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哨向】执炬迎风-4

#哨向,虐身虐心

#黄喻,部分章节有叶喻,出现叶喻的章节tag和标题会双重预警,请留心

#感谢 @锦邑织文 太太的技术支持(* ̄︶ ̄)


4、

方世镜扬声大喊:“开门!”

守在门边的两个哨兵抓住沉重的把手一起用力,方世镜迈步向前,但没想到,郑轩的声音却又从他身后追了来。

“等等……方队!再稍等一下……”

方世镜已经搭上了把手:“怎么了?”

郑轩的声音有些迟疑,情绪里不信和惊讶更是难以分辨,他说:“再等等……有变化……”

 

天空中浮云聚散,草原霎时一片阴霾,旷野里刮起无边无际毫无遮拦的大风,雄狮的鬃毛被吹得倒伏。但少年脚下,清泉仍汩汩不息,河水打湿他雪白的长袍下摆,浸没了小腿。

天色逐渐晦暗,风愈刮愈烈,少年紧紧攥住法杖,雄狮脚掌扒地,面对着少年,再度爆发出怒吼。

然而此时,一道闪电蜿蜒过少年背后的天空,电光之下,少年宛如异教的神祗。闷雷炸响在一人一狮的头顶。

喻文州艰难的喘了两口气,咽下一口唾沫。他能感到喉结蠕动时黄少天手指的突然用力。他啜泣着,从喉咙挤出声音来。

“少天……少天……”

伴随着越来越紧张的呼吸声,黄少天的膝盖在他胸口碾磨,强烈的刺痛再度撕裂了他的身体。他抓住掐住自己脖子的手,用尽全身力气抵抗。 

闪电一次一次划破浓云密布的天空,狂风刮得人抬不起头,雄狮起初还能对着天空狂吼几声,但每次更加震撼的雷声仿佛要劈穿整片草原一般落下。在这伟力之下,每一片草叶都倒伏低头,连大地都随之颤抖。在雷电劈断猴面包树的枝丫后,雄狮的声音终于低了下去。草原广袤毫无遮掩,它首次露出了恐惧和软弱,对着少年和满天乌云弯下了四肢。

少年的神情始终温和平静,即使在如此暴烈的狂风中,他仍然长发飘拂一丝不乱。雷声闪电毫无断绝,一次一次割裂天地划破苍穹。少年背着满天狂风乌云雷电,向前迈了一步。

他从水面行来,一步一步向雄狮走近。河水翻涌,水面不断升高,看起来就好像河水将少年托到了雄狮身边。

雄狮趴在少年脚边,发出了委屈的呜咽。

少年看着雄狮凌乱的鬃毛,轻柔的俯下身,拥抱住了它的头。

是雪松和白檀的味道,还有河水的清冽、风的粗粝和空气里的湿意。雄狮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少年轻轻的哼起了一首歌:

“期望你送我一朵玫瑰花,让我的脸儿红得像它啊”

“期望你送我一匹飞翔的马,我们一起远走吧……”

 

静室外的人们紧张得几乎无法呼吸了。

郑轩等三人亲眼目睹了喻文州在黄少天精神图景里的所作所为,那排山倒海的碾压之势,要完全毁灭这个哨兵也毫无困难;但在红外线探测仪屏幕前面的方世镜和周嘉文,指甲却几乎要掐破手心。从屏幕上两人的姿势丝毫不难推断,喻文州的性命就在黄少天指尖收拢之间。

精神图景内外的喻文州一起哼起那首不知名的民谣。郑轩只看见天上阴霾散去,碧蓝的天空再度回复云淡风轻。青绿的嫩芽从泥土里钻出,河水盈满了河床,远处的天边出现了成群的斑马和角马。狮子用头顶着少年,想让他骑上自己的背。但周嘉文却从喻文州的咳嗽和哼唱的杂音里,听出了他的伤势。

“刚才那一击,他肋骨很可能断了。”

周嘉文是对着方世镜说的。喻文州才18岁,身体素质和普通人并没有多大的不同,受到这样的伤害,疼痛可能会撕碎他的精神。

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他在展现出如此强大的精神力的同时,肉体上却屈服到底,连一丝可能引起哨兵反弹的反抗也没有?

方世镜再度望向郑轩,在得到了肯定的眼神后,喉咙收紧:“我们再等一会儿,他就快成功了。”

 

喻文州呼吸困难,每发出一个音,都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黄少天掐住他脖子的手仍然有如钢铁,他徒劳的试图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颤巍巍的探寻着黄少天的脸。

耳麦里传来方世镜的声音,如果情况不好,立刻共鸣震晕他,不要犹豫。

即使现在已经完全控制了黄少天的精神图景,他还是舍不得动用一丝一毫的武力,哪怕仅仅用于威慑。哨兵和向导的连接是性与命的联系,从此以后,他们将共享力量与信念,共同经历悲苦和幸福,他不能允许连接里有一丝一毫并非发自内心的原因存在。如果他决定与这个哨兵连接,他会展示全心全意的信任。

他的性命悬于一线,只要银发的少年举起法杖,就能立时将雄狮毙于杖下。但他却只在黑暗中伸长了手,试图碰到那无论出于命令也好还是出于命运也罢的,他想要与其建立连接的人。

银发少年扑倒在雄狮身上。

喻文州耳边轰鸣不止,眼前金星直冒,他张大嘴竭力想把空气吸进肺里。他的眼角滚落下另一滴泪。

在眼泪坠落到地面之前,黄少天终于抓住了他的手。

 

雄狮蹭着少年的腿和肚子,少年始终摇头微笑,不肯骑上去。雄狮突然起身,后退两步转身跑开。

少年不解的看着雄狮的背影,看着他一甩一甩快活的尾巴。无数玫瑰花枝从草丛中破土而出,枝叶舒展,花苞盈实,层层花瓣绽放,几乎在瞬间,草原就点缀上了无数鲜红的玫瑰。

雄狮似乎找到了想要的东西,转身往回跑。它褪下了凶狠,就像只活蹦乱跳的小狗一样,摇摇摆摆欢脱的一路小跑。它嘴里叼着一支玫瑰。

少年曳地的白袍和银白的长发被风拂起,狮子抬头,把玫瑰花送到少年面前,用吻部顶着少年的手,反复的示意。少年抚摸着雄狮的鬃毛,看它满足的眯起眼睛,终于微笑着接过了玫瑰。

静室外,监控向导素和信息素的仪器突然滴滴作响,郑轩等三人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笑起来,方世镜和周嘉文更是一跃而起:“连接上了!”

 

TBC

啊,这段回忆还要再一更才完结

 

接下来是广告时间

叶喻黄喻本《在我之前,在你之后》,文宣工作室独家代理:购买点我

评论 ( 21 )
热度 ( 95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