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哨向】执炬迎风-10

#哨向,虐身虐心

#黄喻,部分章节有叶喻,出现叶喻的章节tag和标题会双重预警,请留心

#感谢 @锦邑织文 太太的技术支持(* ̄︶ ̄)


10、

这怎么可能?!

三个哨兵都感官敏锐,绝不可能连信息素都闻不出来。韩成有点慌了。他们的支援位置,在距离将近1000米以外的半山腰。韩成和徐景熙都没有和黄少天连接,耳机里除了剧烈的呼吸没有其他的声音,和徐景熙连接的宋晓已经暂时断开了连接,谁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是怎么回事。

 “黄副队!”韩成急切的呼唤着,“请回答我!现在的情况怎样?”

徐景熙等不下去了,从隐蔽处一跃而出。韩成想拦也拦不住,只好紧跟着一起。他们一路连滚带爬的从观察点冲下来,非常不巧,现场已经有车辆路过,还有人下车查看状况,甚至有人在尝试拨打电话报警。

韩成顾不得许多,迅速展开精神领域,控制住了路人们,又联系蓝雨总部,要求对该路段实行暂时的交通管制。徐景熙冲向货厢,他已经领教了这两个向导的厉害,精神领域的覆盖碾压毫不留情的展开。

但是,令他诧异的是,他根本没有遇到想象中的抵抗,两个向导的精神领域混乱浑浊,好像一团搅和在一起的烂泥,连基本的秩序和控制都没有。这样的向导居然能一击伤害2个A级哨兵和一个S级哨兵,他觉得这实在不能理解。

他终于跑到了货厢,两个女向导裹着黄少天他们脱下来给他们蔽体的衣服,爬到了公路边。她们在土里拖出了一条爬行的轨迹,指甲缝里塞满了泥土,不少关节都擦伤了。郑轩和宋晓已经失去了意识,黄少天杵着冰雨靠在轿厢上,虽然睁着眼睛,但也对外界的刺激失去了反应。

徐景熙首先查看宋晓的状况。肉体接触有助于加强联系,他捧着宋晓的头,手指插进头发里,潜入精神图景里查看。屏障并没有破碎,但精神图景里乱成一团,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把规律抹去,把天地翻转。他小心翼翼的引导、梳理,安抚哨兵的情绪,重新续上连接,宋晓在他怀里“啊”的轻叹一声,睁开了眼睛。

徐景熙松了一口气:“你能不能行!我还以为屏障碎了!”

宋晓夸张的抬起胳膊遮住眼睛:“哨兵对向导,那就是没辙啊。”

另一边,韩成在查看郑轩的精神图景。他之前被黄少天伤过,天然的对这个S级哨兵存在着忌惮,所以先挑不那么棘手的郑轩来进行。但是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郑轩的屏障坚固,对他表示了森然的拒绝。他几次想潜入屏障之内,都被哨兵的意志凶狠的拒绝了。

难道,必须要喻文州吗?

他不放弃的又尝试了一次,仍然遭到了无情的拒绝。正当他准备退出时,突然,一股强大而平和的精神力渗透了进来,就像卫生纸吸水一样,眨眼间就覆盖了郑轩的整个精神图景。

他远远的看着一个银发白袍的少年,高举着法杖从天而降。郑轩的精神图景此时正笼罩着数个巨大的龙卷风,暴雨倾盆,满地泥泞,目光所及是遍地的断壁残垣。银发少年周身被银白的光芒包裹,他一举手,满天的雨突然停止了坠落,悬挂在空中,映着云层中蜿蜒的雷电,反射出美轮美奂的光彩来。他再度挥动法杖,悬空的雨滴飞舞起来,去修补被毁坏的房屋和街道,龙卷风逐渐变淡,乃至于消失了踪迹,乌云渐渐散去,碧蓝的天空从云后面露出来,海港上空海鸥在盘旋,雪白的帆船点缀在海面上,淡淡的金色阳光在海浪中跳跃。

韩成深深的震惊了。这里早已经超出喻文州的影响范围,他居然能感应到自己哨兵的状况,并进行引导和修复吗?

