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哨向】执炬迎风-3

#哨向,虐身虐心

#黄喻,部分章节有叶喻,出现叶喻的章节tag和标题会双重预警,请留心

#感谢 @锦邑织文 太太的技术支持(* ̄︶ ̄)


3、

在和黄少天建立连接之前,喻文州是很受欢迎的。

他年纪小,个性温和,16岁就觉醒,18岁以前连接过十个哨兵,每个对他的印象都非常好。哨兵对建立过连接的向导总会有特殊的感情,就好像有过肉体关系的男女一样,即便最后分手,总归和普通人是不同的,更何况并不是喻文州自己单方面要切断连接,是塔里的规定导致的。而且,喻文州虽然只是B级,但向导本身就稀少,B级向导就已经是风中传奇了,A级向导全荣耀大陆也不超过50个人,堪称寰宇明珠。因此,对A级哨兵来说,B级向导仍然是非常理想的结合对象。

周嘉文是医疗小组的组长,他提出喻文州的人选之后,委员会秘书长林臻和军事总长方世镜经过讨论,决定尝试一下。他们的决策做得非常快,从前一个向导受伤,到提出新人选喻文州,到决定让喻文州尝试一下,前后不过半个小时。但即便只有半个小时,“刚觉醒的哨兵伤害了试图建立连接的A级向导”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塔。等到召唤喻文州去静室的通知下来,当时和他建立了连接的郑轩和另外两个A级哨兵都不顾阻拦跟了过去。

“喻文州最多只能和3个哨兵建立连接”这条规定他们都是清楚的,这一次,如果喻文州成功,就意味着必须和他们中的某个切断连接;相反,如果喻文州失败,那他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方世镜当然知道哨兵有多珍视自己的向导,现场又确实需要哨兵维持秩序、应付突发,因此,他只是瞪了他们一眼,让他们老老实实靠墙站好,不许擅自行动,也没过多叱责。

开始引导之前首先要测试相容性。医务室长期存有喻文州的向导素样本,为了安全起见又重新采了一次样,周医生亲自检测,结果令人咋舌,相容度高达90%!

这几乎可以算是天作之合,对望一眼就能引发结合热的相容度了。

和喻文州建立了连接的三个A级哨兵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他们中,郑轩和喻文州相容度最高,但也只有78%,其他两人都在75%左右。

虽说相容度这么高,但方世镜还是不敢冒险。通过红外线探测仪可以看到静室里黄少天的情形还是非常不好,他蜷缩在床上,紧紧揪着床单,枕头已经被扯破了,几次开门时由于动作激烈,羽毛飞了一地。被子被踢到地上,水杯被砸成碎片。房间里唯一的一把椅子已经也已经碎成了三块。

“放文州的向导素试一下。”方世镜说。

林臻只是个普通人,这种场合基本上是方世镜说了算。周医生在医务室储存的喻文州的向导素里加了助挥发剂,放到通风口。五分钟之后,肉眼可见,黄少天的状况缓解了不少。他舒展开身体平躺在床上,呼吸也变和缓了。

方世镜还是不放心,说:“再放精神体试一下。”

值得庆幸的是,因为黄少天觉醒尚未完成,他的精神体雄狮暂时还不具备离开主人的能力。但喻文州的精神体就完全没有这个问题了。一只漂亮的成年北极狐出现在众人面前,它有着尖尖的鼻子、圆圆的耳朵和神采奕奕的眼睛,它的鼻尖和眼睛黑得像围棋子,全身的毛却是雪白的。它乍被召唤出来,在原地转了半个圈,发现了和主人建立了连接的三个哨兵,顿时,一只袋鼠、一匹狼和一头熊不受控制的凭空出现,跃跃欲试的想凑过去玩。

方世镜都黑线了:“你们控制一下!”

郑轩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努力解释:“不是!我没召唤!它们平时在一起玩得比较多,拦不住啊。”

喻文州屏隔开其他人的影响,催动北极狐穿墙进入静室。静室外林臻、方世镜、周嘉文和一群哨兵们严阵以待,喻文州展开精神领域,尽可能仔细的探查。然而,随着一声突然爆出的、穿透墙壁的狮吼,北极狐狼狈的逃窜出来,一溜烟钻到房间角落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袋鼠移动到它身边,一把把它抄起来塞进肚皮上的口袋里,消失了。

狼和熊也跟着消失了,留下方世镜、喻文州、郑轩和另外两个哨兵面面相觑。虽说情况是挺危险,但是你一个哨兵的精神体,大敌当前,居然护着你向导的精神体就跑了,这是个什么操作……?

