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哨向】执炬迎风-6

 @苏小漓么么哒 生日快乐~~明年还过18岁生日哈~~\(^o^)/~


#哨向,虐身虐心

#黄喻,部分章节有叶喻,出现叶喻的章节tag和标题会双重预警,请留心

#感谢 @锦邑织文 太太的技术支持(* ̄︶ ̄)


6

从建立连接到现在已经8个月了,其中喻文州卧床休息2个月,黄少天每周有4天贴身照顾他;恢复之后过了6个月,每周六喻文州要固定和他见面、帮他检查屏障。然而就是这样的接触频率,他们之间的关系却始终没有热络起来。喻文州卧床休息的时候,甚至连擦身、上厕所都不麻烦他,他就帮忙对付三顿饭。郑轩不在,喻文州能憋着不洗澡不换衣服不上厕所。黄少天一开始没觉得异常,毕竟他也还没怎么照顾过人。但有一次他来得早了些,直接按指纹进门,发现郑轩在卫生间外面等喻文州上厕所,擦洗身体的水盆和毛巾都还没收拾,他突然发觉这些事喻文州从来没麻烦过他。

他也不知道具体要怎么做,瞪着眼睛看郑轩收拾好之后离开。半夜他睡在隔壁的单人床上,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开灯一看,喻文州正自己摸索着想下床。

B级向导原本是两人一间,配的是1.2米的单人床。但喻文州受伤期间,为了让他能好好休息,同时也为了不打扰别人,塔里安排他的室友搬走了。灯光一亮,喻文州没想到,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躲避亮光。黄少天忙起身,问你想干什么,我来吧。

喻文州不说话,坐床边勾鞋子。黄少天赶紧过去帮忙,速度快得吓了喻文州一跳。起夜多半是为了上厕所,他也没多想就背着喻文州去了卫生间。把人放马桶上之后,却听见喻文州十分为难的说,我想喝水。

后来黄少天特意提早到了几回,仔细一观察,发觉郑轩确实比自己周到多了:郑轩会在临睡前在床头准备茶水,也会提醒喻文州上厕所的时间,吃饭更是不允许他挑食,更不会忘了提醒他吃药。而这些黄少天都不能算做得很好。

而且,尤其让他羡慕的是,喻文州和郑轩之间的相处特别自然,绝没有他们之间的那种尴尬和冷硬。他和郑轩可以连一句长句子都不说,几个简单的词来来往往,就明白对方的意思。

哨兵和向导之间不应该是他们这样的,黄少天不止一次的想。他和其他哨兵关系好起来之后,也会打听你们和你们的向导是怎么认识的,是怎么连接上的,基本上都是工作关系或者日常相处就挺和谐,连接的时候一拍即合。因为不是所有哨兵都能一觉醒就匹配到向导,依靠信息素过日子的哨兵相当之多,所以一旦能有一个固定连接的向导,哨兵都会十分珍惜。而另一方面,大多数向导也只会固定连接一到两个哨兵,感情到了很自然就结合,甚至不结合日常滚床单只要两个人能接受也都OK。像他这种觉醒的时候油盐不浸,把向导弄伤两个,最后向导豁出性命才建立连接的,简直是奇葩了。

他曾经想过,该不会喻文州和郑轩已经滚过床单了,才会对他这么冷淡。这个念头也曾经折磨过他很久,但后来又一想,如果那样,对于引发了结合热的自己,郑轩肯定不可能这么平淡。他和郑轩目前还能正常相处,想来并没有到那一步吧。

黄少天很想问问喻文州,既然你没有特别钟爱谁,为什么对我就是这么冷淡呢。但他知道问了必然是自讨没趣,喻文州在公事上没什么可以挑剔的,礼节也周到,行礼尊称一样不少,就是冷淡得好像对待陌生人,通过连接精神交流更是少之又少。如果他在这种事情上吹毛求疵,他们的关系就别想好了。

今天从连接传来的情绪仍然是雪原一样的平静。在他们连接后喻文州就没有一次对他是不冷漠的。明明那时在草原上哼着歌的少年是那么温柔,但本人在他面前却连眉毛都不愿意抬一下,连对视都吝于给予。在他照顾喻文州的时候,沉默通常是房间里的主旋律,他提的问题多半得不到回答。但是作为一个哨兵,和自己的向导在一起就是会很开心,喻文州不理他也不生气,还是自顾自的一直说,讲他每天的见闻,讲训练的趣事,连饭菜的品种都说给喻文州听。

觉醒之后,黄少天已经不能吃普通人的饭菜了。第一次喂喻文州吃饭之前,他先尝了一口,觉得咸得不行,气得七窍生烟:“文州你等一会儿,这菜太咸了,病号饭要清淡他们居然这么对你,你等我去找他们扯皮去……”说着端起碗就准备出门。

喻文州喊不出声,着急的通过连接传递过去:你等等,你回来,别去。

在建立连接那天喻文州濒死之际的求救之后,这是喻文州第一次通过连接和他主动交流。黄少天又新奇又惊讶又高兴的停下脚步,放下碗回到床边,问:“为什么呀?你不想吃饭了吗?”

