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哨向】执炬迎风-11

#哨向,虐身虐心

#黄喻,部分章节有叶喻,出现叶喻的章节tag和标题会双重预警,请留心

#感谢 @锦邑织文 太太的技术支持(* ̄︶ ̄)


11

每个周六的最后一项工作,就是为黄少天检查屏障。

喻文州满身尘土和疲惫的跟着黄少天回到62楼,一进门就被拉到床边,让他坐下。

“怎么没上药?来,我来帮你。”

嘴角是没躲开被踢中受伤的,胳膊是格挡的时候撞青的,膝盖是被摔出去的时候在地上磨的,虽然都不重,但总的来说挺狼狈。

喻文州坐下又立刻站起来:“我衣服挺脏的。”

黄少天看了眼床单,又看看喻文州的脏衣服,说:“没关系,要不你先洗个澡吧,今天晚上别回去了。”

喻文州摇摇头。黄少天拿他没办法,左看右看,拖了个椅子到床边让他坐下。

哨兵对自己的向导都是很心疼的,黄少天把药油在手心搓热,按压着喻文州胳膊的伤处,听他吃痛的抽了口气,顿时就不敢下手了。

“要不还是去医务室吧。”

“不用了。”喻文州抬起胳膊看看撞青了的地方,问,“有双氧水吗?简单弄弄就行了。”

于是黄少天就手足无措的看着喻文州自己给嘴角和膝盖擦了药,看他把用过的棉签和纸巾丢进垃圾桶,很郑重的说了“谢谢!”,不由得心里一动,拉住喻文州的手,说:“今天不用检查了。”

“不行。”喻文州抽出手。

“执行任务的时候你不是都修复好了么?”

喻文州霎时抬起眼睛,敏锐的看着他,片刻之后才缓缓的说:“那只是我残留的一部分意识,应急用的,不能完全放心。”

“那你要不然申请,只和我一个人保持连接吧?”

喻文州目光又定了一下:“不行。”

“你在我们每个人的精神图景里都残留一部分意识,这对你不会造成损伤么?”

“还好。”

“那你为什么连续两次体能测试都没有过?”

喻文州被噎住了。他犹豫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黄少天。

他一身尘土,唇角破裂,神情却是黄少天从来没见过的恳切郑重。黄少天咽了下口水,问:“你怎么了?”

喻文州就这么看着他,眼里渐渐涌出水意来。连接里传来清晰的震颤,黄少天有点慌了。

“你怎么了?有事情你告诉我,我会想办法帮你的。是体能测试的事么?”

喻文州咬了咬嘴唇,仿佛在犹豫、不能下绝心的样子。黄少天看他不否认,就又催了一句:“就算我办不到,我还是能找其他人帮忙的。让周医生给你开个证明,说明你状态不好,你看行不行?”

一瞬间,从连接传来触电般激烈的感情。这是黄少天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喻文州的情绪。可是,在他面前的喻文州,仍然只是眼里藏着万千隐情,默默的看着他。

黄少天都快抓狂了。他噎了一下,尽量克制了情绪,但还是忍不住,说:“你有事直说好吗?你别这个样子,我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喻文州别开脸,轻而长的吸了一口气。黄少天感觉到,从连接传来的波动逐渐平缓下来,直到无从察觉。就像绷紧的皮筋,拨动之后虽然会剧烈的振动,但最终会归于静止。他收敛了表情,沉声说:“我们开始吧。”

 

第二天早上,黄少天发现,喻文州在训练场上长跑。

昨晚的屏障检查结束之后,喻文州向他行了个无可挑剔的礼就离开了,根本不给他一丝挽留的余地。黄少天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到底哪里得罪这个人了。他那么喜欢他,只要喻文州开口,他什么都能答应他,可是却没有得到过哪怕一次正面的回应。

哨兵和向导不应该是这样的。喻文州对他,根本不像普通向导对哨兵一样关切温柔,只是完成任务而已。哪怕他不叫黄少天,哪怕他是个人渣,只要他还是蓝雨的S级哨兵,喻文州就会带着恨意(对,他现在差不多相信喻文州对他是有恨意的了)把他们的连接维持下去。