几个人大眼瞪小眼一阵,方世镜自己是向导,生不起几个部下的气,只得自己叹了口气,问:“文州,你还想继续吗?”

三个靠墙站的哨兵都拼命做眼色,但喻文州看了眼红外线探测器反馈回来的图像:黄少天在床上痛苦的扭成一团,抱着头忍不住往墙上嗑。他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

“让我试试。”

郑轩一个“文”字都喊出了口,被林臻一个眼神逼回去了。方世镜递给喻文州一个小巧的耳麦,但不待他接过,又不放心的亲自起身给他戴上。

“要小心。”

喻文州点点头。

“如果他失控了,不要犹豫,用共鸣震晕他。我们会第一时间进来救你。”

林臻瞥了方世镜一眼。

方世镜又转向一旁的三个哨兵:“你们和文州有精神联系,如果情况不好,要尽早提示。”

三人一起立正行礼。

方世镜拍拍喻文州的背:“去吧。”

喻文州往前踏出一步,对守在门前的两个哨兵说:“麻烦开门。”

 

一片荒凉的草原缓缓在白袍银发的少年面前展开,土地干裂,河流断流,雄狮无力的嘶吼,天边一颗孤伶伶的树,只剩干枯的枝丫,在火一样的烈日下,仿佛立时就要燃烧起来。

少年走过贫瘠的草原,走进长草的河道,指尖掠过发白的土壤,抚摸干裂的河床。

雄狮发现了这个意外的闯入者。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其他人,也没有任何动物,自存在起就只有它一个。世界贫瘠空旷,它饥饿干渴,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少年,一步一步靠近,脚步逐渐加快,连鬃毛都竖起来了。

越是虚弱,它越要凶狠。

少年平静温和的回视,甚至连法杖都没有举起来。草原上炙热的风把少年身上清冷的雪松味道和柔软的白檀味道捎到它鼻尖。这是他从来没有闻过的,它疑惑的放慢了脚步。

少年仿佛看穿了它的想法,突然绽放出一个柔软的、恍如清风的微笑,朝它招了招手。

 

普通人是无法适应静室的环境的,漆黑、白噪音,玻璃碎片和家具碎片,喻文州每一步都很谨慎。他的身上挂着黄少天和他两个人的性命。

黑暗让从门到床这段路格外的长,但喻文州终于还是摸到了黄少天床边。适当的身体接触有助于提供信任感,使建立连接变得简单。方世镜和周嘉文看着红外线探测仪反馈的画面,一口气默默的提到了嗓子眼。

喻文州沿着床的边缘摸索,试图找到黄少天的手。相对于其他部位,手的接触给人带来的紧张和反感会小得多。他竖起指尖,在床单上小心的摸索,黑暗中,有人闪电一般抓住了他的手腕。

 

少年的脚下,干裂的河床里涌出清流。他仰起头,银发拂动,面颊顶着阳光和风,皮肤泛着奶油色的光。

雄狮突然爆起怒吼,声音震动了整个图景。

刹那间,喻文州被甩过了半张床,手腕一声轻微的咔嚓,右肩和脖子以上悬在了床边。黄少天鬼魅一般悄无声息欺身而下,膝盖重击在他胸口,又一声沉闷但轻微的脆响,剧痛贯穿了他的身体。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逼迫他向后仰,脖子以上向后倒折在了床沿以下。

即便喉咙上的手不用力,喻文州也喘不过气来了。抓住自己的手像钢铁铸成的一般,喻文州徒劳的挣扎了一下,徒劳的睁大了在黑暗里根本看不见的眼睛,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静室外,方世镜看着红外线探测仪反馈回来的图像,攥紧拳头,缓缓起身。

周嘉文看看屏幕,又看看方世镜,最后看向郑轩他们。

郑轩骤然睁开眼,焦灼急切的目光投向方世镜:“方队!”


TBC

回忆还没结束,这个场景大概还要写2章,这个星期已经更两次了,快表扬我呀


接下来是广告时间

叶喻黄喻本《在我之前,在你之后》,文宣工作室独家代理:购买点我


评论 ( 23 )
热度 ( 121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