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猫和下午茶后篇】猫系恋人-6

#《猫和下午茶》后篇

#猫咖老板周\白领喻,两人均有原创的前任

#如果有不专业的地方勿喷,如果能私下告诉我,我会非常感谢


6、

伦敦和北京时差8小时。

周泽楷知道喻文州是去出差的,生怕打扰了他。但是他又想他,第一天他还没意识到时差这个问题,下午两三点就给喻文州发小C的照片,过了好几个小时之后,喻文州回复:“好不容易睡了一会儿,天还没亮就被你吵醒了。”

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后面几天都查了伦敦时间,才敢联系。

喻文州不怎么发朋友圈,但给他发了很多风景,他个人的照片只有一张,背景里能看到泰晤士河、伦敦眼和大本钟,天色晦暗不明,喻文州穿着很厚的深蓝色外套,肤色柔白,笑意从容,目光明亮而平静。周泽楷对着这张照片端详了很久,把它设了手机桌面,想想之后还是放弃了。取而代之的是,他郑重的给喻文州回复了一条:我很想你,我梦到你了。

梦里是什么情形不言而喻,喻文州回了一串脸红的表情。

趁喻文州出差,周泽楷回了一趟家。

过年之后他还没回过家。见到他,父母都很高兴,周妈妈立刻让家政阿姨安排早点开饭。周泽楷有心刺探父母的态度,也没有刻意表现出拒绝。于是年后周家父子三人首次坐上了同一张餐桌。

周爸爸还是和平常一样没什么表情,冷一句热一句的问生意怎么样,每天流水多少,又送了多少猫出去了……周泽楷每个问题回答都很简单,少就一个字,最多三个字。周妈妈就热情多了,小楷啊我们刚拍了宣传片,猫舍和宠物医院都拍了,你的猫咖要不要也拍一个?还有晚报的公众号也采访我们啦,《为千万家庭送去亲密伴侣》,这个标题怎么样?要不我把那个记者的微信发给你吧,人姑娘可漂亮了……

周泽楷把筷子“啪”的拍在桌上。

周妈妈立刻换了语气,笑眯眯的说:“我是说——人姑娘很会拍照,给我和你爸拍的照片特别好,拍的我家猫也都很可爱。可以让她给你的店多拍几张宣传照。”

周泽楷默默喝汤不回答。

周妈妈和周爸爸交换了一个隐晦的眼神,而后拉长了语气,试探的说:“小楷,说真的,现在有对象吗?”

这几乎是每次见面的固定话题,周泽楷默默扒饭不回答。

周妈妈盛了一碗汤,把碗小心的推到儿子面前,清清嗓子,有些讪讪的说:“其实啊,我和你爸就是觉得你一个人太辛苦了,希望有个人和你做伴、照顾你。之前答应过你,无论男女,只要你们好,我们都同意。”

周泽楷心里有数的让这些话左耳进右耳出。

周妈妈看儿子没什么反应,主动碰碰他的胳膊,和善的问:“有了吗?”

周泽楷放下碗:“没有。”

周妈妈摸摸儿子脖子后面的头发:“天气也热了,你下午有事吗,要不妈妈陪你去剪头发?”说着她脸上自然而然的堆起柔软的笑来,“你小时候最怕剪头发了,每次都要妈妈把你牢牢的抱在怀里不让你挣扎,不然理发师根本不敢下推子。”

老实说周泽楷下午还真没什么事。妈妈提起童年旧事多少让他内心柔软了点,他没怎么犹豫就“嗯”了一声表示答应。

周妈妈看着儿子吃饭,越看越替儿子觉得饿。见儿子喝完一碗汤,马上又帮他盛上一碗,说:“你平时都怎么吃饭的?下巴这么尖!你看看你同学小方,你要长那么结实,妈妈就放心了。”

周泽楷心想,方明华中年发福有什么好羡慕的。但是他立刻又想到了喻文州,他比他大好几岁,身材依然劲瘦修长,腰肢柔软,光腿穿衬衣时那别样的魅力简直让人无法移开眼睛。他还是更喜欢这一种。

但他不会对爸妈说,而他的妈妈话题绕了一圈,又绕回来了:“你要是有对象了,一定要领来我们看看,保证给他\她大红包,说到做到。”

聪明人不会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直到今天,周泽楷还记得那年男朋友分手短信的内容。对不起,我扛不住了,我们的事就算了吧。中国的父母总是容易忘记自己对子女造成的伤害,他们可能曾经把你最珍爱的玩具轻易的送给他人,可能曾经当着外人的面大声斥责你,甚至曾经答应你期末考100分就如何如何最后却毫不留情的爽约。后来你长大了,你心里默默的原谅了他们,他们却丝毫都不知道,你曾经历过怎样的意愤难平、怎样的彻夜难眠、怎样的怀疑人生。

时隔七年之后,周泽楷才又一次喜欢上了别人。他会小心翼翼,绝不让自己的珍宝再一次轻易的被父母毁掉。

出门去剪头发之前,周泽楷坚持要把猫咖的房租交了。

其实父母租给他的租金不算高,但也绝不算低,四联的门面,上下两层,每年还会涨个一两千块。等周妈妈写收据的时候,周爸爸说:“我们准备在你的店子的小区里买套房子,这样你就可以从二楼搬出来了。你店的二楼装修一下,辟几个包房,可以增加卖点嘛。”

乍听来说是很好的提议,但这样一来,他的父母就能随时随地闯进他家,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把他和喻文州堵在床上。周泽楷垂着视线,说:“不用。”

周爸爸又说:“你的那辆二手金杯也太旧了,平时拉点猫粮猫砂,运运猫,都可以,但是出去玩实在不体面。要不买辆新的?”

周妈妈已经写好了收据。周泽楷打开支付宝给妈妈转账,还是说:“不用。”

后来他们还是开了两辆车出门。剪头发时周妈妈在旁边染发,他对不知道是Tony还是Henry的发型师说,不要剪太短。

发型师拿剪刀在他耳边比划,不要太短是多短?轻笑就喷在他耳边。

这人胆子太大了,周泽楷心想,但他又特别理解又习惯,不就是看他好看吗。

但喻文州不是这样的。他对喻文州并不是毫无吸引力,但喻文州总是节制又理智。即使在最亲密的时刻,喻文州也仍是搂着他的脖子,手指插进他后脑的头发里,随着他的用力一点一点揪紧,头皮在拉扯里传递给他喻文州的忍耐和难以忍耐。

不知不觉他已经这么喜欢喻文州,尽管他现在在地球的另一边,但无论什么事情都能让他联想到他。周泽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再次强调:“不要剪太短。”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00 )

© 小乘燚燚 | Powered by LOFTER