因为他根本不是喻文州自己选择的哨兵,而是上面强行塞给他的任务。

意识到这一点让黄少天瞬间模糊了视线。从62层楼看下去,喻文州一个人在训练场上执拗的跑着,黄少天可以一直看着他不眨眼,多久都可以。但这个时候的喻文州,可能一边跑,一边在心里骂他,可能恨不得这个世界上没有黄少天这个人才好。

他以前以为,有了向导,他在这个世界上就不是孤单的。总有人能走进他的心里,温柔的对待他,理解他,关心他,包容他。可是并不是的,他的向导讨厌他。

他接通了郑轩的通讯器,问:“起床没?”

通讯器里传来郑轩懒洋洋的声音:“大哥,我们刚执行完任务回来,你就不能让我睡个懒觉吗?”

郑轩的向导喜欢他,所以他睡觉都安稳。可能梦里喻文州还会跟他说话,带着他那只走路摇摇摆摆的袋鼠在精神图景里到处逛。黄少天这么一想,觉得委屈又要泛滥。他抽了两下鼻子,说:“有个事问你。”

“你说。”

“你说,文州他是不是讨厌我?”

等待答案的时间稍许久了一点,黄少天忍不住“喂”了几声,才听到那边懒洋洋的回答:“哨兵都是要去追求向导的。你不能因为自己是S级,就觉得人家应该倒贴你啊。”

黄少天感到烦躁又无力。他没这么想过,但是这个时候,也不准备纠正。

“再说,”郑轩说着打了个呵欠,“就算你没拽起来,你也关心他,但是,你关心到点子上了吗?”

黄少天闷闷的说:“我跟他说过,让他去申请,只连接我一个。”

“……我要揍你了哦!”

“难道不应该么?”

“你这种想法,怪不得他不喜欢你。”郑轩板起脸,严肃的说,“你凭什么让他只连接你?因为你是S级?你都觉得他讨厌你了,你还强迫他只连接你一个,这就是包ban婚姻你知道吗?”

“他跟你就不是包ban婚姻吗?”

“他不讨厌我啊。”郑轩特别讨打的说,“哨向的结合,最终还是要看能否引发结合热。就算包办婚姻,感情不到,他不对你发热,你们一辈子都结合不了。”

“那他就能对你发热吗?”黄少天气不过,又没什么可反驳的,只能这么怼回去。

“我跟他是朋友,没想过跟他结合啊。”郑轩悠悠的说,“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但是我从最开始就知道,他跟我是因为命令才连接的,将来也会因为命令而切断连接。”

黄少天怔住了。

“但是,如果你是冲着跟他结合去的,那你可不能像我这样。不过这方面我就提供不了什么建议了。我自己也单着呢。”

 

太阳渐渐升高了。春末的气候已经很热,喻文州一边跑一边抬手擦汗。

有人出现在训练场边,在原地简单热身之后,跑进训练场,和他并排一起向前跑。

“还有几圈?”黄少天问。

喻文州跑得气喘吁吁,做了个5的手势。

黄少天默默的陪着他跑完。跑过终点线之后的喻文州说不出一句话,叉着腰走到跑道边,拿起水壶来喝了一口,又递给黄少天。

黄少天汗都没出,摇头。

喻文州一气又喝了好几口水。黄少天问:“达标了吗?”

喻文州点点头:“勉强过关。”

黄少天笑了:“不错,你会越来越好的。”说着凑近他,用手掌扇了扇,说:“你的向导素,味道真淡啊,都快闻不到了。”

喻文州点点头,做了个再见的手势,转身要走。

“文州!”

黄少天扬声呼唤,喻文州回头,奇怪的看着他。

“你……没什么事的话,能耽误你一会儿么?我有话对你说。”

 

TBC

恩,这篇的黄喻关系,比较接近原著的脉络了

提前祝大家国庆快乐

评论 ( 14 )
热度 ( 98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