什么不同,都是因为命令。明明是陌生人,却要变成这么亲密的关系,谁也受不了——更何况,我一开始还打伤了你。”

喻文州不说话,继续默默的挖他的坑。

“我本来准备跟你商量,申请切断连接的。但是后来我又改变了主意。因为这样并不是对你负责任。”

他看着喻文州的背影,他这么真诚的和喻文州交心,喻文州连转过头看看他的欲望都没有,仿佛挖坑埋樱桃核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事。黄少天突然也觉得不在意了,他说:“我以后会跟上面坚持,不许你再连接新的哨兵,以后与你连接的哨兵,只减不增。”

喻文州终于把所有的樱桃核都埋进了土里。黄少天从山泉里掬水洒在那一排新种下的樱桃核上。

水是多么执拗的东西啊,你以为已经掌握在手心了,但只要稍稍放松或者稍稍收紧,它都会从指缝中流失。黄少天继续说:“不过,等你遇到了喜欢的哨兵,想要和他连接甚至结合,我会主动退出的。在那之前,我占着你的哨兵的位置,塔里就不好再做其他的安排了——这是我能为你做到,且一定能做到的事情。”

喻文州还是不说话,一捧一捧的浇着水。

黄少天等了一会儿,喻文州终于浇完了水,回到他对面的石头上坐下。他们隔得很近,膝盖挨着对方的。喻文州又抖了抖自己的外套,然后穿上。黄少天殷勤的主动帮他拉拉链整衣服。

“你向导素的味道总是这么淡,淡得我都快闻不到了。”他自嘲的笑笑,“我以后不会……碰你了,上次的事很抱歉。总之,就……希望以后我们能成为朋友,也希望……你能早日遇到那个让你的向导素变浓、让你热起来的人吧。”

他把喻文州外衣的拉链向上一路拉到底,又帮他拉平衣服的褶皱,悲伤却温柔的看着他。

喻文州轻轻的、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他说:“好的。”


TBC

存货出清,暂时不写了

有兴趣的时候再说,想取关就取关吧

评论 ( 19 )
热度 ( 124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