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ABO】生物本能-3

#迟来的生日礼物,送给亲爱的 @猫控的芒果三三 ,前几天身体不好所以晚了,祝你生日快乐(* ̄︶ ̄)

#黄喻ABO,如有不专业的地方,请温柔指正

3、

喻文州没考虑几天就做被迫做出了决定。

通常来说,Omega的两次发情期之间,会间隔三到四个月。喻文州之前也是稳定的每4个月一次。但继上次之后,没到一个月,他居然又开始觉得不自在了。

易感期和发情期这种事,Beta体会不到,但Alpha和Omega都是有感觉的。尤其是Omega,那种自内而外的不安、燥热和心绪不宁,以及莫名其妙就湿了的内裤,都在提醒,你的发情期快来了。

喻文州对此感觉相当不好,无论是否被标记,发情期紊乱都不是小问题。他立刻去医务室检查。

自从Omega被允许进入普通学校就读,“Omega医务室”就成了学校的标配。Omega在公共场所发情足以引起小规模的骚乱,本人可能会遭受严重侵害就不说了,受影响的Alpha可能导致的斗殴、伤害甚至死亡都是令相关部门相当头疼的问题。

喻文州自己是有医学学位的,他估计的情况和检查的结果没有差太远:他的发情期果然提前了。想必上次的信息素泄露(引来了黄少天)也是同样的原因。

医生询问基本情况之后做出了判断,实际上,他说的话喻文州自己都能背出来:“因为你从未和Alpha共度过发情期,长期服用抑制剂,身体产生了抗药性,导致了发情期紊乱。对于现在的情况,我们的建议是,尽快采用生理手段和药物手段相结合的方式来控制,至少,这一次不要再服药了。你有Alpha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可以给你安排。”

为了帮助未结合的Alpha和Omega度过敏感时期,除了药物控制之外,大多数机构首选随机配对作为解决办法。选排完全随机,事前还会进行指导,运行至今已经积累了非常充足的经验,是许多普通人愿意信赖的解决途径。

但喻文州想的和普通人不一样。他说:“我不想让Alpha帮忙,能加大药量吗?”

医生皱了皱眉:“现在已经有失效的趋势了。你考虑一下,你是有医科学位的,如果在你身上发生在公共场所发情的事件,你以后的职业生涯还有希望吗?”

一个连自己的发情期都无法处理好的人,又怎么能赢得患者的信任呢。喻文州其实是明白的,但是他还不死心,又问:“我能申请摘除腺体吗?”

医生严厉的瞪大了眼睛:“你才25岁,既没有被标记过,也没有生育过。摘除腺体是不可逆的,必须要家人同意,再向相关部门申请,才敢有医院给你做手术。不过你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被批准。你是不好意思跟你的Alpha提吗?这个你不用太担心,你只需要让他陪你来,其他的注意事项我们会跟他说明。但是不能耽误了,最好今天就办。”

看来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是面对医生关于Alpha的问题,喻文州本来想说“我没有alpha”,但是鬼使神差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我和他商量一下。”

喻文州从医务室出来就联系了黄少天。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联系。微信里说不清,喻文州约黄少天中午一起吃饭。

说是一起吃饭,其实就是在食堂打了饭坐一起吃。他们刻意去得稍晚些,食堂里人已经不太多,他们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刚坐下,黄少天就吸了几下鼻子。

喻文州不悦、同时又不安的看了他几眼,他是吃了药才出门的,难道信息素又泄漏了吗。倒是黄少天,收到他被冒犯的神情,讪讪的笑了笑,没解释。

其实喻文州已经顾不上吃饭了。他简单的跟黄少天把事情说了一遍,其间黄少天一直在默默的低头吃饭,喻文州也拿不准他的想法,只好问:“你怎么想?”

黄少天慢悠悠的放下筷子,认真的看着他,问:“你为什么找我?”