在这一当口,银发少年突然转身,霎时身影就出现在了他面前。韩成并没有真的进入郑轩的精神图景,但在自己哨兵的精神图景发现其他向导的投影,是哪个向导都无法容忍的事,韩成还来不及做出任何表示,少年已经挥动法杖,他的投影被击飞,瞬间从郑轩的图景中脱离。

韩成睁开眼,那一击凶狠霸道,他胸口隐隐作痛,深喘了几口气才缓过来。而这边,郑轩已经清醒,黄少天也慢慢恢复意识。

他们迅速收尾。

 

喻文州扶着树干,剧烈的喘息,汗水浸湿了后背。

他从背包里拿出水壶,喝了好几口,平复呼吸,重新背上负重,从小路返回原定的路线。今天的负重越野还没有完成,他必须在后半程发力,把时间追回来。时间超出太多,会让韩成生疑。

 

任务小队在星期六中午回到了塔里。

喻文州早上照例进行了信息素检测,并照例进行了注射。他下午的体能测试又是三项全扑,方世镜非常生气,罚他训练结束之后再跑五公里才能休息。

布置完加练的内容之后,方世镜回到会议室。这次行动的总结会正在进行当中。

黄少天和韩成分别讲述了当时的情况,方世镜一听说喻文州出现在黄少天和郑轩的精神图景里就气不打一处来,说:“不可能,他本周的体能测试又三项全扑,他办不到。”

“这是我亲眼看到的。”韩成强调。

周嘉文接受起来倒没那么困难:“那找他来问问吧。”

方世镜面露不悦:“等他跑完五公里再说吧。先进行下一阶段吧。”

任务本身有很多可疑之处,黄少天作为活动总负责,对他们救出的两个向导的状况提出了疑问,同时也对普通人类居然可以贩卖向导这件事情本身也抱有巨大的不解。而对于他们的质疑态度,委员会秘书长林臻和医务总长周嘉文却在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不予置评。

喻文州跑完五公里之后被叫到了会议室。他的头发和军服都汗湿了,嘴角破了,从挽起的袖子可以看到胳膊青了一块,裤子膝盖上还有没拍干净的灰,膝盖火辣辣的。黄少天好几天没有看到他,当时眼睛就移不开了,如果不是现场还有别人,他就要跳起来上前拥抱住他。

众人打量着这个看起来灰头土脸,在各项训练中疲于奔命的B级向导,他是在场唯一的一个B级,其他人要么A级,要么S级,即便不是哨向,也是主管或者领导,他好像是误入了宫殿的贫民。

方世镜说:“韩副队反映说,今天在执行任务时,在黄副队的精神图景里看到了你的投影。解释一下?”

喻文州回避着每个人的注视,低声说:“我知道我没资格参与执行任务,所以在他们的精神图景中残留了一部分意识,作为万一的预备。”

韩成狐疑的微眯起眼睛,转向周嘉文:“周医生,我从来没听说过。这可能实现吗?”

周嘉文向后靠:“理论上存在可能,但实际上,对向导的精神损伤比较大。是别人教的还是自己学会的?”

这么近的距离,黄少天和郑轩心疼又震惊的情绪触电一样传了过来。喻文州掩去表情垂下视线,说:“我自己想到的,并没有别人教我。而且,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只不过真正发挥作用这是第一回。”

方世镜沉吟片刻,用钢笔敲了敲桌面:“你这么干多久了?”

“大半年了。从黄副队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开始。”

黄少天第一次出外勤,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任务。塔里的意思是给他练手并且建立信心,因而上上下下都特别留心,方世镜当时反复叮嘱了喻文州好几次,让他做好屏障检查。他想,估计也就是在这样的压力下,喻文州想到了这种对自己有损害的做法。

原本喻文州连续两周体能测试不过,方世镜对他充满了恨铁不成钢的愤怒。但眼下这个情况,他的愤怒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怜爱和惋惜。他挥挥手,示意喻文州离开,然后说:“鉴于这次行动的情况,我觉得,可以考虑让喻文州参与外勤了。”


TBC

诶,这个星期真是忙死了

《在我之前在你之后》和《山海一夏》都完售了,谢谢大家的支持!再次感谢!

评论 ( 23 )
热度 ( 100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