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哨向】执炬迎风-9

#哨向,虐身虐心

#黄喻,部分章节有叶喻,出现叶喻的章节tag和标题会双重预警,请留心

#感谢 @锦邑织文 太太的技术支持(* ̄︶ ̄)


9、

卢瀚文没有什么意外的被编入了哨兵一队。

新哨兵加入后的第一次训练总会有自由搏击项目。当初黄少天就此一战成名,成了队里的小霸王。现在卢瀚文来了,评级A+,论级别在队里排第二,但论年纪却是最小。

这一天哨兵一队的训练又在一场又一场的挑战中结束。卢瀚文手执三尺六寸长的重剑“焰影”,千钧之势,身周2米不能近,连赢7场之后直接挑上了队长陆满。陆满用一把8寸长的短刀,武器上非常不利。两人交战一触即发。卢瀚文年纪较小,腕力稍有不足,但速度已经非常惊人。他走的是大开大阖的路子,剑一横,高高跃起一击而下,之前败落的7个哨兵能接下这一击的不足一半。陆满毫无惧色,短刀正面迎上,铛的一声,刀锋接触的瞬间,以极其高超的技巧卸下来力,卢瀚文的重剑剑身震动嗡鸣。陆满趁卢瀚文剑势已去,向前突刺,卢瀚文居然能在将收未收的半道急转剑柄,剑锋划出一个迅疾的半圆,剑柄在面前两寸正面挡住短刀刀刃。继而,卢瀚文以极猛的力道以剑柄回磕,趁势回转剑锋。

这么近的距离,陆满根本无法避开,眼看他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剑光之下,忽然一声干云裂帛的脆响,在没有人能相信的角度,黄少天执冰雨以一个极其诡异的角度刺入其中,剑尖撞开了陆满的短刀,剑身架住了卢瀚文的重剑。卢瀚文执剑连退三步,长剑脱手,而陆满则被击退5步才稳住脚步。

黄少天随意的甩动冰雨,响起几声破风声。他笑眯眯的说:“今天就到这里吧,快吃午饭了。”

哨向的世界里,实力决定一切。卢瀚文以14岁的年纪,经此一役,已然成为蓝雨的top2。黄少天挥剑解围,举重若轻,姿态极稳。和其他人相比,两人实力高下立现。

大小两个剑客这一早上训练下来心情都非常好。但另一边,喻文州的星期一一大早,日子非常不好过。

向导一队的日常训练是副队长韩成负责的。喻文州上周的体能测试三项全扑,韩成翻看了他的成绩,二话不说,让他背上20公斤的负重,跑到基地最东边的警戒岗,保证监视画面能找到他才能折返回来,全程10公里左右。

“既然你的感应范围最大只有600米,那就只有在体能上加强了。毕竟,和你连接的是S级和A+级的哨兵,不可能一直让你在家呆着不出门的。”

喻文州的完成时间比及格线71分钟超过了10分钟,回来之后,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向韩成汇报任务完成时腿都在抖。韩成看着他,猛吸几口气,说:“你身上几乎没有向导素的味道。”

喻文州剧烈的喘着气,没什么回答的余裕。

“你的信息素分泌量偏低,感应距离最高又只有600米,可是,却能和随便哪个哨兵都能连上。”韩成踢了喻文州小腿一脚,示意他站好,“真是哨兵的灾难。”

喻文州放轻了呼吸,站直身体。

“你让哨兵拿你怎么办?不带你上战场,如果敌人里面有强力的向导,谁来保护哨兵?带你上战场,感应距离又太短,你让哨兵是作战还是保护你?”

