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哨向】执炬迎风-8

#哨向,虐身虐心

#黄喻,部分章节有叶喻,出现叶喻的章节tag和标题会双重预警,请留心

#感谢 @锦邑织文 太太的技术支持(* ̄︶ ̄)


8

别再进化

别让动物世界太假

我们 可露出爪牙

——引自《动物世界》 

 

喻文州从卫生间出来,黄少天还赖在床上,他抱着喻文州枕过的枕头,眼巴巴的问:“中午能一起吃饭吗?”

“我要和新来的哨兵一起吃。”

“那晚饭呢?”

“看情况,现在不知道。”

在门口,喻文州蹲下穿鞋,黄少天等了半天,也没等来喻文州回头看他一眼,他把头埋进喻文州的枕头里,问:“能不能亲我一下再走?”

喻文州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黄少天半真半假的忧伤了起来:“文州你对我好冷淡。你睡了一夜,枕头上都没多少你向导素的味道。”

喻文州系鞋带的动作顿了一下,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就离开了。

 

刚走出房间,领章的呼叫器就传来召唤,请喻文州少尉到医务室。

他心想果然如此。到医务室之后,不出所料先被带去抽血,等结果出来之后,他才见到了周嘉文医生本人。

他站在医生的办公桌对面,等着周医生看完数据,才带着淡淡的微笑,抬头看他。

“昨天晚上你在黄副队那儿留宿了?”

黄少天的职位是蓝雨哨兵一队副队长,军阶是少校。哨兵一队是哨兵的精英部队,正队长陆满是一名A级哨兵,军阶同为少校,28岁已结合,对象是蓝雨向导一队的少校副队长韩成。韩成就是黄少天觉醒时误伤的另一名向导,在黄少天之前他和韩成固定连接多年,但一直没有确定结合,受伤之后才做出了决定。

向导队里只有第一队需要上战场,其他都是后勤工作。喻文州是向导一队里的唯一一名B级向导。他会被编进向导一队完全拜黄少天所赐。

周医生是明知故问,喻文州早就知道自己的一切都在高级别的监视之下,却仍然要态度恭敬。他平视前方的墙壁,回答说:“是的。”

“你应该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吧。对于黄副队,应该怎样相处?”

喻文州背书一般:“公事上尽量满足,以他的状态稳定为最高原则。工作之外不要发展私人关系。”

周医生戴着笑,手指在桌面轻轻点了两下:“那你们昨天晚上……?”

喻文州定了定神,保持着背书一样的语气:“他邀请我今天上街看电影,我告诉他今天有陪新哨兵参观的工作所以拒绝了。他对我和其他新的哨兵建立连接感到非常不满,我不得不安抚他的情绪。”

周医生微笑莫测:“所以……你和他睡了?”

喻文州神色不变:“没有。”

周医生又看了看化验结果,说:“听说你昨天体能测试没有过?”

喻文州目光垂下一霎,继而回答:“是的。”

周医生把化验结果放回桌面,说:“坐吧。”

这是要长谈的架势。在过去他们的接触里,从来都是周医生单方面告诉他,你需要做什么,你可能会面对什么,你必须要接受,你一定要听我们的。他16岁觉醒,今年18岁,迄今为止和12个哨兵建立过连接,主动切断连接的有7个,被他人切断连接的有2个,每周检测三次向导素分泌状况,周六依照本周的状况定期注射。他在塔里的生活到底是轻松还是挣扎,是惬意还是痛苦,一大半都是在这个医务室里被确定的。

他端端正正的坐下,等着医生开口。

“说起来,你见识过黄副队的作战能力没有?”

喻文州摇头。

“我有幸看过一次录像。”周医生面带微笑,侃侃而谈,“他的长刀‘冰雨’,寒光凛凛,他曾经13刀拆掉一座7层的大楼。”

喻文州掩去表情听着。

“哨兵就是这么的强大,他们是天生的战斗机器。相比之下,向导的能力在很多人看来,无迹可寻。”周医生说着,用食指点点自己的脑门,“比方说,像我这样的普通人,根本想象不出来什么叫修复精神屏障,什么叫覆盖对方的精神领域。但是哨兵懂。”

周嘉文的手指在桌面上画着圈:“哨兵需要向导,就跟瘾君子需要毒品一样。为了争夺向导,他们可以拼命。”

