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哨向】执炬迎风-1

#哨向,虐身虐心

#黄喻,部分章节有叶喻,出现叶喻的章节tag和标题会双重预警,请留心

#感谢 @锦邑织文 太太的技术支持(* ̄︶ ̄)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刹那间澈净明通

成为我所向披靡的勇气和惶恐

裂山海 堕苍穹

——题记  节选自《不老梦》


1、

时间是下午三点整,一只手放在他的肩头。

“你该起来了。”

喻文州睁开眼,感觉疲倦无比,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笑得一点也不真切。他视线摇晃,眼睛聚不上焦,挣扎了一下想起来,使不出力。

医生扶着他的肩膀帮他用力,工作牌垂落在他面前。周嘉文,对,他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是医生的名字。每个星期六下午2点半,他要来找他打针。

在周医生的帮助下,喻文州终于坐了起来。不锈钢的试验台冰冷滑腻,他每次打完针就躺在上面接受观察。他垂着头,睁不开眼,呼吸困难。

“下午有测试,你该去训练场了。”

每周六有针对向导的测试,下午3到4点半;之后5点到6点是未结合向导检查已建立连接哨兵屏障的工作。喻文州全身都在抗拒,他实在走不动了。

周医生轻轻拍拍他的肩:“不良反应会逐渐减弱的,你慢慢走过去吧。”

他从试验台的边缘滑下,扶着边缘站稳,对医生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慢慢往前走。

从医务室出来,他要坐电梯下16楼,再步行200米,才能到达训练场。等电梯时,他看着不断跳动的数字,扶着墙壁,解开了训练服脖颈的扣子。

意识涣散的症状已经基本消失了,但还是喘不过气。

三部电梯里,左边一部首先抵达。但现在喻文州靠在中间那部靠右的墙壁上,他深吸一口气,强打精神走过去。

电梯里是一个A级哨兵和一个C级哨兵。喻文州感到自己的感知领域逐渐扩展,就好像浓雾散去之后逐渐恢复清晰的视野。而且那个A级哨兵和自己还存在着连接……

“文州,你怎么在这儿?”

意识到对方是谁已经晚了,喻文州猝不及防和从电梯里出来的人打了个照面。A级哨兵敏锐的从连接里察觉到了他的不适,撇下同行的人上前一步扶住他。

“你怎么了?”

C级哨兵胳膊上有几道极深的划伤,血已经渗透了按压住伤口的一块不知道什么布。训练里搞到这么严重的伤是很少见的。但这位A级哨兵——郑轩——无论为人处世,一向懒懒散散提不起劲,很少流露出这么紧张的样子。

喻文州轻轻摆摆手,让他别紧张。他现在不太有力气通过连接操作,动不了脑子只能动嘴,说:“没事,你带你们队员去医务室吧。”

“真的不要紧?”

哨兵对和自己建立连接的向导,有一种保护的天性,尤其喻文州和郑轩都没有结合。如果后面确实没有安排,喻文州会接受郑轩的照顾。但是,实际上,他已经晚了。

他轻轻拍了拍郑轩的胳膊,示意对方放开他,用了一点暗示。郑轩放开他,后退一步,但视线还牢牢锁定在他身上。

喻文州很勉强的堆起一个笑,摆摆手进了电梯。

向导的体能测试包括3000米越野、跨越障碍和徒手搏击。喻文州毫不意外的三项全扑,3000米超时,跨越障碍也超时,最后的徒手搏击,更是连一次像样的反击都没有。

向导的训练是由蓝雨分区军事总长方世镜负责的。他自己也是向导出身,A级未结合。蓝雨的向导培养在整个荣耀大陆都首屈一指,向导担任分区总长的也仅蓝雨一家。但是,尽管如此,蓝雨的内部训练里,对向导还是保护居多,磨练偏少。毕竟向导是少数,珍贵非常,肉体的适当锻炼可以磨练精神,但是如果磨练过度、造成了精神痛苦,对向导的能力是有损害的。

可是,喻文州今天的表现太糟糕了。方世镜翻看上周的测试结果,虽然成绩不佳,但好歹都低空掠过了及格线。

“你是身体不舒服吗?”

喻文州虚弱的喘着气,艰难的抬头看他,汗水打湿了后背,脸上滴落的汗在跑道上积成小小的一潭。

天色渐暗,春天的蓝雨气候宜人,方世镜刚运动过,喻文州的徒手搏击是他亲自测试的,相对于汗流浃背的喻文州,他一点汗也没有出。

他示意一旁的书记官退下。

书记官离开之后,训练场上只剩他和喻文州两人。喻文州的状况一点也没有好转,可想他今天加固哨兵屏障的工作只怕无法进行了。

书记官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方世镜又问了一遍:“你是身体不舒服吗?”

喻文州抬头看着他,不说话。

他好像随时都可能倒下。

问是问不出东西来了。方世镜看着喻文州,突然轻叹一口气,附身抓住他的胳膊,作势想拉他起身。

在喻文州起身的瞬间,方世镜的精神领域突然展开,以强大的威压之势,侵入了喻文州的。喻文州凝固在了半蹲的动作,方世镜把已经恍若木鸡的年轻B级向导拉起来,闲庭信步的翻找起他的记忆。

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宛如云层中的雷电一样,喻文州的精神领域忽然骚动,高峻的绝顶上,一位银发白袍少年仰起头挥动法杖,霎时狂风大作,暴风雪呼啸而至,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方世镜的意识推出了喻文州的精神领域之外。

这股推力之强,让方世镜不由得松开喻文州,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他惊讶的看着这个连3000米越野都无法按时完成,在他手下徒手搏击测试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B级向导。他才刚满18岁。

而另一边,喻文州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甚至连标准的站姿都不能保持,形体松垮,虚喘着气,仍然十分艰难的保持着视线,回看着方世镜。

方世镜检视自己的精神领域,喻文州并没有追击,他的精神领域并无损伤。他定定神,看着这个他看不透的年轻向导,说:“下周一重新测试。工作完成后,记得跟我汇报。”


TBC

初步计划是一周两更吧,如果时间允许会加更

最后是广告时间

叶喻黄喻本《在我之前,在你之后》,还有最后一本,原谅我一个暑假爬墙追星都没管它,那个,有需要的请点这个链接:购买点我


评论 ( 15 )
热度 ( 182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