喻文州屏住呼吸,死死的盯着地上的某一处。

“本周有任务,你下午要去为黄副队检查屏障。”韩成最后说,“在我们回来之前,今天的越野项目,每天都要完成才能休息。”

 

这次的任务是从人贩子里救一批人。行动队由5个人组成,哨兵3人,黄少天、郑轩、宋晓,向导2人,包括韩成和一个新觉醒A级向导徐景熙。

情报显示,人贩子只有4个人,一辆越野,一辆厢式货车,被拐人员就在厢式货车里。没有哨向参与。

黄少天看着地图,拿起笔在某处打了个叉。

蜿蜒的山路上,两辆车拐过一个山坳,前方视野被山体遮挡。有大约1000米左右的路段,左右无人,黄少天设定的埋伏区域就在这里。

两辆车的司机谁也没有发现,一个人影从路旁跃出,助跑,像迅疾的猎豹一样灵敏的跟随跟随,高高一跃落在了厢式货车的驾驶室顶上。

道路曲折,货车虽然放慢了速度,但转弯也并不和缓。黄少天拔出冰雨,向下扎入货厢和驾驶室连接的缝隙里,用力一辉,把货厢与驾驶室左侧斩断。

司机感到方向盘一轻,车辆不受控制的向右甩。他松油门、踩刹车,但整个驾驶室却陡然向后陷,方向盘再度一轻,车辆失控向路边侧翻,在翻过270度之后撞上山石停了下来。

大难不死的司机艰难的解开安全带向上爬,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了车门。令他不能相信的是,厢式货车被斩成了两截,后半截稳稳的停在了路边,连侧翻都没有。

前面的越野车调转车头往回开,两个人从车上跳下来,分别往厢式货车断开的两截查看。货车副驾的乘客好不容易从车里爬出来,看到这令人不能置信的车祸现场,还没张嘴骂,突然一阵奇异的感觉把他们浸没,三个人顿时就像被捏住后脖颈的猫一样动弹不得。紧接着,三人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这边搞定。”韩成说。

耳机里传来一声闷哼,接下来是宋晓简洁的汇报:“搞定。”

黄少天执刀挑落货厢的锁:“这么简单的活儿,为什么要3个哨兵加2个向导?上面怎么想的?”

韩成吩咐:“小心为上。开厢时,景熙注意保护哨兵。”

郑轩和宋晓一左一右拉开货厢门,黄少天执刀跃上货厢,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喻文州紧张的扶住身边的树干,他的面前是万丈悬崖。

已经到了基地的最边缘,不能再接近了。喻文州放下负重,闭上眼睛,将感应区域扩展出去。

现在黄少天和郑轩具体在哪里,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一个大概的方位。他放松身心,意识感应就像吸了水的面膜纸一样,舒展扩张,蔓延开去。

未结合的哨向只有在极近的距离才能共感,但通过连接,他已经清晰的看到了黄少天现在看到的画面。

货厢里是两个chi luo的女人,头发被剪得很短,双手被反剪捆绑在身后,双腿分开被固定在拘束器上,戴着眼罩、耳塞,嘴也被堵着。

黄少天的情绪从一开始的震惊,到混杂着害羞和愤怒,他大吼:“衣服!”

三个哨兵一起脱外衣,争先恐后的盖在两个女人的身上,然后,又一股激烈的愤怒和震惊通过连接撞进喻文州的意识,这次不只黄少天,连郑轩也在其中:两个女人的脚筋都被tiao duan了。

黄少天的脑子被愤怒烧得一片空白,连郑轩的精神图景里也燃烧起了熊熊的烈火。喻文州心里泛起不好的预感。

徐景熙和韩成在后方支援,他和宋晓已经连接了,但黄少天和郑轩也在他的感应区域之内。韩成看着他的表情,心里一动:“怎么了?”

黄少天和郑轩摘下了两个女人的眼罩。

“小心!”

与耳机里徐景熙的惊呼一起传来的,是汹涌浑浊的意识覆盖。就像被洪水劈头盖脸的打下,就像满山的雪一起崩塌,三个哨兵的精神图景霎时被强大的力量冲撞。郑轩和宋晓就像断电的机器人一样,先是动作一滞,继而倒地,黄少天后退半步,冰雨杵地,勉强支撑住了身形。

徐景熙眼睛都瞪圆了,一拳砸在桌面。

“货厢里那两个是向导!”


TBC

故事进度比我想的快,字数还没爆

我发现我不写谈恋爱,节奏就还挺紧凑的,一谈恋爱就完了,又渲染又抒情,拖拖拉拉

看来我本质上是个言情写手没跑了(扶额)


接下来是广告时间

叶喻黄喻本《在我之前,在你之后》,文宣工作室独家代理:购买点我


评论 ( 11 )
热度 ( 94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