其他七大分区都是哨兵领导向导,唯独蓝雨,却是向导领导哨兵。蓝雨的向导技术,在整个荣耀大陆首屈一指。从未觉醒向导的搜寻、觉醒过程的保护和减轻痛苦,到向导三指标的锻炼(影响范围、已结合向导最大共联数和向导服役平均年限),以及退役向导的保护,都令其他分区望尘莫及。蓝雨曾经多次救助过其他分区在战斗中精神领域被覆盖掌控的向导,可以说每个分区都因为向导多多少少欠着蓝雨的情。

“所以你看,”周医生矜持的笑着,“黄副队这么厉害,但只要你想,你能让他为你杀人、为你抢劫、为你强奸不相干的人,你也可以……”医生并不修长的手指在脖子上飞快的一划,“分分钟放倒他。”

喻文州垂下的目光没有动摇分毫,只有睫毛在微微颤动。

周医生倾身向前,声音里带着笑意:“你天赋异禀,和任何哨兵的相容性都能超过50%,我们称这种体质为‘普遍相容’。为了锻炼你的天赋,从你觉醒到现在,2年的时间里,我们给了你12个哨兵练手,现在连S级的哨兵都能被你轻易驾驭。你想想,如果我们不限制你的连接数量,这将是多么强大的武力?”

他的语调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拔高,喻文州垂着目光,连呼吸都放轻了。

“前天安排你引导的那名哨兵卢瀚文,今年才14岁,目前评级是A+,因为状态并不稳定,很有可能突破到S级。而你的引导只用了……”周嘉文翻出资料看了一下,“20分钟,并且你和哨兵都没有受伤。干得非常好。”

他阖上资料,面带微笑,犹如一个文质彬彬的家庭暴力爱好者。

“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开始下一阶段了。”

 

喻文州毫不意外的在食堂里遇到了黄少天。

哨兵的食堂里,饭菜比苦行僧还要苦行僧。他们喝白水、吃白饭、白肉、白灼的青菜。卢瀚文只有14岁,身量已经快赶上喻文州,只是军服在他身上,就好像竹竿套麻袋一样空荡荡的。他面前的盘子里堆满了菜,相比之下,喻文州的餐盘里跟猫食一样。

“你只吃这么点,下午不会饿么?”

喻文州微笑,正想说“不会”,有人端着两个餐盘,毫不客气的坐到了他旁边。

“他会,”黄少天把其中一个盛着一看就知道有味道多了的饭菜的餐盘推到喻文州面前,然后把喻文州的餐盘挪到自己面前,把上面的饭菜拨到自己的里面,“所以你应该多吃点。”

卢瀚文好奇的从喻文州的餐盘里拣了一块肉塞进嘴里,嚼了一下就疯狂喝水。

“太咸了!你从哪里打来的菜?这能吃么?”

“向导食堂。”

“你怎么能从向导食堂打出来饭?”

“我有这个权限,可以给我的向导打饭。”

喻文州看着这两个初次见面,还没通报姓名却已经聊上了的哨兵。话题果然开始往有火药味的方向发展,卢瀚文看看黄少天,又看看喻文州,不服气的说:“他是我的向导。”

黄少天眉毛一挑:“他先是我的向导,之后才是你的。”

卢瀚文一愣,少年清澈的眼睛里显出明显的疑惑来:“哨兵和向导配对成功了不是永远不能解绑么?一辈子都要在一起,对方干什么你都能知道,只有死亡能把他们分开。”

只有死亡才能把他们分开,Till death do us apart。和婚礼誓言一模一样。

这次喻文州没让黄少天开口,他抢着说:“那是结合的状况,我们目前只是连接而已。而且,你才14岁,这么小的年纪就和一个人绑定,将来后悔怎么办?”

“那就是说,将来我们的连接会断开么?”

喻文州开口之前瞥了黄少天一眼。

“你可以把我们的关系看成就是同事关系,不过因为我们是搭档,所以以后可能会一起经历一些危险和挑战。我们会非常信任对方,甚至可能会有一些浪漫的错觉,但那不一定是我们必须一辈子在一起的原因,只是吊桥效应而已。”

黄少天打断他:“你别跟小孩子灌输稀奇古怪的理论。”语气算得上粗暴了。

喻文州被噎住了,他低头戳了几下餐盘里的饭菜,才淡淡的说:“但在我这里,就是这样的。”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16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