喻文州一愣。

他并不是随便抓的一个人,但要把思考的过程全盘托出,还是有些羞耻的。人都是利己的,真心话并没那么好听。

他想了想,字斟句酌的说:“我找你,是因为我害怕。我害怕被做出过分的事,因为即使现在的医学手段已经能准确的干预,但在那个时候Omega始终还是弱者,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后悔是来不及的;同时,我又害怕事后和互相帮助的alpha有什么计划外的发展,而这个我自己是没办法控制的。但是你上次说,你既不想标记谁,更不打算在短期内生孩子,我觉得你有清楚的目标,应该比其他人更能掌控自己的行为,所以才找你。”

黄少天带着“哦”的表情点点头,继续低头吃饭。

喻文州等了一会,才信心不足的问:“你觉得怎样?”

黄少天吃饭吃得头也不抬,塞了满嘴,含含糊糊的说:“不是要给你帮忙吗?我得多吃点才有力气啊。吃完了我们就去找医生吧。你也多吃一点。别心事重重的嘛,你一焦虑,信息素就更不受控制了。”

果然是信息素泄漏了。喻文州更加惴惴不安,益发没有胃口了。他甚至提心吊胆的看了眼远处的其他同学,生怕有人受到影响。所幸离得最近的黄少天行为举止并没有失控的迹象,这多少给了他一点安慰。

黄少天秋风扫落叶一样扫荡完大半饭菜,抬头一看:“你怎么都没吃啊?”

喻文州忧虑的说:“没胃口。”

“没胃口也要吃啊。”黄少天把餐盘里的饭拨拢,“你自己也是有医学学位的,现在要怎样不需要我多说吧,别想东想西的了,你既然找了我,就相信我吧。”

到这个地步,也只有这样了。喻文州简单吃了几口。今天有他平时最喜欢吃的白切鸡,还有爽脆的莴笋叶和白菜苔。但他完全没有胃口,吃了几块鸡肉和青菜,就停下来了。

但没想到的事,他一抬头,就发现黄少天正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吃饱了吗?”

喻文州点点头。

“你喜欢白切鸡吗?”

“嗯。”

黄少天喝水漱口,微笑着说:“我做的白切鸡可好吃了,等你好了,我做给你吃?”

喻文州有些迟疑,但看着黄少天露出小虎牙的笑容,还是点了点头。

他们来到医务室,医生看他们来,忙放下没吃完的饭,把他们叫进去谈话。

“Alpha的姓名、年龄?”

“黄少天,经管学院博一。”

医生抬头认真的打量了他一番,才又问:“以前帮助过其他Omega么?”

“没,”黄少天老老实实的回答,“从来没和Omega深入接触过。”

医生微微皱了下眉。喻文州担忧的用余光瞥了一眼黄少天的侧脸。

医生调出黄少天的医疗记录浏览一遍,又问:“你不在易感期,有信心能处理好吗?”

这个问题真是太尖锐了。喻文州在心里想,不要怂,怼回去啊!是alpha就不能说不行!

黄少天倒挺落落大方的,歪着头,笑得又露出了一对可爱的小虎牙:“人人都有第一次。我觉得不在易感期其实是一件好事,我反而更能控制自己的行为,更好的帮到我的Omega呢。”

这个回答应该还是让医生比较满意的。她把视线从电脑上挪开,面对两个年轻人,问:“这次你们要标记吗?”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摇头。

“那你们短期内有生孩子的打算吗?”

两个年轻人虽然都被短暂的问懵了,但反应过来使劲摇头的动作还是挺一致的。

医生大概也是觉得这对年轻人挺可爱的,拿起笔来在表格上写了几个字,又随口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谈了多久了?”

喻文州心里犯怵,求援的看了一眼黄少天。黄少天带着灿烂的笑容回望,用特别自豪、特别陶醉的语气说:“我们是在图书馆认识的,我对他一见钟情。”

TBC

所以大家都知道下一章要干什么了吧(* ̄︶ ̄)

ABO就是能随时制造出各种充足的理由⁄(⁄ ⁄•⁄ω⁄•⁄ ⁄)⁄

此外,如果喜欢我的文,请留下你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好吗?我会非常开心的。

评论 ( 19 )
热度 ( 279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