喻文州定定神,嘶哑着声音说:“你觉得咸,是因为你的味觉被强化过了。你已经和普通人不同了。”

黄少天一愣,嘿嘿的摸着头笑起来:“我都忘了。差点闹笑话。”

整个卧床修养期间,喻文州对他说过的话寥寥可数,数得出来的就那么几次。除了这次,还有一次是他问喻文州,在精神图景里你对我唱的那首歌叫什么?喻文州说,是小时候妈妈唱过的,我也不知道。黄少天看过喻文州的资料,父母死于战祸,他也不好再问下去了。此外他还问过喻文州,你的精神体是什么样的,我都没见过,喻文州沉默片刻回答,它怕你那头狮子。

今天的喻文州依然冷漠,但今天黄少天还是感受到了和往常微妙的不同。反正他也主动惯了,就再一次主动的问:“你吃饭了吗?”

哨兵对环境的感知是非常敏锐的。不用看钟黄少天也能判断出现在的时间,差不多可以精确到分。喻文州垂着眼睛不说话,黄少天眼疾手快的在他起身之前按住了他。

“现在食堂也没有饭了,你先吃点水果,我去给你煮碗面。”

说实话,喻文州一点胃口也没有,但是不吃晚上会饿,他也只有18岁,半夜饿得睡不着并不是很好的体验。他一个B级向导,没有那么多搞到额外食物的机会。

他还是垂着眼睛不说话,黄少天把草莓和车厘子端到他面前。这肯定是洗好了给他预备的,上面还有水珠。

黄少天看他还是不动,拣起一个车厘子塞进他手里。他默默的吃了,黄少天主动摊开手掌放到他唇边:“核给我。”

这太亲密了,喻文州扭头吐在了自己手掌心。

黄少天把装车厘子的碗向喻文州那边又推了推,起身去煮面。

他煮好面,喻文州吃掉半碗车厘子。他把面条盛出来,又把调味料摆了一排,说:“你自己来调味吧,我不知道你的口味。”

哨兵由于五感被强化过,极为敏感,食物都只能浅淡调味甚至不调味。喻文州自己调味,自己默默的吃,黄少天又把草莓和车厘子端到饭桌上。

一个人默不作声的吃,一个人默不作声的看,如果不是碗筷偶尔的碰撞声,场面好像演默剧。喻文州没什么表情,但黄少天却非常开心。

哨兵和自己的向导在一起总是开心的。向导让他们感到安全、放松、舒适,让他们知道茫茫世界自己有来处、有归路,让他们相信这个世界上自己不是孤身一个,总会有一个人能帮他筑起屏障,让他背后不是空无一人。哨兵对自己的向导都爱若珍宝,甚至有已结合的向导想另外结婚生子,哨兵也答应的先例出现。

黄少天等着喻文州吃完面,几乎是抢的把水果推到他面前,接过碗筷去洗。收拾完之后甚至扯了张纸巾递到他手边。

“我们明天出去玩吧,”黄少天期待的说,这是喻文州第一次在可以离开的情形下和他单独相处这么久,“我们去看电影,我请你吃好吃的。”

“你能看电影吗?那么吵,你受得了吗?”

“我请教过前辈了,我可以戴墨镜、耳塞,完全没问题的。”

“太麻烦了,算了吧。”

“真的没关系,我们都没有一起出去玩过呢。”

眼看推脱不掉,喻文州起身,以标准姿势无懈可击的站好,说:“我明天要工作。”

黄少天的笑容僵了僵:“为什么?明天是休息日。”

“我要带新加入的哨兵参观塔内设施,了解机构状况。”

黄少天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

“你又连接了新的哨兵吗?”

喻文州无惧的回望着他:“是的。”

 

TBC

接下来是广告时间

叶喻黄喻本《在我之前,在你之后》,文宣工作室独家代理:购买点我

评论 ( 23 )
热度 ( 96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